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天降娇妻:靳先生,受宠吧! > 这种好事轮不到你
    林月芙和姥太太都看过去,果真是两个人一起来的,还手拉着手。

    老太太说,“你看这小两口,感情好着呢,不用担心,今年肯定摆喜酒。”

    林月芙愣了一下,失笑道,“妈,我觉得不太可能,万一只是朋友……”

    姥太太说,“朋友手拉手像话?时遇那冰块,你几时见他拉过别的女孩子的手?”

    这倒也是。

    林月芙思索了一下,别说让她瞧见靳时遇跟女孩子牵手,就是带回来也从来没有过。更何况,如果真是可然说的那样,她是断断不会同意的。

    “可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看着远远的‘一对璧人’走来,林月芙问小可爱靳可然。

    小可爱靳可然是不会承认的,“我不知道啊,四叔叔是不会告诉我他在和小婶婶恋爱的。”

    林月芙:“……”

    姥太太在一旁笑得开怀极了。

    “奶奶。妈。”

    靳时遇牵着云莱走过来,朝两人各喊了一声。

    刚才过来时,中途云莱一直挣扎不乖,结果被他一句‘再不乖,我就亲你。’就给吓老实了。

    云莱心想:好无耻哦!好气哦!

    “她是云莱。”靳时遇简单介绍。

    简单到就说了个名字而已。

    姥太太点头道好,林月芙也轻轻点头,目光都落在云莱身上打量。姥太太眼里盛满了欢喜,对初见的这孙媳妇,怎么看怎么喜欢。

    “这是奶奶。”靳时遇冷着一张脸介绍。

    那种明明冷冰冰毫无亲民感,却又生硬尴尬介绍的模样,让云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她闷了两秒,第三秒扬起二百四十度微笑,向姥太太弯腰问好,“奶奶好。”

    她真不知道靳时遇带她回来的目的究竟是干嘛!

    让大家都做个证明,她与他没有了婚约?

    或者,换了新鲜花样,准备好好羞辱她一次?

    呵呵,有这个必要吗?

    她就算再喜欢他,也不会践踏自己的尊严。何必这么不放心怕她纠缠?更何况,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纠缠她。她还清清楚楚记得那晚在香樟碧海他说过的话!

    靳时遇继续介绍道:“这是我母亲。”

    云莱看向林月芙,那时候她才十岁,林月芙笑起来很温柔很好看,十多年过去,现在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而温柔。

    嘴巴比脑子的节奏快一点,再加上云莱一时想起了往事,开口就喊了:“妈……伯母好。”还好转得快。不然就说不清了。

    林月芙点点头,脸上看不出喜怒。

    靳可然挤过来,甜甜的喊云莱,“小婶婶好,我们又见面了,哇,你今天和小叔叔一起回来的,好开心,我很快可以喝你们的喜酒了。”

    姥太太笑着说,“小孩子喝什么喜酒。”

    靳可然说,“那我吃喜糖。”

    姥太太又说,“糖对牙齿不好。”

    靳可然不满道,“那我来给小婶婶掀红盖头吧。”

    靳时遇适时的出了声,烟嗓低沉而严肃:“不必。”

    姥太太笑骂着:“没大没小,这种好事还轮不到你。”

    一头雾水的云莱:“……”

    ???

    她们在干嘛?在商量婚事吗?谁的婚事?好像是关于靳时遇,因为她听到了掀红盖头,喝喜酒等等词汇。靳时遇要结婚了?和谁?什么时候的事?

    此时,云莱脑海里飘过了好多好多个为什么。

    她扭头问靳时遇,“你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