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快穿:反派终于黑化了 > 第255章 我渣了未来的魔尊七
    贺君灼当天饭没吃上,还挨了顿打,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吃了辟谷丹。

    没想到隔天清晨就有人提着满满的食盒,恭敬的送了上来。

    贺君灼手里提着食盒,抿了抿唇。

    那人是长老,修为自然在金丹之上,这饭食明显就是给他的。

    想到这,他别别扭扭走到洞前,喊道:“喂,你吃不吃饭。”

    石门打开,慕珏看着他道:“我是你师父。”

    贺君灼撇过头道:“我又不想拜你。”

    他蹙了蹙眉,开口道:“那你想拜何人。”

    贺君灼低头嘟囔了一句,大约就是反正不拜你之类的话。

    慕珏冷冷的看着他,“如你这般资质,连外门杂役都比你强些,还有何资格择选师父。”

    贺君灼被他说的恼羞成怒起来,梗着脖子道:“既然我这般差劲,那你干嘛收我。”

    慕珏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资质粗陋,教导起来方才有些趣味。”

    贺君灼气的满脸通红,“敢情你是拿我当乐子耍。”

    “随你理解。”

    说完便走上前去夺过他手里的食盒,“何时叫了师父,何时再吃。”

    “那是我的!”贺君灼急道。

    慕珏冷笑一声,“你错了,入了此峰,连一草一木都是本座的。”

    贺君灼气急,指着他道:“你怎的如此霸道。”

    慕珏背过身去,无所谓道:“若你觉得不公,自可去掌门那里分辩。”

    贺君灼被气的胸膛不断起伏,牙都快咬碎了。

    回到洞府中后,慕珏便打开水镜看着外面的情况。

    贺君灼先是对着石门抡了几拳,然后气哄哄的向山下走去。

    没过一会就又回来了,颓然的倒在地上,一副欲哭无泪的神情。

    因为慕珏又把山上的禁制打开了。

    不能捡柴就不能生火,只能吃草。

    【你这个攻略目标的模式,有点奇葩。】

    ‘目标现在对我的好感度负多少?’

    系统过了几秒,道:【-5。】

    慕珏怔了一下,他以为他这样对贺君灼,至少也是-8o以上,没想到才5点。

    他看着手边的食盒,蹙了蹙眉。

    慕珏想了想,刚一站起,没想到这时贺君灼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缓缓走到石门前,认命的跪下,“师……”

    说到一半,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师父。”

    石门缓缓打开,慕珏开口唤道:“进来。”

    贺君灼进来后,就四处扭头打量。

    一张石床上面放着一个蒲团,还有一个石桌,两个石凳,其他什么都没了。

    比他想象的还要刻板无趣的多。

    慕珏打开盖子,这种食盒与俗界的不同,可以一直保温,所以里面的菜一点都没冷。

    “吃。”

    贺君灼早就饿的两眼昏,提起筷子就朝嘴里扒饭,吃到第三碗度才渐渐慢了下来。

    嚼着嘴里的灵米灵蔬,他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修为高的好处。

    像慕珏这种地位,吃个饭都这么讲究。

    这一顿饭下来,还不知要多少灵石,若是凭他,可能连一粒米都买不起。

    吃过饭后,不仅肚子是饱的,连丹田里都充满了灵气。

    他舒坦的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看见慕珏冷冷的看着他,又蹭的一下收回手臂。

    “出去。”

    贺君灼撇了撇嘴,从石凳上站起。

    他边走边在心中暗想,他先卧薪尝胆假意拜师,等学成了再拍屁股走人,简直一举两得。

    总之贺君灼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为那一碗饭才屈服的。

    他脑子里想着事情没有注意,直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怎么不走了。”

    贺君灼吓的原地跳起,“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慕珏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中的嫌弃呼之欲出。

    他指尖一弹,一个黑色的东西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还不等贺君灼反应过来,这个黑色的‘豆子’就迅膨胀起来,直接变成了一栋房屋。

    他半张着嘴,看着眼前这一片的雕栏玉砌金碧辉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冰人有这样的宝贝,做什么还住那石窟?!

    慕珏隐约记得这凤乐阁似是原主在一处秘境所得,这外面富丽堂皇并没有什么稀奇,最有价值的是里面的法阵。

    这栋阁楼最底层刻着一个玄妙至极的聚灵法阵,对修炼大有益处。

    慕珏看向贺君灼,冷声道:“进去修炼。”

    贺君灼惊讶的看向他,可还不等他开口,慕珏又转身回到洞府里去了。

    自那天起,贺君灼就过上了吃一顿饭挨一顿打的日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现每次挨完慕珏的打,修为都蹭蹭往上涨,跟以前的度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贺君灼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对慕珏的态度亦不再剑拔弩张。

    一个月后。

    “师父,我感觉我快要突破炼气后期了。”贺君灼兴奋的说道。

    慕珏淡淡的看着他,“我似你这般年岁时,已是金丹巅峰。”

    贺君灼撇了撇嘴,低头道:“我是杂灵根,你是异灵根,修炼天赋哪能一样。”

    慕珏听着他有些失落的语气,飞快的眯了一下双眸。

    “进去修炼。”

    贺君灼看了他一眼,然后乖乖走了进去。

    慕珏站在原地右手一翻,掌心突然出现一枚黑色的丹药。

    他沉吟了一瞬,袍袖一挥,踏空而去。

    ****

    “师父,太上长老正在峰下。”

    祁远安一口灵茶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二弟子道:“你说谁?”

    “太上长老。”

    ‘唰’的一声,祁远安整个人就从椅子上消失了。

    “丹阳峰祁远安,拜见太上长老。”祁远安亲自飞到峰下迎接。

    慕珏微抬右手道:“请起。”

    祁远安一路将慕珏迎入殿中,恭敬道:“不知您今日前来,有何吩咐。”

    慕珏右手一翻,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打开

    祁远安一看盒子中的东西,眼中划过一抹惊异,“这是……”

    慕珏将丹方从袖中取了出来,“我要你亲自帮我炼一炉丹药,报酬你开。”

    祁远安接过丹方,只扫了一眼,眉心便深深蹙了起来。

    慕珏开口道:“需几日?”

    祁远安抬起头来,犹豫道:“半月,不,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