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傲气如我 > 第55章 没钱是常态,有钱就变态
    六年半之后,北京,中关村大楼三十一层,下午四点。

    孟浩峰,现在是孟总了,走出公司大门,准备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他之前那个会议开得太久,时间有点赶不及,老婆在电话里催促的语气已经颇为不善,就在他按下电梯下行键的一刻,他听到有人在身后说:“这家公司报价太高了,三千万总价,一半的首期,我们没钱啊。”

    声音很熟悉,那是一种来自记忆深处而不是日常体验的熟悉,孟浩峰回头去看,看到一张熟面孔站在他身后一两米远的地方,在一边等电梯,一边打电话,刚才那句话就是跟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语气很平静,但还是隐藏不住其中的一丝失望。

    他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孟浩峰的存在,但后者直接转过了身,直勾勾瞪着对方,可能瞪得太明显了,对方的注意力从电话上转移开来,抬头去看他,两人对上了眼,那人愣了一下,而后将信将疑地说:“老孟??”

    那是苏桐。

    他在波士顿时就这么叫孟浩峰。其实他们两个差不了几岁,孟浩峰家境贫寒,懂事早,心事多,所以看上去显老,眼角和额头中间有刀劈斧砍似的深纹,两颊很瘦削,然后不知道长期对着电脑到底是不是有毒,他也和很多其他资深程序员一样,早早锁定了自己地中海的发型,不要说发际线,就是发迹圈,都已经结结实实退守到了脑袋中央,个子不高,有一点发福,腰背稍佝偻着。

    这样的人也经老,好几年过去,现在还是这样。

    孟浩峰马上就答应,苏桐顿时眉开眼笑,上前对老孟猛推一掌:“好久不见啊!!!你最近怎么样?”

    孟浩峰咧嘴笑,一面扭身领着苏桐回了办公室,一面打电话给老婆,顶着暴风骤雨一般的咆哮强行把开家长会的任务推了出去。和苏桐走进公司大门的一瞬间,他微妙地挺直了腰背,心底涌起一阵类似于当年落拓浪子衣锦还乡的畅快感,这感觉很突兀,甚至还叫他自己暗中难为情,但无比真实。

    这家公司叫浩然科技,在这家甲级写字楼占据一千六百多平方米的大半层楼,而且正准备拿下另一层扩展团队,两个月前刚刚拿到六个亿的B轮融资,主营业务是为连锁服务行业提供一条龙的销售和管理智能系统,用户的名单包括国内头部的医疗、医美和零售行业,B轮的钱刚到账,C轮融资已经进入接触阶段,大家都很看好他们的前途。

    孟浩峰是创始人股东之一,股权占18%,同时是CTO。公司主营业务的灵魂是技术,而整个系统的技术核心就是他从硅谷带回雏形的,之后从无到有建立团队,带领团队拼出完整架构和方案,当之无愧是公司的核心人物。

    他没钱,没有背景,也没有渠道,更没有推销的才能,但他用清华四年、麻省理工两年和硅谷四年,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创意无限、动能无限,对工作的热情和投入也无限的技术天才。对天才来说,现在,就是最好的时代。

    两人在孟浩然的办公室坐下,三言两语,苏桐就知道了孟浩峰现在的情况,竖起大拇指:“牛!!”

    孟浩峰摆摆手:“客气啥?”接着问苏桐:“你来这儿干啥呢?”

    苏桐说:“我在隔壁三杉谈点事儿,刚出来。”

    三杉就是被浩然科技挤在这层楼一角的那家公司,其实和他们是同行,历史更久,但公司规模小得多,浩然早就想把人家赶走,好拿下整层楼办公,结果没想到人家老板同时也是那几间写字楼的业主,业务虽然拼不过,但口袋里的钱倒是只多不少,人家一口气咽不下去,于是毅然选择了在地理位置上跟他们打起持久战,打死都不搬。

    孟浩峰也不跟他客气:“听你刚才打电话,谈得不太顺利吧?”

    “嗯,有点儿,主要是价格谈不拢,没钱。”苏桐对他眨眨眼,“创业嘛,你肯定知道的,没钱是常态,有钱就变态。”

    孟浩峰笑道:“那是。”继续问:“你怎么创业了呢?啥行业?你要他们做什么?”

    照着常规聊天的走向,苏桐没想太多,就常规地随便介绍了一下自己做的事儿,以及需要三杉作为供应商要做的事儿:“我们开连锁健身房,想做一个智能产品生成和用户数据追踪系统,配合大健康概念的智能设备使用。”

    结果孟浩峰盯着不放:“你描述一下使用场景我听听,需求有详细文档吗?”

    苏桐掏出手机:“发一个给你看看。”还解释了一下:“其实我想得也不是很完善,没有太多经验,凭想象的地方多,你是专家,帮我看看呗。”

    他开始讲自己的想法,而孟浩峰就在旁边听着,不时问他几个问题,都问在点子上,每次都问得苏桐瞠目结舌,毕竟他是外行,有个想法,未必就一定可以对应出一个做法,即使可以,也是中间无数山,要一重接一重翻过去。孟浩峰就不一样了,他明显是对每一座山上的植被风水、飞禽走兽情况都了如指掌。

    一聊聊到了八点多,夜幕降临于窗外,两个人都口干舌燥,孟浩峰看看表,站起来:“出去吃饭吧?边吃边聊。”

    苏桐也看表,吓一跳:“这么晚了?”他有点犹豫:“我可能要赶回公司去一趟,要么下次吃?”

    孟浩峰不同意:“择日不如撞日。”他去给苏桐拿外套:“而且你那个系统的需求还是没有说清楚,我得继续问问。”

    苏桐笑道:“问来干啥?帮我们做?”

    聊天的当儿,两人走出了门,直接坐电梯下负一层,那里有一个美食街,两个人对吃明显都不讲究,在一家韩国烤肉档坐下来,一人叫了一个石锅拌饭,加了一份烤牛舌、一瓶啤酒,边吃边聊。

    苏桐说的“帮我们做”本来就是句玩笑话,孟浩峰却很认真,一路上都在认真地否认他:“没法帮你们做。我刚才听你打电话说,隔壁报价三千万你们都给不起,我们只会更贵。”

    苏桐知道这是实话:“是的,我已经询价一圈,谈过好几家了,他们是报价最低的,再低我就怀疑可靠性了。”

    孟浩峰毫不留情地戳破:“三千万你都要怀疑可靠性,我刚才粗估了一下,三千万都没多少利润了。愿意接没有利润的单子,要么就没有自知之明,要么就狗急跳墙捞一笔再说,都得留心。”

    这是把苏桐当自己人才说得出来的话,但不改其戳心窝子的本质,苏桐苦笑:“其实我要求也没那么高,首先是想要一个模型。”吃了一口热热的石锅饭,萝卜丝掉到了衣服上,他满不在乎地掸了掸:“投资人喜欢听故事,但他们跟幼儿园小朋友听故事的方式不一样,小朋友听听就算了,你给他们一只狗,他们自己能脑补全世界;投资人比较成熟,他们要看4D全息投影,海市蜃楼没关系,但要把海市蜃楼的城市建设图纸和未来五十年规划都画出来,而且细节都画得一丝不苟才行。”

    “我明白,我们公司融资也没停过,然后我们做的系统都是监控销售数据和物流库存管理的,最终使用场景都是在B端,你现在要做的这个其实最终使用场景在C端,我不认为健身行业有任何人做过这个。”

    苏桐点点头:“肯定没有。投身健身行业,要么是专业人士,做小而美可以,一大就抓瞎,要么是外行的投资客入场,大家想的其实都是自己熟悉的部分。”他对自己的专业是很有自信的:“但这个时代,只有跨行优势才值钱。”

    两人聊到十点多,美食街打烊了,服务员大姐摔锅打碗地在他们身边来回走了好几次,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嫌弃自己,苏桐说:“我们走吧。”两人在写字楼门口一起等车,等的时候交换了邮箱和微信,说完两次以后常联系的话,各自上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