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神话重开 > 第1章 这画风不对啊
    “今天上午六点左右,两名持枪匪徒抢劫了江北市滨海区一处珠宝行,抢走约价值人民币三十六万的珠宝,随后驾车向37号公路方向逃离......”

    街道旁一间商铺的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则新闻,陈浮生抬头看了一眼,很快便是收回目光。

    这已经是这个月生的第三起恶性事件了,不仅是江北市,如果上网的话便能看到整个华夏,乃至全世界这种恶性事件生的比例都在急剧上升。这种单纯的抢劫案件还算好的,还有许多常人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生,即便各国政府都在极力隐瞒,可有心人还是能够现一些蛛丝马迹。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乱了......”陈浮生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低声呢喃了一句。“该死的天气,还没入冬呢,就这么冷了。”

    话音刚落,四周忽然变得阴暗了起来,陈浮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无月无星。

    阴惨惨的夜色,笼罩着阴惨惨的大地。

    方才热闹的大街,此刻连一个行人都看不见,方才还是黄昏时分,如今却马上变成了夜晚。

    “见鬼。”

    陈浮生看着手中没有丝毫信号的手机,低骂了一声,加快度往前走着。两旁景色变得越来越模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到他再次停下脚步。

    呼呼呼~

    阴寒的冷风袭来。

    陈浮生抬起头,远处高低起伏,竟是一片荒坟。不知何时他竟然走出了市区,来到了一处陌生的荒郊。

    “从市区到郊外最起码得半小时以上的车程,而且在我的印象中江北市郊区可没有像这样的乱葬岗。”

    陈浮生嘴唇微抿,眼睛闪着微光。

    “而且这些坟的样式根本不属于这个年代。”

    场景变幻衔接得太过自然,不过眨眼的功夫,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异常。可陈浮生可以确定自己已经走入了另一个世界,即便这个想法听起来有些骇人听闻。

    可当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即使再不可思议,也是真实答案。

    忽然间,一样东西从坟堆里飞了出来,是一只鸟。

    一只通体暗红,仿佛全身被鲜血浸染,从血池中飞出来的鸟。

    这只鸟左脚挂着一个铃铛,铃声怪异而奇特,仿佛要摄人的魂魄。

    等到陈浮生反应过来时,这只鸟已经飞远了。

    铃声也远了。

    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欢迎来到浮屠世界。”

    “主线任务,一个时辰内,抵到赵家村。完成任务奖励五十个善功,若任务失败,直接抹杀!”

    “支线任务,抵达上清观。完成任务奖励三十个善功,任务失败,无惩罚。”

    转身间,那些不知是野兽还是人类留下的森然白骨在地上排出一行行文字,几个呼吸之后,一阵夜风吹过,地上那些白骨再次恢复成原本杂乱无章的样子,一切如常。

    陈浮生微微皱起了眉头,眼前的情形,自己似乎大概可能在哪里见到过?

    这个几个月时间,世界生的种种奇异事情让他原本以为自己可能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灵气复苏,可眼前这根本就是无限流。

    这画风有些不对啊!

    不过眼下可不是思考画风问题的时候,陈浮生丝毫不怀疑这个神秘存在的能力,对方竟然能够悄无声息将他弄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那么想要抹杀掉他同样非常简单,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做,然后再静观其变。

    换做常人此刻先去做的一定是找到这个赵家村,完成主线任务的同时避免自己被抹杀掉的危险。可陈浮生偏偏把目光放在了支线任务上。

    玩过游戏的人都清楚,从来就不会有什么支线任务是需要一开始就颁布出来让玩家知道的,而是应该在真正触及到相关条件才会布。因此他推测这个支线任务真正的含义是,那个神秘的存在不认为他能够独立完成主线任务。

    “也就是说赵家村定当十分凶险,而且十有八九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而这上清观则是我的助力所在。”

    能够单凭系统给的一个支线任务,就推断出如此多信息,如果是资深者在此的话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支线任务会没有任何惩罚的原因,因为没有完成这个支线任务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惩罚。”

    陈浮生抬起头,惯常平静而又惫懒的眼眸竟是陡然变得极为明亮。

    也就是说如今他最大的敌人变成了时间。

    他必须在一个时辰时间内,找到上清观的同时赶到赵家村。

    陈浮生脑海中同时出现两个光点,分别代表着赵家村与上清观的位置,一南一北,按照他的想法这同样是那位神秘存在给他的助力,当然同时也是考验,因为它明明白白告诉你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即便知道了位置,想要在规定时间内同时完成任务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古时的大山中最多的便是各种树木,更有许多低矮的灌木群。这样一来的弊端就是令得深山中根本找不到道路。

    常年的荒芜,丛生的杂草与灌木掩盖了一切。

    对此陈浮生没有丝毫犹豫,认准了上清观的方向,直接以最快地度赶了过去。

    ......

    距离主线任务结束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三男一女四个年轻人站在赵家村口,他们看上去虽然有些狼狈,可身上衣服还算完整,也未见什么明显伤口。

    “总算到了。”看着村口写着赵家村三字的木制牌匾,一个年轻男子甩了甩手中有些卷的钢刀,长松了一口气。“还好一开始就直奔这里来了,不然时间肯定不够用。”

    “反正那个支线任务没有时间限制,等完成主线任务再过去就行,没必要为此冒险。好了,我们进去吧。”另外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拍了拍衣裳,率先迈步朝村里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就在任务时间即将结束时。

    滴答滴答......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赵家村,是陈浮生。

    陈浮生此时脸色变得像白雪一般苍白,剧烈的痛楚遍布他全身,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那些灌木丛割得破破烂烂,殷红的鲜血顺着那些破口流淌到地上,将杂草染红。

    可他紧蹙的眉头却是渐渐舒展开来,似享受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气,摆动着双手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