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傲气如我 > 第九十三章 嫉妒是弱者所为
    叶蓁蓁满怀同情地看着他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无论是外形,家世还是头脑,唐洛所拥有的,绝大多数人都只能仰望,但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诸神把汇集了万千宠爱的金苹果珍重之极地放在他手上,他一脸嫌弃地说这什么死鬼玩意儿又重又冰凉,老子不稀罕。

    可你还不能怪他,因为他的本意就只想要一个普通的苹果又甜又香嘎嘣脆,能好好咬着吃进嘴,如此而已。

    叶蓁蓁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上去,站在唐洛身后,叫了一声:“小唐总。”唐洛没答应,她又叫了一声:“小唐总。”

    唐洛很酷地说:“行了,没什么好安慰的。”

    叶蓁蓁觉得他想多了:“不是,我问问你,你这件衣服哪儿买的?颜色特别好,我想去买一件送我爹。”被唐洛转过头来使劲儿瞪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就笑了。

    这时候F1orence敲门进来了:“小唐总,叶总,会议马上要开始了,在一号会议室。”

    叶蓁蓁趁着唐洛缓过神来了,赶紧站起来:“那走吧。”唐洛不情不愿地跟了去。

    今天的会议是罗西主持的,市场是她的一亩三分地,但张丰宇和翟思柔也都在,因为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将商业地产与文娱资源联动来做一个全国性的市场推广项目。

    和合的地产项目主攻二三线城市,主营业务是和当地政府合作,拿到城市中有潜力长期展的地段,先期投建大型综合商业地产,由此带动周边住宅地产的升值。

    大型商业地产的投资是个无底洞,从兴建,招商,运营到开始走上正现金流的轨道,需要耗时数年甚至十数年,而且成败如何,变数繁多,不是财力和雄心都卓绝的玩家,绝不会轻易走上这条路。

    和合就刚好是这样一个玩家,十多年苦心经营下来,已经在全国拥有过一百家大型的商业综合体,每投入运营一个,周边同步开的住宅楼盘价格就会大涨,而综合商业体天然能够带来的多元价值空间,也给了和合更多深耕细分业务的想象力,比如说院线和商业美术馆项目,都是其中部分。

    张丰宇在这个过程中称得上劳苦功高,他是读城市建设专业硕士科班出身的,来和合之前在城建局当公务员当了若干年,跳到企业之后,在解读国家政策,预测城市规划开,选地拿地方面的一条龙功夫非常独到,不但眼光准,而且很肯花功夫,任何项目开始之前,他会派驻得力的侦察队伍扎根该地,深入调研,不拿出能说服他和集团高管全体的报告,项目绝对不会开动。

    中国人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诚不我欺,张丰宇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结果,就是让和合得以在这条艰难的路上居然走得十分稳健,住宅地产的销售收入,足以支撑商业地产的资金需求,而商业地产健康运转到能够自体造血之后,不但开始为集团获利,而且往往会在所在地的城市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源源不断为和合带来产业扩展的空间。

    罗西一直想要利用这一点,在全部和合所有的商业地产综合体之内,开设小规模高质素的商业美术馆,但要做到全面开花,市场必须先行,而且要有爆炸性的事件加持,才能让大众注意到这么小众的一个布局。

    她看中了翟思柔最近在收购的那家影视公司,认为这些演艺圈的人,能够调动最大的流量资源为和合的新项目造势,会议上一直在问翟思柔应当怎么样去把这些资源用到最大化。

    叶蓁蓁和唐洛按惯例在会议桌最不显眼的位置坐着,在其他会议上他们可能还会主动问一下问题甚至表一下观点,但要是罗西主持的话,两个人就是典型的看客型开会,除非被人提问或干脆挑衅,否则绝对一言不。

    虽然是看客,但也不至于会打哈欠,因为罗西开会风格颇为火爆,经常会对人拍桌子,要是不对被骂的人抱有同情心的话,还算得上颇有娱乐性。

    罗西脾气的时候,敢反抗的人不多,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上一次跟她对拍桌子的,就是高佳妮时代一直呆下来的一个部门总监,之前都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因为一件很小的提案被否决的事,当场跳起来用一种大家都听不太懂的方言滔滔不绝骂了罗西五分钟,能听得懂的部分都直奔下三路而去,他骂完之后夺门而出,在保安来拖他之前就自己收拾好东西潇洒离场了。

    今天叶蓁蓁和唐洛都认为不会再次出现这样的戏剧性,因为除了张丰宇和翟思柔,其他人都是去当摆设和听筒的,一问一答全是罗西和他们两个,而张翟二位,粘上毛能比猴还精,非常沉得住气,不管心里在想什么,至少嘴上都是四平八稳的。

    两小时会议开下来,他们达成了口头一致,张丰宇抽调人手组成项目组,着手进行商业美术馆的前期准备,翟思柔快推进那家影视公司的收购,并且加多一轮磋商,以说服对方在收购条约里加上附加条款,让导演和明星们动用自己的资源,去为和合商业美术馆站台。

    翟思柔对罗西提出,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的要价可能会提高,如果提高的幅度过一定的比例,就要重新进入谈判流程,那进度就难以控制。

    罗西以她惯来的风格一锤定音:“我不在乎要多花钱,我也不在乎你要怎么做,搞定它就好。”

    那一刻翟思柔的脸上掠过一丝阴云,其中有着隐藏的愤怒与非常用力才咽下去的屈辱,但那一瞬间的变幻唯独叶蓁蓁看在了眼里,因为叶蓁蓁去开会的目的之一,就是观察,不管罗西和他们说什么,叶蓁蓁总是在观察。

    这缕阴云没有带来任何实际的变化,翟思柔简短地答应了下来:“我尽力而为。”

    罗西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头高高昂起,站在会议室的前方,缓缓了看全场人一圈,显显然她得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结果,看完这一圈之后,就说了声今天就到这里,散会了。

    她散会了也没走,向着唐洛走过来,叶蓁蓁就在旁边,但罗西的眼神穿过她,就像穿过货真价实的空气,演技之好,足够得一个民间奥斯卡。

    叶蓁蓁就这么腹诽着,但她就非要矗在那里不肯动,非要听罗西跟唐洛说什么。

    罗西有心赶她,但也算学乖了,洛少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越赶,说不定他越要留,不如顺其自然。

    她就问:“洛少,晚上我和你爸爸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你要不要一起去?”

    唐洛叹口气:“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问?我不会去的。”

    罗西在他面前总是好脾气:“那你自己吃饭,司机一会儿从家里过来接你。”

    她今天穿的衣服,要是普通人的话,一看就知道是要赴宴去,但罗西不同,她天天都盛装,手表,配饰,鞋履,包包,不重样的配,每次进公司,都像是奔赴一场盛大的秀。

    刚到和合的时候,人人都非议这一点,毕竟她人也出格,事也出格,处处都与平常对着干,难免就成为舆论的焦点。

    但罗西的好处是不需要在乎任何人,她就是要这样,你们议论,不过因为你们嫉妒,而嫉妒是弱者所为,你们嫉妒我,是因为你们想成为我,却没有机会。

    天长日久过去,盛装成了她的标志,她的盔甲,也成了她高高在上的象征,人们开始把非议换成了歆羡——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女人找到了能让自己为所欲为的男人,当然也是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