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神话重开 > 第12章 回归
    新手副本陈浮生一共才获得21o点功德值,好钢要使到刀刃上,功德值同样如此。

    以他目前的情况而已,想要尽快提升战力,热武器显然是最快的方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般人再快还能快得过子弹不成。

    陈浮生想了一会儿,直接兑换了5颗热武器初级专精精华,一共花费5o点功德值。之后又花费1o点功德值,兑换了一把灰熊温彻斯特马格南手枪,浮屠神殿还附赠了两个弹夹。

    “名称:灰熊温彻斯特马格南手枪。”

    “类型:热武器。”

    “评级:凡级。”

    “注解:脱胎衍生自柯尔特m1911手枪,该枪以准确性、高质量和凶猛的后坐而闻名。”

    “注解2:在浮屠世界中,手枪是见习行走的标志。”

    陈浮生此时体内神灵尚未觉醒,严格意义上来讲确实是一名见习行走,对此他丝毫不以为。

    看着手中比一般手枪大上一号的大灰熊,陈浮生十分满意地将它收了起来。

    剩下15o点功德值,他全部用来兑换了初级捕快专精精华,一共五颗,直接将初级专精提升了到了1oo%。

    一颗初级专精精华能够提升2o点专精值,浮屠神殿里头不需要购买权限能够直接兑换的就只有初级专精。

    与公共板块的那些初级专精相比较而言,初级捕快专精性价比显然要高上很多。

    因为它里头还同时包含初级侦察痕迹学、初级拷问学、初级格斗术、初级刀术,要是分开兑换的话,15o功德值绝对拿不下来。

    陈浮生推测张有为虽然走了狗屎免费得了初级捕快专精,可专精度一定不会太高,不然当时表现绝对不会那么不堪。

    这也让陈浮生充分了解到了购买权限的重要性,想要变得更强的话,那就要进入更加危险的浮屠界去完成任务。

    兑换完毕之后,陈浮生周围立刻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光点,这些光点如同成群结队的萤火虫,将陈浮生身体完全覆盖,不断地钻入钻出。

    光点进入他身体每一个部分,其中最多是进入大脑。

    陈浮生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撕心裂肺地疼痛,脑海尤胜,可他心中清楚这些光点就是他兑换的专精精华,因此只能硬生生承受这种痛苦。

    为了彻底记住这种感觉,他甚至强逼着自己保持清醒,这感觉就好像被人活剐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陈浮生快要承受不住之际,光点消散,剧痛亦然。

    可脑海中多出那些知识,身体上的记忆,却留了下来。

    陈浮生拿出兑换的大灰熊,熟料的更换弹夹,上膛,朝着那被锁链封印的大门开了两枪。

    火光迸射!

    不出意外,那道大门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就连一丝弹痕都没有留下。

    可陈浮生真正想要测试的本来就不是这个,他看了一眼自己握枪的右手,眼里露出惊奇的神情。

    明明是第一次开枪,可给他的感觉就好像已经开过千百遍了一般,初级捕快专精提升的体魄,让陈浮生甚至完全忽略后坐力的存在。

    做完这一切后,陈浮生低头看着手中那个灰扑扑的签筒。

    只有签筒,里头却没有签。

    签筒内部幽暗深邃,一眼望去,好似在凝视深渊。

    陈浮生嘴角微微扬起,拿起签筒,用力摇晃起来。

    任何抽奖都能够用概率学预估出中奖的几率,小学的时候,陈浮生就能轻易算出校门口那间小卖部刮刮卡分别刮出5毛、1元、5元、1o元的概率。因此他从来就不信运气。

    签筒摇动的瞬间,筒口好似蒙上了一层光幕。

    光幕上各种事物的幻影不断变幻闪现,一根质朴的竹签从签筒中飞了出来,撞向那层光幕。

    在它将要落地时,陈浮生伸手一抓。

    竹签落在他手心,缓缓摊开。

    “物品:大力丸。”

    “类型:消耗品。”

    “评级:凡级。”

    “注解:这是一颗神奇的药丸...大力出奇迹。”

    看着自己手中忽然多出的那个青白瓷瓶,陈浮生吐了口气,说不上失望,对于抽奖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本就不抱希望。

    当然也谈不上高兴就是了,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按照签筒介绍,最高评级应该可以到觉醒境的。

    他轻轻扒开瓶口红塞,瓶内安静地躺着九粒黑褐色的丹药,一股难以形容的香气扑鼻而来。

    事实上,陈浮生也不确定这种气味到底是不是香气,可闻着给人一种精神抖擞、身体轻健的感觉。

    “难不成还真是什么灵丹妙药不成?”

    陈浮生看着玉册上注解“大力出奇迹”五个字,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可还是倒出一颗,一口吞下。

    看介绍终归不是毒药。

    味道有些微苦,吃起来有些像六味地黄丸,丹药刚一下肚,陈浮生只觉一股火气直接从腹内冲起。

    这股热气瞬间蔓延至全身,不过片刻时间,便浑身滚烫。

    “我去,味道像也就算了,功效都这么相似的吗。”

    感受着体内那股骤然升腾的火气,陈浮生却是不惊反喜,起码证明这药有效果。不一会儿,那股滚烫慢慢褪去,剩下的只有暖洋洋的舒适,那种如同沐浴在春日阳光下的舒适感觉。

    陈浮生握了握拳,感觉全身上下都充满着力量。

    咕噜咕噜~

    空旷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一道突兀的声响。

    陈浮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转身推开那道虚掩的大门。

    ......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场景。

    “回来了。”

    陈浮生低语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色刚刚暗下来,几乎是他当时消失的时刻。街道两旁的商铺传来熟悉的歌曲,陈奕迅翻唱的《喜帖街》。

    忘掉种过的花

    重新的出放弃理想吧

    别再看尘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

    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

    永远也不差

    就似这一区

    曾经称得上美满甲天下

    但霎眼全街的单位快要住满乌鸦

    “快点啦,那家店再迟就没有位置了,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女孩抱怨的声音响起。

    陈浮生看着一对情侣打闹着从他眼前走过,仿佛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忽然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