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快穿:反派终于黑化了 > 第258章 我渣了未来的魔尊十
    挨完打吃了饭,贺君灼又乖乖的回去修炼了。

    慕珏回到洞府后略坐了一会,复又飞下山去。

    ****

    “师,师父,有人强闯山门!”一名弟子慌忙跑了进来。

    谭昊倏地站起,“何人如此大胆,敢闯我玄刀峰!”

    话音刚落,一道剑光划破天际,带着强横无匹的剑意呼啸而来。

    殿内弟子皆是身心巨震,竟是眼前一黑,全都晕了过去。

    “是本座。”慕珏一袭白衣,背手而立。

    谭昊陡然一惊,回过神来立刻上前见礼,“玄刀峰峰主谭昊,拜见太上长老。”

    慕珏也没叫起,只冷冷道:“赤云何在?”

    谭昊拱着手惊疑不定,开口试探道:“不知太上长老寻他何事。”

    这般大的阵仗,不像来寻人更像是来寻仇的。

    慕珏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眸中满是冰冷,“如今本座要行何事,都要向你事事禀报?”

    一句话压的谭昊头都抬不起来,连连赔罪。

    刚想命人去找赤云,可满殿晕的晕,跑的跑,竟无一人可用。

    谭昊正准备打出一道传音符,却被慕珏拦住。

    “你只需告诉本座他现在何处便是。”

    谭昊拱手道:“赤云长老正在西峰中的洞府闭关。”

    话音未落,一道剑光闪过,慕珏转眼间消失不见。

    谭昊心有余悸的抚着胸口直起身来,也不知赤云何时得罪了这尊大佛,竟让人家直接杀上山来。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掌门禀告此事。

    慕珏眨眼间便到了洞府前,剑指一挥劈向石门。

    只一招,石门前的阵法结界全部爆裂开来,正在里面阖眼打坐的赤云当即喷出一口血来。

    他目眦尽裂般的瞪着眼睛,“何人搅我清修,纳命来!”

    一柄赤红色的长刀破体而出,赤云整个人气势瞬间暴涨,长刀竟化作一条炎火巨蟒向慕珏袭来。

    慕珏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不退不避,指尖微动。

    天霄十三剑——

    道道惊天的剑意刺向巨蟒的七寸之处,巨蟒避无可避,拼命挣扎起来。

    洞府周围皆被冲天的火光笼罩,瞬间化为一片焦土。

    最后一剑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直接在火蟒腹部一划到底,一阵尖锐的嘶鸣声响起,山林震动。

    赤云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猛地将手中的玉简捏碎,顿时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慕珏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轰隆——

    玉简之上的数万金字犹如实质般朝慕珏砸来,只见他右手一翻,拿出那柄熟悉的玉骨青伞朝半空轻轻一挥。

    一道青色的飓风凭空而生,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金字方一触及便立刻被绞碎成渣。

    道道青芒向着整个西峰平扫而去,一阵强烈的地动山摇后,峰顶皆被削去。

    霎时,一道剑意拔地而起,直直刺向赤云老祖。

    只见他避无可避,狠咬舌尖,喷散而出血雾喷出竟化作一面黑盾,周身萦绕着一股阴邪之气。

    果然有问题。

    慕珏寒眸微眯,右手五指微拢,那道凌天的剑意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司空凌和谭昊赶到时,赤云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而慕珏依旧负手而立,脸上一片淡然的神情。

    “师弟。”司空凌立刻走上前去,“何故如此大动干戈。”

    自慕珏入门起,司空凌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还从未见他这般行事过。

    想这赤云也是‘独具一格’,竟然能惹的这般冷情冷性之人动怒。

    而谭昊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也分外痛心疾。

    他咬牙看向赤云老祖,压低声音道:“还不向太上长老请罪!”

    一股血腥之气顿时涌上喉间,赤云挨了顿打还毁了两件法器,现下竟然还要向慕珏赔罪,真是没伤也想吐血。

    但修仙界向来以实力为尊,今日别说是赔罪,就算慕珏抬手将他杀了,也不会有人置喙半句。

    赤云跪趴在地,断断续续开口道:“赤,赤云,不知所犯何事,徒惹太上……”

    话音未落,慕珏一掌向他打去,赤云老祖顿时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连自己所犯何事都不知晓,死不足惜。”

    谭昊看着慕珏眼底的肃杀与冰冷,都忍不住心里一颤。

    赤云落地后彻底昏死过去,慕珏冷冷的瞥了一眼,袍袖一挥,掠空而去。

    司空凌蹙着眉看向谭昊,“赤云到底所犯何事,你身为玄刀峰峰主,难道不知?”

    谭昊心里既冤枉又气愤,他哪里知晓赤云到底为何去招惹太上长老,怕不是嫌命长。

    司空凌又问了一遍,见谭昊当真不知便拂袖而去。

    谭昊憋了一肚子气,心里又起了几分担忧。

    万一因赤云一事,慕珏便因此也记恨上他们玄刀峰,那麻烦就大了。

    火冒三丈在中的谭昊看着不远处躺着的赤云,气的上去就是一顿踢踹。

    慕珏回到剑峰后,本以为司空凌会紧跟而来,没想到等了一日也不见踪影。

    今日他那一掌震裂了赤云四处大脉,想必会功力大退。

    即便治好,十几年内修为也定是毫无寸进。

    徒弟既然要亲手报仇,那他这个做师父的至少也要帮他降低些难度。

    贺君灼花了五天的时间稳固境界,一出关就喊饿。

    猛扒了一个食盒的饭后,又打开了另一个食盒。

    “司父,你则几天在干嘛?”他嘴里吃着饭,含混不清的问道。

    慕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食不言,寝不语。”

    “哦。”贺君灼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然后加快了吃饭的度。

    吃完之后随意一抹嘴,呲牙笑道:“师父,我吃完了。”

    慕珏看着他摊开手掌,手心躺着一枚丹药,“服下。”

    贺君灼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拿起丢到嘴里。

    咽下的一瞬,他突然瞪大双眼,然后痛苦的倒在地上。

    “师……师父,我……好难受……”

    慕珏将他从地上拽起,直接去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两个日夜过去后,贺君灼才再次睁开了双眼。

    慕珏两指迅点在他的眉心,过了一会,双眸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洗凡丹竟然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