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271章 后之争下
    婠婠。

    白清儿。

    单婉晶。

    三者之间,在阴后祝玉妍的心里是做了决定和分析的。

    先白清儿便被阴后祝玉妍给排除在外,在祝玉妍看来自己的这个徒弟无论如何也只会混出一个妃子的结果出来,是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层次。在后宫之中,是属于要为其他人帮助陪衬与抱团的存在。

    更何况白清儿的心现在看起来也不在圣门这边,这一点已经让阴后撤销了对白清儿的支持。

    婠婠则是第二个被排除的,当然在她的背后也有着隐藏着的任务。

    眼下。

    在阴后的安排中,婠婠还是以修习天魔功为主,毕竟婠婠有着突破到第十八层的潜力。

    损失一个婠婠,好似有些吃亏。

    尤其是在这后之位的争夺中无法彻底做出保证的时候。

    虽然自己的师妹闻采婷给阴癸派收了一个好徒弟小暄暄,但是这个弟子算是燕王的投资,仅此一点便不会得到完全的信任和支持。

    最后剩下的便只有她的孙女单婉晶了。

    无论是在血缘关系上,还是控制上,单婉晶都是一个很不错的对象。

    当然。

    控制这一点,阴后不会傻到直接点明,但侧面影响自然会存在。因为不管怎么说,血缘关系是抹除不了的东西。

    在阴后祝玉妍看来,她要争。

    而那个怯弱的女儿单美仙也会为单婉晶去争这个位置。

    因为那是最能够反抗她祝玉妍的时候。

    如果单婉晶失败的话,那么婠婠便是最后的保险。

    这便是阴后祝玉妍心里的安排。

    而让祝玉妍迫不及待的做出这一个决定的原因,既是有着独孤阀的压力,更是有来自死对头慈航静斋的威胁。

    作为当初很多故事的开创人之一,祝玉妍非常清楚曾经杨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更是知道独孤伽罗是何等的女人,更是知晓了梵清惠有着怎样的手段。比起那个已经死去的情敌碧秀心来说,梵清惠要来的更为的可怕。

    这可是在当初直接影响到了杨坚的女人。

    天刀宋缺口中的所谓永镇岭南,那话是说给天下间其他人听的,真正的原因唯有当初经历过那有些荒诞经历的人才知道。只不过每个知道那个故事,知道那个过程的人不是被灭口,便是很自觉地保证了秘密。

    很多时候,一切的开端的原因是非常的简单。

    被描绘的花团簇拥,那不过是后来人的行为。

    这也让阴后祝玉妍十分庆幸,燕王不会与岭南宋缺达成这样的合作。

    否则的话,宋缺才是机会最大的那个。

    因为杨这个姓氏,让宋缺有着天然性的排斥,一如她祝玉妍排斥姓石和姓碧的存在。

    之所以认为慈航静斋是除去独孤阀第二个最大的威胁,便是因为对方有前科,尤其是师妃暄还是梵清惠所教导出来的徒弟的时候,就更让人在意了。

    当着天下人的面,选出燕王杨倓为真命天子,这背后慈航静斋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打算,直到现在祝玉妍还抱有迷惑。

    尤其是在她的情报中,这慈航静斋的表现显得极为的诡异。

    颇有一种进退不得的感觉。

    但不管如何,这慈航静斋,这师妃暄还是她目标的最大敌人之一。

    在问出这话之后,阴后祝玉妍面色认真的看着燕王,等待着杨倓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

    “姐姐这是想见师仙子?”

    “呃……”

    杨倓的面色很是迟疑,阴后的这句话几乎同时引起了在场其他所有女人的注意力,其中尤以当事人小暄暄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杨倓沉吟了一下,这才回答道:“这还请姐姐见谅,毕竟慈航静斋和阴癸派之间的关系……不过姐姐倒是放心,孤不会让阴癸派吃亏的,会给姐姐一个满意的答复。”

    剩下的话不用说,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未尽之意。

    “噢~~”阴后祝玉妍回了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柳眉轻扬,面色故作诧异。

    一旁。

    算是作为侍女站在一边陪同的师妃暄整个人几乎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哪怕她现在已经有了阴癸派弟子的身份,叫阴后祝玉妍可以真正意义上称呼其为师伯了。明明知道燕王不会揭露自己的身份,但即便是这样,师妃暄还是忍不住的感受到了那股恶意。

    婠婠歪头,对这个属于自己名义上的死对头,她一直有着蠢蠢欲动的对决的欲望。

    只可惜,那师妃暄在江都出现过一次之后,便整个人消失无踪,好似世间没有这个人一般。

    独孤凤则是瞥了一眼,保持着安静。

    她自阴后踏入这王府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酝酿自己的剑意,为接下来的挑战而准备。

    剑意在被独孤凤强行压制,在压迫,她想要在接下来爆的时候,展现出最为风采的一面。

    她独孤凤乃是年轻一辈,面对宗师高手中都排名靠前的人,必须拿出最佳最震撼的状态。

    如此一幕,自然是早就落入了祝玉妍的眼中,但她并没有在意。

    反倒是身为徒弟的婠婠很是在意这一点。

    只可惜面对婠婠隐藏的挑衅,独孤凤却没有在意,在独孤凤看来婠婠的剑法压根儿就不行,不是资质不行,而是婠婠学习自阴后创造的搜心剑法就没有真正的体会出剑法中的真味。

    不懂搜心剑法的真意,没有体会这搜心剑法的创造缘由,婠婠就会用不出这搜心剑法的真正威力。

    婠婠学错了。

    这便是独孤凤的看法,如果婠婠学习其他的剑法什么的,她倒是有着兴趣。

    但是在交手过两次之后,独孤凤便对婠婠没有丝毫的兴趣,她将目标放在了搜心剑法的创造者祝玉妍的身上,想要从阴后的身上一窥搜心剑法的真正威力。为她自己的剑道再添砖加瓦。

    白清儿似乎在欣赏烟雨入神之中,那微张的小嘴,似乎在念叨着什么烟雨三月什么的,好似要赋诗一,只可惜肚子里墨水不够,暂时整个人憋得有些急。

    在场的人反倒是师妃暄看的清,将关注力真正的放在了阴后和燕王两人的谈话中。

    独孤阀。

    东溟派。

    阴癸派。

    等等。

    最后一切的关注点定格在了一个方向上。

    那便是燕王府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能够替王府做主的女人。

    这是在为了王妃之位,为了未来的皇后之位的交锋争夺。

    不同阴后祝玉妍的怀疑,师妃暄从一开始便知道慈航静斋是没有可能的,真正交锋的只会是阴癸派与独孤阀。

    而这个诡异的情况,也是师妃暄在王府中呆了一段时间之后现王府中怪异的地方。

    一开始她以为月倾池会有机会,但在后面的情况看来,似乎又有一点奇怪。

    月倾池反倒是燕王的真正心腹。

    她能够在某些事情上为燕王做决定,其手上的权利之大让师妃暄都有些错愕,也正是这一点让师妃暄有此猜测,更是白清儿的推断。

    师妃暄觉得这后之一位,以她对燕王的了解,极有可能会是阴癸派和独孤阀都两者皆空,而是落在那月倾池的身上。

    毕竟月倾池的权利实在是太大,从某种意义上月倾池就是在行使王后的权利。

    而且极有可能便是杨广死前早就为皇太孙准备好的王后,也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

    独孤阀和阴癸派必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很快。

    在其他人的关注中,燕王和阴后祝玉妍进行了一场血淋淋的利益交涉。

    双方的脑进行了正式的合作。

    后之一位,暂时被压在了最后,双方开始就其他的合作认真的洽谈起来。

    这一次,婠婠成为了那个记载的书记官。

    一个时辰后。

    婠婠放下那有些酸软的手臂,揉了揉胀的手腕,双方的合作终于谈了一个大概,有了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唯一悬而未决的还是那后之一位。

    很明显。

    燕王想要阴癸派和独孤阀双方进行争锋,他明摆着要做渔翁。只是这话语之间两者都说的极为的含糊和隐晦。

    除去这一点不满意之外,其他的倒是得到相应的解决。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压制自身剑意的独孤凤出声了。

    “久闻前辈自创的搜心剑法非常,晚辈独孤凤想要就剑一道讨教一番。”未等阴后开口,独孤凤再度开口,直接堵死了祝玉妍的话:“晚辈在婠婠的身上看到的是这搜心剑法名不副实。”

    一句话不仅是将阴后给堵住,更是让婠婠当即恼火。

    “……”

    阴后没有直接回答,祝玉妍的目光只是落在了燕王杨倓的身上,眼神中尽是质问。这独孤凤,可是一来就是在挑衅自己。

    难道这独孤凤还是听出其中含义,而不是单纯的剑痴呢?

    “无妨。”

    杨倓微微一笑,道:“小师傅一直痴于剑,不太在意其他的东西,还请姐姐指点一番。”

    这话……

    这燕王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祝玉妍神情微沉,满是迷惑与猜测,半晌,她笑了。

    “好。”

    阴后,应下了独孤凤这个王后人选之一的挑战。

    她祝玉妍正想要看看这独孤凤到底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独孤阀,这挑战在祝玉妍看来有着深意,还是为了那后之争吗?这杨倓的打算……

    “请!”

    一声邀请,独孤凤直接转身朝王府后面的花园方向走去。

    盈盈一笑中,阴后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