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快穿:反派终于黑化了 > 第194章 我渣了未来的摄政王三十
    “住手!”6国公大喊一声,然后撩开前袍跪倒在地。

    “罪臣6远衡逆谋造反,虽百死而不足惜,但祸不及妻儿,唯念圣上,摄政王能放过满门老小。”

    说完,6国公便一揖到底,趴伏在地。

    贺渊时勾起唇角,上前一步抬起了手。

    身后的玄甲军整齐划一的放下弓箭,两人迅上前将6国公押走。

    影卫从国公府府卫手里接过慕珏,却突然被一把推开——

    慕珏其实早就醒了。

    从6国公抓起他头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意识。

    贺渊时那一道道冰冷的话语犹言在耳,比这腊月的冬雪还要刺骨。

    慕珏捂着腹部的伤口,踉跄的站在那里。

    冰冷修长的手指突然抬起他的下巴,贺渊时俊冷的眉眼倏地映入眼中。

    慕珏却直接避开了他的手,不一语。

    “怎么,委屈了?”

    贺渊时看着他,以往俊美的动人心魄的脸颊半肿着,嘴角泛着淤紫还有血迹。

    他的心底突然没来由的一阵颤,涔薄的唇紧紧抿起。

    贺渊时抬手试图抹去他唇边的血迹,却被慕珏挥手打开。

    “你别不知好歹。”贺渊时黑眸中翻涌着不悦的冷芒。

    “呵。”慕珏冷笑了一声,低声道:“我果然没有白教你。”

    贺渊时听到这句话,瞳孔猛地缩紧。

    他一把抓住慕珏的前襟,低声吼道:“你说什么!”

    慕珏在摇晃中抬起头,“我教的你文武兼资,远见卓识。”

    他的脸上全是一片苍白和虚无,眼中所有光芒尽数消失。

    “如今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一滴泪从慕珏眼角滑落,“你什么都有了。”

    “所以,放过我吧。”他的神情中只剩下万念俱灰,“我不爱你了。”

    贺渊时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心弦就崩的死紧。

    强烈的不安一瞬间全部涌进心里,深邃的瞳孔中全是惶恐。

    “你,你如何知道这些事情!”贺渊时拽着他前襟的手开始颤抖,“是不是慕恒!”

    慕珏空洞的眼睛看着他,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喃喃道:“为什么记起一切的是我,而不是你……”

    话音未落,他便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时,慕珏现自己又回到了紫苑。

    “少爷,你醒了!”易安依旧是顶着一双核桃眼,几乎只剩下一条缝隙。

    影雪听到动静,立刻去向贺渊时汇报。

    易安飞快的跑到桌前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喂他喝下。

    慕珏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几天,他也不想知道。

    从贺渊时下令放箭的那时起,他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贺渊时很快就到了紫苑,一进门就将慕珏从床上拽了起来。

    “说,小白到底在什么地方!”

    七年前的那些事情就只有他和小白两个人知道,慕恒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查到。

    慕珏面目苍白的看着他,嘶哑的声音道:“小白死了。”

    一阵短暂的窒息感过后,暴怒之下的贺渊时一巴掌狠狠抽在他脸上。

    易安被影雪死死的捂着嘴,整个人涕泗横流。

    慕珏抬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突然笑了起来。

    “呵,贺渊时。”他强撑起身体,“活该你忘了小白的模样。”

    慕珏定定的看着他,“因为你就不配记得他。”

    贺渊时看着他的眼神里,泛着从未有过的阴冷。

    满身的肃杀之气萦绕在整个房内,连影雪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本王知道你不怕死。”贺渊时看着他空洞的眼神。

    他缓缓直起身子,“本王偏偏就不杀你。”

    贺渊时的双手用力攥起暴出青筋,“本王要让你亲眼看着,所有你在乎的人死的你的面前。”

    “影雪。”他低喝一声,“把易安拖去刑室。”

    ‘砰’——

    慕珏将放在手边的茶杯直接砸在内墙上,然后捡起掉落在床上的碎片。

    贺渊时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怎么,你想用这个行刺本王?”

    慕珏举着碎片,开口道:“放了易安。”

    贺渊时看着他灰暗的眼神,冷声道:“你何时说出小白的踪迹,本王便何时放了易安。”

    他转向影雪,“拖下去。”

    慕珏攥着瓷片的手瞬间举起,尖锐的顶部划过他的脖颈。

    鲜红的血液,霎时间顺着雪白的皮肤流淌下来。

    “我死了……你永远都别想找到小白……”

    “你疯了!”贺渊时上前用力捂住他颈侧的伤口,转头大吼道:“快去叫御医!”

    影雪马上放开易安,跑了出去。

    慕珏全身都泛着刺骨的冰凉,深深的疲惫感让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宿主,别睡!千万别睡——】

    “本王不准你死……”

    两道声音交织在慕珏的耳边,但却越来越远。

    ****

    “这伤口若再深一寸,只怕微臣也是无力回天。”医正叹了口气。

    易安恶狠狠的瞪了贺渊时一眼,转头又泪眼朦胧的拉起慕珏冰凉的手。

    “少爷,你快醒醒看看易安吧……”

    贺渊时站在那里,深深凝视着慕珏的脸。

    惨白惨白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若不是胸膛还有些微的起伏,看上去就如同已经死去的人一般。

    他不曾想到慕珏会这样狠绝,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

    贺渊时不明白慕珏为何会这样恨他,他不过是想知道小白的消息。

    他竟宁死都不肯告诉他。

    脑中好像有一层浓雾,每每他试图去看清时,却又不断的阻挠着他。

    贺渊时修长的手指试图抚向慕珏的小脸,却被易安使劲推开。

    “不许你碰我家少爷!”

    易安虽然浑身怕的抖,但还是坚定的挡在那里。

    影雪上前一步,却迟迟没有等到贺渊时的命令。

    “喵。”一道猫叫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小花领着小朵跑进了房间,唰的跳上了床。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小花急的来回打转,而小朵用头顶蹭着慕珏的脸侧。

    小花虽然只是只猫,但动物有自己独特的本能。

    它能感觉到慕珏现在很不好,非常不好。

    小花跳到贺渊时面前,‘喵喵喵’的一阵乱叫。

    ‘他就是小白啊,你怎么就认不出来呢!!’

    贺渊时看着两只猫着急的模样,一道想法突然冲入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