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萌妃太甜 > 第103章 云家祖坟显灵
    阿五和阿九一进来就看见他在给容兕剪脚趾甲,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阵恶寒,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又默默的缩了出去。

    剪完一只脚,云徵故意闻闻手一脸嫌弃:“臭死了。”

    “才不臭呢。”她抱着脚轻而易举的凑到鼻前细细的闻了闻:“根本不臭,你骗人。”

    云徵帮她剪另外一只,同样一脸嫌弃:“你都多久没剪了?你瞧瞧,都已经这么长了。”

    她鼓着腮帮子趴在膝盖上不吭声,盯着云徵的手看了好一会儿,等他剪完了立马拉着他的手过来闻了闻,然后气呼呼的瞧着他:“不臭,你骗人。”

    云徵做了个鬼脸,给自己剪干净去洗手的时候顺便把脸也给洗了。

    吃了早饭,云徵守着她描红,刚写两张纸管家就脸色苍白的跑进来:“公子,祖坟着火了。”

    云徵微微抬头,角度并不明显:“嗯,让人去灭火就是了。”

    他并不着急,握着容兕的手不紧不慢的继续描红,管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也知道指望不上他拿主意了,赶快带着人去祖坟照看。

    容兕看看他,小嘴抿了抿问:“云哥哥,你真的不去看看吗?”

    “不去。”云徵面无表情:“又不是我去了,大火就会灭,去了做什么?”

    似乎有道理哦!

    容兕砸吧砸吧小嘴继续描红。

    到了下午,阿五又来回消息,皇陵起火,太祖和文帝的阴殿都着火了,太祖陵墓前的大石狮子出现了裂纹。

    云徵照样没表示,依旧拉着容兕描红。

    容兕写不动了,小嘴撇着眼巴巴的看着他:“云哥哥,我手酸。”

    听她委屈的嚷嚷,云徵才把心思拢回来,不知不觉,他竟然拉着容兕写了半日,少说也有几十张的描红了,怪不得小家伙这么委屈。

    云徵放开她:“手酸就不写,吃点东西去玩吧。”

    她颠颠的跑了,头都没回一下。

    阿五隐隐有些担忧:“公子,我们放火烧了祖坟和皇陵,会不会被人查出来啊?再说这也是对祖先不敬。”

    云徵诧异的看着阿五:“你信鬼神?”

    阿五有些难为情:“倒不是信,只是那是老将军的安息之地,就这么烧了,怎么说也是不敬不孝啊。”

    云徵把描红一张一张捡起来:“人都死了几十年了,还说什么孝敬?”

    他对这些事一向看得开,以至于阿五跟着愧疚了两天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皇陵和云家祖坟同时失火,这事掀起不小的风波,长安从来不缺多嘴多舌的人,街头巷尾传来传去,有一种说法传的最多。

    因为独苗云徵不受重用,所以云老将军九泉之下震怒,在太祖诞辰显灵。

    对于这个流言,管家倒是挺上心的,让家里的嬷嬷婆子出去的时候就打听打听,到是云徵什么表示都没有,也不关心流言说什么。

    要是因为子孙不受重用震怒,那长安城外埋着的开国功臣岂不是都要震怒了?

    宣帝母子打压权贵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云徵也不是唯一一个,而且他的目的也不是借此事和宣帝要官,而是要告诉宣帝,死去的人都在九泉之下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