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快穿:反派终于黑化了 > 第326章 我渣了未来的帝国上将三十
    慕珏听到系统的警告,用最后一丝力气捡起了地上的合金碎片,狠狠的刺向自己耳后的腺体。

    鲜血顺着下巴流下,信息素浓烈的气味顿时变成了血腥味。

    合金碎片掉落在地,慕珏彻底失去了意识。

    ****

    “严莫,你能不能帮我找一艘星舰?”戴纳出院想了一圈办法都被挡了回来。

    默尔此时也在严莫的病房中,冷漠开口道:“要星舰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去找那个间谍?”

    戴纳瞪大双眼,急道:“默尔你脑袋被撞坏了吗?嫂子当时……”

    “你住嘴。”严莫厉声斥道:“难道你还要给犯了叛国罪的人开脱?”

    戴纳被他一吼,眼圈顿时红了起来。

    他自小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刚刚加入军队的时候就跟严莫分到了一起。

    他们从新兵一直做到尉官,跟着贺璟出生入死。

    严莫跟他不同,家世显赫还是贵族,但却愿意跟他做朋友,还总是照顾他。

    戴纳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俩之间会有针锋相对的一天。

    “严莫……”戴纳拼命忍住鼻尖的酸意,哽咽道:“他当时在救我们,你们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严莫咬牙撇开脸不去看他,冷声道:“我不知道。”

    默尔看着戴纳,嘲讽道:“他当时明明向我们动了攻击,你却说成是要救我们?”

    戴纳忍的浑身一颤一颤的,“凭他的实力要是想杀我们,你们现在还有机会在这里诋毁他吗?”

    “你现在是连老大的话都不信了么。”严莫声线冷若寒冰,“老大当时离的最近,难道他会弄错?”

    忍了许久的眼泪彻底决堤,“你们,你们到底怎么了啊……”

    戴纳失声痛哭,他不明白为什么受伤醒来,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他明明还等着回去吃烧烤,现在羊肉串没了,一起吃羊肉串的人也没了。

    戴纳心里难受至极,但还是故作坚强的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以后我都不会再来求你们了。”

    他转身走到病房门后,背对着两人,“就当我从来没有你们这样的兄弟。”

    在病房大门阖上的那一刻,严莫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直接蹲在了地上。

    默尔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开口安慰几句,却全部化成了一句叹息。

    他和严莫两个人受的伤都不重,所以等贺璟苏醒后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

    他们会不难受吗?当时他们在看着慕珏被卷入黑洞时,各个崩溃痛哭。

    可谁又会痛苦的过贺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为了救自己死去,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默尔当时看着他灰败的神色,以为老大就要疯了。

    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只要是伤害过他的人,我都会杀了他。”

    外界知道贺璟的苏醒时间比真实的晚了两天,而这两天,严莫他们看到了老大此生最脆弱的模样。

    戴纳只看到了他绝情的一面,却没有看到贺璟日日心痛到喘不过气的样子。

    他们要帮老大,就不能还留着黑洞前的记忆。

    在他们这群人里面,戴纳一向都是最快乐的,如果让他压抑本性去背负这些隐忍蛰伏,严莫舍不得。

    与其如此,不如让戴纳恨他们。

    严莫久久不一语,默尔就自己去了贺璟的病房。

    “老大,刚才戴纳来了,被严莫……骂走了。”

    很长时间,贺璟都没有说话,再开口时就像没听见这句话,只是沉声道:“交代你的事办好了吗?”

    默尔点头,“老大放心,制造所的人我已经秘密转移到了一处非常安全的地方。”

    “嗯。”贺璟的指尖微动,“明天我会让军部撤去戴纳的军衔,过两天你让严莫安排一搜星舰给他。”

    “是。”

    虽然还有一小部分的人质疑他,但光网上大多数还是十分同情贺璟的。

    有个这样黑心的未婚夫不说,还差点连自己的命都搭上,运气也实在是差到了一定地步。

    虽然受了伤,但贺璟3s的精神力还在,他依旧还是帝国的荣耀,这星际最强的机甲战士。

    现在顾上将受伤昏迷不醒,第一军团内部对贺璟的呼声很高。

    三大世家在帝国就像盘根错节的大树,贺璟是可以穿上裁决者把他们全杀了,可慕珏永远都只能背负着叛国的罪名被全帝国唾骂。

    他不能让自己的爱人死了还受委屈。

    ****

    慕珏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阵阵哭声。

    等他睁开眼睛时,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反绑在了身后。

    身边有两三个人不停的在哭,他浑身的伤口虽然已经得到了治疗,但因为失血过多,还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慕珏蹭着墙,咬牙坐了起来。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他明显是被人抓了。

    “这是什么地方。”慕珏虚弱的开口。

    但囚室中的人只知道哭,压根没人回答他。

    慕珏只好暂时按捺,静观其变。

    等了大概两个小时后,有人过来打开了门,一见到他先是一愣,“呦,醒了?”

    这人体型十分庞大,走过来打开了他身后的弧光锁。

    “到了这个地方就老实呆着,别想着逃跑。”这人随意的警告了一句,其实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关在这囚室里的都是他们掳劫来的omega,而慕珏是他们捡到的。

    “你倒是下得去手,竟然能把自己的腺体割了。”这人嘲讽道:“不过也没用,谁让你这脸蛋好看。”

    慕珏不一语,只是蜷起了手指。

    “行了,喝吧。”这人随意往地上甩了几瓶营养剂,就走了出去。

    其他人哭着捡起了地上的瓶子,只有慕珏一动不动。

    听到刚才那人的话,其他人喝着营养剂都若有若无的打量着他。

    没了腺体的omega就等同于被阉割过,连Beta都不如,这新来的竟然能自己下手。

    慕珏摸了摸自己耳后的伤口,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他不后悔,与其变成那些人的禁脔任其蹂躏,他宁愿如此。

    即便他没有腺体,贺璟依然会爱他。

    想起自己的爱人,慕珏的眸光顿时变得温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