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神话重开 > 第24章 信用
    陈浮合上日记,久久默然无语。

    日记内容到了那个神秘男人再次出现,便戛然而止。

    可故事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吗?

    如果事情真的到此为止,那个神秘男人现在又在哪里,扎罗夫将军那个叫做伊凡的忠仆现在又在哪里?

    此时陈浮生脑海中隐隐有一个骇人的想法,只是这个猜想还需要一些东西来验证。

    他收起日记本,转身离开书房,在拐角另外一边的屋子里找到了清水与食物,还有一些应急用的药物。做了一些简单处理与短暂地休息后,陈浮生在城堡地下室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东西。

    “一名浮屠行走已经死亡。”

    “一名浮屠行走已经死亡。”

    ......

    接二连三的通报声不断响起,陈浮生心中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他眼前屋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显示屏,每块显示屏上正在播放的内容,正是此时猎人岛每一个角落实时画面。

    陈浮生从一开始便注意到小岛上有微型摄像头的存在,他冒险来这座城堡的目的正是为了这间监控室而来。

    只是没曾想到,竟然还顺带现了其他更大的惊喜。

    透过眼前的监控屏幕,陈浮生很快找到了扎罗夫,他在观察扎罗夫时,屏幕中的那个男人恰好也抬起头看向了这边。

    屏幕中的扎罗夫将军,高大,英俊,岁月在他脸上并未留下太多的痕迹。他眉毛是黑的、胡子是黑的,就连眼睛也是又黑又亮。除了两鬓微微泛白的几缕头,让人知道他已不再年轻。

    画面中的扎罗夫将军与城堡一楼大厅那副油画长得一模一样,这也是陈浮生一眼将其认出来的原因。

    他们都长着一副亚洲面孔,与小说中所描述的哥萨克将军形象有了不小的出入。

    当然这毕竟不是小说,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生任何的改变陈浮生都不会感到意外。

    画面中扎罗夫好像现了什么,他冲着屏幕隔空朝陈浮生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同时咧嘴露出他那森然的笑容。

    下一秒,画面一花,彻底断开了链接。

    显然另外一头的监控被破坏。

    陈浮生并不清楚扎罗夫是如何现他的,可他明知道自己有可能已经被对方盯上,脸上却不见丝毫慌乱。对方再如何强,总不能隔着屏幕锤他吧。

    他拿出一张从书房搜出来的小岛地图,用红点准确标出了扎罗夫将军此刻所处的位置,然后又快通过满屋的监控,找出了一个离扎罗夫将军位置最远的行走。

    猎人岛这么大,扎罗夫的监控不可能覆盖所有角落。能够活到现在的行走,没有一个是善茬,他们这些人当中或多或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在行动时刻意避开了监控范围。

    再加上必须得在远离扎罗夫的区域寻找目标,所有情况一综合,最后只剩下一个目标。

    所幸,陈浮生也只需要再猎杀一个目标就能完成任务回归。

    ......

    猎人岛,东南区域。

    高低错落的丛林中,张枫站在阴影之中,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天上的圆月,恍若无神。

    “张枫你明明答应我只要帮你找出那个人,你就放过我。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一定会不得好死!”

    蒋刚倒在地上,一边后退,嘴里一边不断叫骂着。

    此时他浑身都是血,尤其是大腿根部直接被一根铁管贯穿,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涌出,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任谁都看得出此时的他已经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

    听到叫骂声,张枫将目光移到他身上,还是那双无神的双眼,他往前走了一步。

    看到张枫的动作,蒋干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往后退去,可随即反应过来,明白自己今日难逃一死,又开始骂起来。

    “你还是省些力气吧,我已经确认过这附近除了我和你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存在。”

    张枫慢慢走到蒋干身前,停了下来,伸出右手,握住贯穿蒋干大腿根部的那根钢管。

    “信用?”

    张枫嗤笑一声:“我从来不需要这东西。”

    在张枫眼中,信用,不过是将自己利益无条件交给他人掌控,弱者遵守信用,因为他们必须依靠一套名叫道德的规则存活。敢背信的人,是拥有对方不敢报复的自信,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而他就是这样的强者。

    话音刚落,他右手用力一抽。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在夜空下响起。

    滚烫的鲜血浇灌了他一脸,让他那张原本看起来斯文清秀的脸庞变得格外狰狞可怕。

    “下辈子投胎好好记住这一点。”

    血光飞溅。

    张枫孤零零站在血泊中,看着地上蒋干那具冰冷的尸体,握着钢管的右手有些颤抖,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转身离去。

    “就连老天爷也在帮我,雪儿、阿海,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

    此时,陈浮生正在继续他的跋涉猎杀之旅,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张枫盯上。

    他在击杀孙雪儿和万国海二人时,好像确实听到万国海喊孙雪儿逃跑去找什么人。当时他也没有注意,在这岛上本来就是如此,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无所谓再多一个敌人,对方未必能够知道人是他杀的。

    退一万步讲,按照最糟糕的情况,对方通过某种能力知道凶手是他,那又怎么样。猎人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算对方执意找他报仇,想要找到他都需要运气。

    而且还要保证在他完成任务前,找到他。

    这在陈浮生看来,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放弃这种无谓的行为。这种生概率几乎为零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他如今更担心的反而是扎罗夫将军那边,虽然方才在城堡时看到对方距离他还有很远一段距离。可内心总觉得有些不安。

    这个扎罗夫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过神秘,始终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让他看不透。因此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