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314章 门徒1
    他说:“阿许。”

    尤明许强行把眼泪忍下去,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周围,想起既然有冠军在,也许警方根本就没察觉。

    即便察觉了,事无不可对人言,她该说什么,还说什么。

    屏幕下方,出现一个供打字的对话框,她输入:“我在。”

    屏幕却沉寂了一会儿。

    然后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尤明许回答:“也许吧。”

    他又静了静,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尤明许鼻子一阵酸,眼前也浮现水雾,字却一个一个,缓慢清晰地打了出来:“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要是等不到呢?”

    尤明许:“那就等不到吧。”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复:“好,说定了。”

    尤明许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了,用手按着脸,泪水滴落在屏幕上。

    而那一头,殷逢独坐在冠军安排的电脑前,如果此时有人看到,就会现这个多少年前似乎早已没了泪水的男人,深深的眼眶里,仿佛盛满了整个星空下寂寞的水光。

    他再次输入:“阿许,听着。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拥有第二人格。是他创建了惩罚者。我在记忆片段里看到了,我们一直要找的那个人,是我。”

    尤明许已隐隐猜到了这个答案,她却不知道要回复什么好,最后只打了两个字:“明白。”

    殷逢对着屏幕,却慢慢地,露出个无声的笑。他知道她已经明白了,她总是明白他的。哪怕是他身上的肮脏和黑暗。

    殷逢说:“如果最后真的证实是我,我会自杀。这样,就两清了。”

    尤明许用力捂住嘴,一时间看到自己的指尖,都在细细的颤抖。她一个字也打不出来了。

    可他还要说:“你以后,看到姓殷的,就绕道走吧。”

    ……如果你出事,我不会原谅你。我也不会自杀,我又不是为你活着的。但是,我从此不会再想起你,不会再见陈枫他们,不会再去别墅。我提都不会提起你。什么犯罪心理学行为分析的结论,我再也不会听。看到姓殷的我就绕道走。

    ……

    昔日的赌气话语,恍惚还在耳边。原来他记得那么清楚。

    尤明许只回复了两个字:“够了。”

    他沉寂了一会儿,说:“对不起。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件,会令我自杀的事。”

    尤明许想要痛哭,却不出声音。她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说,想要问他,却什么也打不出来。她想从第一天遇到殷逢起,他就是个混蛋,他就欠着她,现在还想永远欠下去了。说好了喜欢又忘记;说好了再不招惹她,却又抱着她说自己是偏执狂要她回来。

    说好了不准她再有别人,却让她从今往后遇到姓殷的就绕道走。

    尤明许慢慢打出一行字:“你是想要我的命吗?”

    那头的殷逢,转过头去,望着窗外。下颌的线条僵硬得像石雕。

    那寂静的空气,隔着屏幕,仿佛也在无声蔓延。尤明许突然间仿佛失去了全部力气,静静地问:“殷逢,这就是你和我的结果吗?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从西藏到贵州到湘城,从尤英俊到殷逢,从相离到相伴,我们一路越过了多少山,抓住了多少有罪的人,救了多少无辜的人。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你终究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你原来不会永永远远陪着你的阿许。

    殷逢过了好一阵子,才回复:“不,不是。我还不想认输。”

    尤明许一愣,眼泪滚滚而下,却又傻傻地笑了。她就知道,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认输。这大概已经是他心底最恐惧的结果,他对她说了出来。只是……不安在尤明许心中蔓延,即使不认输,他们还能做什么?如果真凶真的是他的第二人格。

    殷逢说:“我不相信。”

    尤明许:“不相信什么?”

    他说:“我不相信这个灵魂早已堕落。不相信我早已生活在罪恶里而不自知。不相信我一直以来承受的折磨和坚持,只是一场笑话。最重要的,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有一个’他’存在,我却毫无抵抗就输给了他。这不可能。”

    尤明许心头一震,殷逢的话可以说,已经纯粹是他的主观意志和信念了,可她居然觉得相信,犹如漆黑的谷底,突然就窥见了一丝光,那光细而亮,狭长如月牙,却让人忍不住就要伸手,紧紧抓住,用它撕开黑夜与深谷,回到光明而清晰的世界里。

    “你接着说!”尤明许甚至有些急切。

    那头的殷逢,看着她的话语,也缓缓了。只是那笑意,依旧显得苍白沉寂。

    他说:“阿许,现在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指向我。包括陈枫的目击,包括我脑子里的记忆。可如果,这一切就是污蔑呢?

    你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很不讲道理,可也很有道理——你说,如果某个假设,会把我们带向我们根本不想看到的结局,那我们为什么要去考虑它?如果一切真的是我的第二人格做的,一切就已结束,我的人生一败涂地。

    所以我决定,不管理智和证据怎么告诉我,我也要当这个假设不成立。

    陈枫虽然看到了,我和苏子懿凌虐李明棣。我想起了自己和殷尘站在一起。但如果这些仅仅是表象,另有隐情呢?或者这就是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相信的。如果我根本就没有第二人格,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阿许,你愿意按照这个假设,继续陪我查下去吗?”

    理性在说这种可能性也许很微小,感性却迫不及待地要追随。尤明许脱口而出:“愿意!”

    殷逢看着这两个字出现,心就像一片破败的废墟上,开出一朵小小的、红得像火的花。

    他陷入沉默。

    那个晚上,当他听到陈枫的指控,又窥见记忆中那个陌生的自己,它们突如其来,却早有伏笔,顺利成章。他的信念与理智,几乎轰然崩塌、无法阻挡。巨大的愤怒和痛苦,一瞬间就要将他淹没。

    红着眼,却看到了病床上的李明棣。

    这个看似无辜柔弱,却令他厌恶至极的男人。

    一个声音骤然在脑海里说:

    杀了他,所有人证物证就会失效。

    杀了他,当一切都没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