金帝小说网 > 天降娇妻:靳先生,受宠吧! > “不是没娶到?”他不紧不慢的说
    靳时遇拿出酒精喷雾,碘酒,棉签。

    打开酒精喷雾的盖儿,只听哧哧哧的声音,云莱的整只手上都被喷了酒精。

    “啊,疼啊——”

    冲破喉咙的惨叫声。

    云莱豁然睁开眼。

    突如其来钻心的痛,让她登时没了困意,人都精神了百倍。

    可是,手真的……真的好疼。

    没一会儿,她那只受过伤的手,开始颤抖起来,然后越颤越凶,止都止不住。

    “你对我的手做什么了啊?”云莱哑着声音质问,甚至有点哭腔的意味。

    “消毒。”

    靳时遇冷着声音回答她,言语简练,继续手上的动作。

    “已经感染了,会痛很正常。”他还面无表情的说。

    云莱:“……”

    是我痛,是我痛好吗?

    不是你痛你当然站着说风凉话了!

    “大好人,你轻点可不可以,我真的疼,你没看见伤口又出血了吗……”

    靳时遇不闻不问,只用干净的棉签,蘸取碘酒,擦拭在云莱手背破了皮的伤口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

    云莱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小脸,已经痛得开始痉挛,全身都在抽搐。

    靳时遇睨着她痛苦的小脸,明知故问她:“很疼么?”

    “那你试试被门夹的滋味。”云莱牙痒痒的回他。

    靳时遇嘴角稍稍扬起一点,带着一种云莱看不懂的冷意:“脑袋被门夹了?”

    云莱抽着气,皱眉反驳:“你才是。”

    “不是脑袋被夹了,为什么跑回去受苦?”

    他语气里透露的信息并不多,但云莱听得出来,他对她的身世肯定有了解过,不然也不会说这种话。

    “你调查过我?”

    “云小姐,我没那个闲心。”

    他的语速很慢,语气却岑冷,就像是在发火,言语里明明是杵着她来的,可云莱就觉得他不是真的冲她发火。而是置气,因为她置气。

    “那你……靠……”

    蘸了碘酒的棉签已经触进了皮肉里。

    “靳先生,你用碘酒擦的时候,可不可……可不可以稍微温柔点?不是你受伤,你当然不会体会我的感受,可我真的很疼。”她苍白的喊着疼,也许,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接二连三喊出疼那个字。

    喊疼的后果没有得到好转。

    靳时遇给她擦伤口的动作,不轻反重,一下一下,疼得云莱锥心蚀骨。

    蚀骨的时候,心也痒,又痛又难受,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痛才让你长记性,不是吗?!”

    云莱脸色一度发青,看起来很糟糕,虚弱的指控他:“靳先生还真够狠辣薄情的,对待自己的前未婚妻也能下这么重的手,以后不怕成了鳏夫?”

    “不是没娶到?”他不紧不慢的说。

    云莱:“……”

    “你现在答应也不迟。”

    云莱:“……”

    算了,当她什么都没说吧。

    伤口处理完了,靳时遇给她包扎好,还贴了一层防水胶布在外面。

    “谢谢你,大好人靳先生”云莱好着面子道谢。

    靳时遇已经收到了她无数张好人卡,知道她明明心里骂他骂的要死,却还是口不对心奉承的喊大他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