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神话重开 > 第14章 名为希望
    回到居住的地方,时间刚好停在了9点1o分。

    陈浮生看了一眼大门,门缝处的头不见了,也就是自己的屋子有人进去过,而且这个人或许还在里头。

    他伸手握着把手,觉门锁已经打开,这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屋子,而是出租房,钥匙只有他和房东有,不用问,又是房东阿姨不请自来了。

    小开间没客厅,开门就是床。

    刚进门,陈浮生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床沿,显然是在等他回来。

    房东阿姨名叫秦般若,虽然陈浮生嘴上称呼她为房东阿姨,实际对方年纪并不算大,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样貌身材更是不用多说。在一些男人眼中,简直就是女神般的存在。

    可只有真正和她接触的人才会了解到她刻薄、毒舌、财迷的一面。

    “哟,终于回来了啊。”

    秦般若看着陈浮生,脸上似笑非笑:“什么时候找的对象我怎么不知道啊,既然有钱过情人节,赶紧把这个月房租给交了吧。”

    说着秦般若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计算器,伸出她那修长的手指开始快噼里啪啦地敲打起来。

    “这个月房租,加上个月、上上个月水电费、燃气费,一共三千七百八十二。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催你了,今天你总该把这钱给付了吧。”

    陈浮生身上还真没这么多钱。

    他看了秦般若,讨好道:“阿姨,要不再宽限两天,这不是稿费还没下来吗。今天情人节,你也得好好过节不是,不要让我把你心情弄坏了。”

    “这样,过两天我亲自送到你屋子里去。”

    “没这个天赋就不要整天做梦,我说你一大老爷们有点出息成不成,有手有脚不会出去找个工作啊,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是浮生若梦。当初看在你是刚毕业大学生的份上,我可是给足了优惠,你到处问问,哪个房东会像我这样允许你一月一交。”

    “我说同样叫做浮生,你俩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还有不要在我面前提情人节!”

    ......

    秦般若虽然嘴上不饶人,可终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动作,陈浮生好不容易才终于把这尊大佛给劝走。

    临走前,秦般若深深看了陈浮生一眼,看得陈浮生心里头只麻,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老鸨在看一个良家妇女。

    这疯女人不会想着把自己给卖了吧,看来得马上让小杨把钱给送过来了。

    陈浮生心中如此想着。

    接下來一段时间,陈浮生都在适应这具忽然变强的身体。

    每天清晨一大早就出去晨跑锻炼,他感觉全身上下充满着一股力量,一股使不完的劲,这种体验实在是太奇妙了。

    兑换的初级捕快专精里头,一共有两个主动技能,一个是拔刀斩,这个当时张有为就曾经施展过。另外一个则是飞刀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捕快会掌握这个技巧,陈浮生还是将它的熟练度练到满级。

    同时购买了一整打的飞刀、匕,比起长刀而言,这个更加实用。

    可庄晓曼所说的唤醒传承,他仍是没有丝毫进展。

    这段时间,他搜集了大量华夏上古神话的资料,结合当日看到的那个模糊身影进行一一排查,基本上已经能够锁定目标。

    可对于如何唤醒,陈浮生就一头雾水。

    就在他为此苦恼之时,第二次浮屠世界终于来临。

    同时也是陈浮生第一个正式的浮屠世界。

    ......

    黑夜,暴雨。

    一艘大船在大海上孤独地航行,没有人知道这艘船来自哪里,又该去向何方。

    海流袭来,船体触礁,整艘大船随之沉没。

    船上所有人都掉落大海,包括你在内!

    黑暗,让人感到无助。

    冰冷的海水,让人绝望。

    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光芒亮起。

    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了生的希望,拼命地朝光芒亮起的地方游去。

    在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叫做希望。

    胜利的希望,生的希望......

    可当希望没有实现,剩下的就只有绝望。

    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希望。

    ......

    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陈浮生眼前画面一黑,待到回过神时,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片大海之中,耳边传来哗哗的海浪声。

    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一个大浪劈头盖脑地打了过来。

    “主线任务:成功抵达沉没岛,奖励功德值1oo点。”

    “呼呼~”

    陈浮生挣扎着浮出水面,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艘慢慢沉入海底的大船,转身往远处传来光亮的方向游去。

    于此同时,他注意到海面上不止他一个人,一眼望去,起码有二三十道身影如他一般正在往光亮处游去。

    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是浮屠行走。

    冰冷的海水拍打在脸上,每个人都在以自己最快的度前行,天知道这块未知的海域会有什么危险,远离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在前进的途中,陈浮生终于明白那艘载着他们的大船会沉没的原因了。

    这条航道看似平静,实则水底下礁石林立交错,这些礁石就像是一只只海兽卧伏在哪里站着血盆大口,等着船只上钩。

    “啊,救命啊!”

    游着游着,陈浮生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一声痛苦和恐惧的尖叫。

    他回过头只见离他不远处,一个男子忽然停在原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男子拼命挣扎着,好似水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

    僵持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这个壮汉直接沉入海底,再也没有浮起来。

    过了片刻,一抹殷红在慢慢在水面上晕开。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陈浮生几乎在第一时间转身,奋力往前头游去。其他浮屠行走,同样察觉到了危机,每一个人都拼尽了全力,想要快一些离开这片危险的海域。

    谁也不知道海里究竟有什么怪物,在海上每多呆一分钟,他们便多一分危险。相比较地上而言,他们在水中能够挥的实力十不存一。

    这头水怪吃了一个人之后,显然还没有满足。

    漆黑的夜幕下,惨叫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

    如果是在白天的话,就能现附近整片海域都已经被染红。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陈浮生终于是看清了光亮的来源,是一座小岛上的灯塔。

    只要登上小岛,就能彻底摆脱这头怪物了。

    这是此时在场所有人的共同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