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快穿:反派终于黑化了 > 第145章 我渣了未来的影帝男神二十二
    他上前一把掀开旁边的工作人员,颤着手从身后环住了慕珏。

    慕珏想开口安慰他两句,可是手上的伤口让他痛的说不出话来。

    失血的晕眩感让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浑身冷,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豆大的汗珠顺着贺斯年的脸颊流下,他低头不停唤着慕珏的名字,但却没有一丝回应。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感袭向全身,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担架什么时候上来!!”贺斯年抬头嘶吼道。

    王光霁一惊,他还从来没见过贺斯年如此狰狞的表情,赶忙应道:“快了快了,他们马上就到。”

    在景区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剧组人员用最快的度赶了上来。

    抵达山下时,救护车已经停在了那里。

    工作人员迅将慕珏抬上了车,贺斯年全程寸步不离。

    等慕珏再睁开眼睛时,两只手已经被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伤口虽然已经处理好了,但疼痛依然还在。

    “你醒了!”贺斯年双眼通红,马上俯身上前。

    慕珏忍不住出一声闷哼,用力咬住牙齿。

    贺斯年心疼到无以复加,就像心口被人剜去了一块。

    他立刻跑出去叫了医生,医生过来在止痛泵里推了些药,叮嘱了一些情况后就出去了。

    二十分钟后,也许是止疼剂起了作用,慕珏的呼吸平缓了一些。

    他看着贺斯年面无人色的脸颊,轻声道:“没事,这会儿感觉好多了。”

    虽然他这么安慰着,但贺斯年仍然觉得胸口好像塞着大团大团的棉花,透不出气来。

    贺斯年没有说话,他怕一开口,自己的情绪就会完全失控。

    ‘咚咚’,此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贺斯年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就看见了王导还有副导演。

    贺斯年没让他们进来,只说慕珏还在休息。

    王光霁点了点头,贺斯年现在的情绪他十分能理解,于是把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留了句话就走了。

    慕珏这会疼痛有所缓解,思维也清晰了些,便立刻想到了威亚的事情。

    等贺斯年回到床前,他立刻就道:“你快通知剧务和道具组的人把现场保护起来,谁都不许乱动。”

    贺斯年微阖双眸,“这些都不重要,你的伤……”

    “怎么不重要!”慕珏有些着急。

    以贺斯年当时被吊的地方,稍有差池,整个人就会被冲下瀑布。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寸步不离的守在拉威亚的地方。

    而且他之前明明检查过钢索,并没有现一点问题,怎么会突然绷断。

    他严重怀疑这场事故根本不是意外,完全就是人为。

    “快打电话啊。”慕珏紧蹙着眉催促贺斯年,但对方却一动不动。

    他有些生气道:“你不打我……唔……”

    慕珏倏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还有唇上的温热,整个人都愣住了。

    贺斯年只吻了几秒,便克制的分开了两人的唇瓣。

    “你……”慕珏脑中一片混乱,贺斯年怎么突然就吻他了。

    还没想明白,贺斯年就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我!!”

    又被亲了一口。

    慕珏这才明白过来,贺斯年竟然用这种方式来堵他的嘴。

    贺斯年看着他眼中露出的谴责,在心里苦笑一声。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盖住慕珏的眼睛,“睡吧。”

    慕珏脑子里一片乱麻,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止疼剂的缘故,就这么闭着眼睛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

    贺斯年刚从外面进来,就看见慕珏睁着眼睛。

    他马上走到床边,开口问道:“还痛吗?”

    慕珏摇了摇头,现在伤口已经感觉好多了,但另一件事却让他十分尴尬。

    “贺斯年。”慕珏有些不自然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叫个护工过来?”

    贺斯年立刻道:“你需要什么,跟我说。”

    慕珏抿了抿唇,然后自内心的诚恳要求:“我就是需要一个护工。”

    贺斯年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原因。

    看着慕珏通红的耳尖,他轻声道:“你是不是,想去洗手间?”

    慕珏深吸了一口气,自暴自弃道:“是是是,你赶紧去叫人!”

    贺斯年听完,却直接掀开慕珏身上的被子,一把将他从床上抱了起来。

    慕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贺斯年,你要干嘛?”

    贺斯年却一言不,直接把他抱进了卫生间,然后轻轻的放在了马桶上。

    慕珏尽量保持保持微笑,“贺先生,我腿没坏。”

    贺斯年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是需要一个人帮你脱裤子。”

    说完,就一步步靠了过来。

    “你敢!”慕珏一下就站了起来。

    贺斯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的眼睛,“你生气也好,可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碰你。”

    慕珏愣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仿佛要从心里破土而出。

    但人有三急,目前的状况根本不允许他研究其他事情。

    贺斯年全程闭着眼睛,动作迅,听着声音等他解决完后,还用湿纸巾给他擦了擦前头。

    回到床上的慕珏,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面。

    他和贺斯年还没确认关系,小小慕就被摸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贺斯年把被子往下拉了拉,轻声问道:“肚子饿吗,要不要喝点粥?”

    慕珏背着身,看都不看他,“不喝。”

    喝了又要上厕所,想起那个场面,不如饿死算了。

    贺斯年忍不住勾起唇角,“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慕珏此时还在‘恼羞成怒’中,所以没好气道:“问吧。”

    “我们私底下的那纸合约,你违约要赔给我三千万。”他俯身靠近,“如果我想违约,要怎么办?”

    慕珏满心疑惑的转过身去,两个人一下四目相对,距离贴的很近。

    慕珏心跳的飞快,眨了眨眼睛问道:“难不成你还想睡我?”

    贺斯年认真的看着他,“不止想睡你,还想亲你抱你。”

    他低头又亲了慕珏一口,“但最想还是做你男朋友。”

    “可以吗?”

    慕珏整个人都僵住了,“你,你不会是因为无以为报,所以才想以身相许?”

    贺斯年笑了一声,一直压抑在内心的深情瞬间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