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萌妃太甜 > 第9章 不给他讨好我的机会
    云徵摸摸下巴面色憧憬:“问姻缘,算算我会娶哪家的姑娘,漂不漂亮什么性子。”

    老东西,果然不正经。

    容兕给他一个大白眼,靠着桌腿啃烤地瓜。

    不过她眼尖,突然看见一辆马车,立马钻进算命瞎子的桌底。

    云徵弯下去看她:“你干嘛?”

    她抱着地瓜,鼻尖还黑了一块,看着过路的马车不吭声,云徵回头看了看,瞄见马车边上的胖中年,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躲。

    容兕和玉西泽都是尚书玉显的发妻陆氏所出,但是玉显还有一个小妾杨氏,杨氏产子那天正好是陆氏重病垂危的时候,玉显为了保住和杨氏的孩子,把大夫都叫走了,害的陆氏无医而亡,结果杨氏的孩子也没保住。

    七个月前,杨氏的母家立功,玉显把杨氏扶了正,还把容兕兄妹撵了出来。

    被自己的亲爹扫地出门,容兕当然不乐意见他了。

    小东西年纪虽然小,可是很记仇。

    玉府的管家没看见她,马车直接就过去了。

    云徵把小东西拉出来帮她擦擦鼻尖的灰:“你躲什么呀,你哥哥被赶出来之后就高中探花郎了,你爹现在肯定后悔死了,你还怕他再撵你?”

    “不是。”她还是抱着地瓜:“我是怕他来讨好我,我不给他这个机会,毕竟他品行不好。”

    云徵:“…也是哦。”

    把她抱在腿上,云徵继续让算命瞎子给他算姻缘,容兕抱着烤地瓜啃了一口,眼尖的发现一条大狼狗从小巷子里冲了出来,逮着小孩子就开始疯狂撕咬,片刻功夫就撂倒了好几个孩子,大人们惊慌尖叫,也被咬了。

    容兕立马往云徵怀里蹿:“云祁双,有狗。”

    她刚喊完就被放在了桌上,云徵一个闪身冲上去,抄起隔壁肉摊上的杀猪刀,手起刀落劈在了狼狗的后腰,狼狗痛呼一吼,龇着犬牙目露凶光,朝着云徵不要命的扑过来。

    容兕被算命瞎子抱着躲到临街的店铺里还不忘抱着地瓜,云徵这厮戾气重,腿脚功夫也不差,她倒是不担心他会被狗咬,只是他拿着杀猪刀冲上去的时候太威风了,容兕想多看看。

    看着看着,容兕就发现小巷里追赶出来一群人,为首的少年就是丞相家的独苗赵卫政,一个比云徵还要混账的东西,仗着他姑姑是皇后,在长安城各种作妖。

    放眼整个长安,也就云徵敢收拾他了。

    赵卫政发现是云徵在打狗,不怕死的大喊,生怕别人不知道狼狗是他养的:“咬他,咬死他。”

    云徵一脚跺断狼狗的脖子,‘擦咔’一声,吓得人全身汗毛倒立,赵卫政脖子里的话还没喊完,云徵就冲了过去,噼噼啪啪一顿打,直接把赵卫政按在了地上。

    “你的狗咬人了。”

    被他按在地上,赵卫政气的面色通红:“是我的狗怎么了?你放开我,放开。”

    云徵朝自己的拳头哈了口气,照着赵卫政的脸就是一拳。

    “还怎么了?咬人了,你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