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09章 移形换位
    所有人目瞪口呆。

    思绪定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妃暄代表着佛门代表着天下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选出了真命天子。

    燕王,杨倓。

    这是直接要给杨倓增添名望,进一步成为太子,以继大统吗?

    此时此刻,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只要按听到了这个消息,一般人都会这么想。

    “……”

    目送着‘师妃暄’在屋顶高高在上的宣扬了她的使命之后,看着对方飞身而下,落在其他的方向,消失不见后,白清儿这才反应了过来,来不及去给丑胖丑胖的小暄暄擦拭脸上的酒水,她只是闷闷的道了一声:“贱人!”

    这慈航静斋的尼姑们为什么要和她抢男人?

    本来她白清儿就危机重重。

    什么师姐婠婠啊,什么世子殿下的小师傅啊,就已经让她很是头疼无奈了,现在又出现一个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刚刚看那模样,着实生的貌美如花,看起来似乎比婠婠师姐还要好看。

    不管慈航静斋究竟打着什么主意,白清儿知道这是大敌。

    身旁。

    真正的师妃暄面色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因为丑胖的缘故反倒是让人看不出来多少,但她在这一刻却是听明白了白清儿那从嘴里蹦出来的话语中所蕴含的杀意。

    得!

    她师妃暄能怎么办?

    她也很为难啊!

    师妃暄觉得一肚子都是委屈,但又不能说出来,只能憋在嗓子眼儿。

    没寻到传出消息的机会不说,亦无法阻止对方的所作所为,眼下这一刻师妃暄更不知道自己在那一句话下多出了多少的敌人。

    至少,她现在已经感受到白清儿要致自己于死地了。

    无法阻止的局面终究是生了,师妃暄不知道接下来对方会做什么,她只期望师门中有人能够出来阻止对方。而且她也知道师门与佛门本来的安排,真命天子的人选乃是李阀李世民。

    而且也不敢想象师门长辈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师妃暄有一种直觉,她觉得只怕刚才这一举动只是对方接下来最为寻常的事情。

    但眼下……

    这一举动,可谓是彻底打破了很多人的计划安排。

    佛门。

    道门。

    阴癸派。

    甚至那呆在皇宫里的杨广,都被这突来的消息给彻底打乱了方寸。

    如果说道门和佛门因为消息传递的缘故,会显得比较慢,但在江都城里的杨广这一刻彻底呆了。

    什么情况?

    慈航静斋传人选择杨倓为真命天子?

    计划不是这样的啊!

    哪怕是老谋深算,在自身遭受了重创的时候,面对白少棠逼宫的时候,杨广还是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不见丝毫心绪动摇。可在这一刻,杨广心绪波动了,强行压下的伤势在这一刻彻底绷不住,本该强行缓下来的功法再度开始逆转。

    “该死!”

    “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尼姑!”

    不应该出现意外的。

    道心种魔大法对剑典的关系,不应该出现这样巨大的纰漏。

    除非……

    慈航静斋出现了问题。

    但以杨广的了解并没有,佛门在之前的观测对象都是李世民,她们的选择只会是李世民。

    出现这样的意外,只有可能是她们的传人出现了问题。

    “呵呵!”

    摸着嘴角渗出的鲜血,感受着体内加运转的道心种魔大法,逆转的度已然控制不住,杨广吐了一口血色的唾沫,自言自语的赞叹道:“好!好一个孙儿!好一个燕王杨倓!”

    棋盘上的变局,便是由此开始。

    佛门就那么被代表着站在了燕王杨倓的身后。

    大战旗鼓的否认?

    那只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削弱慈航静斋历代积攒下来的名头。

    不管之后佛门与杨倓之间的关系如何,但眼下这个钦定的名头已经给杨倓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那几乎是不下燕王的身份。

    尤其是两者叠加之后,会让人觉得燕王杨倓接下来乃是太子之位,进一步以继承大统之位。

    “妙棋!”

    “好一手绝地求生的妙手!”

    杨广不想知道白少棠是如何让慈航静斋的传人改了门庭,这个时候左手慈航静斋右手阴癸派,这般做法已然让杨广真正见识到了这个‘孙儿’的手段,当真是如羚羊挂角,天马行空。

    即便是杨广,对此也不得不在愤怒的同时心生赞叹。

    但,赞叹归赞叹,结果归结果。

    闭眼感受了一番体内的伤势情况,若是不加阻止任凭情况恶化下去的话,只怕不出七天,他这具身体便会变得跟白痴一样,甚至会提前进入本能行动的时候,而他自己将会以魔种重生。

    只是在皇太孙身上遭受到的重创使得杨广现在无法彻底肯定自己重生的那一刻是否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不得已下,杨广只能铤而走险。

    不过在这之前,杨广觉得要给这‘孙儿’的看起来不错的好局上,添上一手,就让它成为‘李世民’对上燕王杨倓之前的前戏。

    深吸一口气,杨广不再理会体内的伤势,不再去看道心种魔大法的逆转,他要拖着残躯,趁着自己还清醒的那一刻,做最后的安排。

    ……

    宇文智及傻眼。

    在将消息传给了宇文化及后,兄弟几人都愣住了。

    无论是谁怎么猜测,也万万没有料到时局会这么展。

    危险。

    随后便是察觉到了这背后潜藏着的危机。

    一想到这里,宇文化及立即给宇文智及下了命令,让他带着侍卫军将皇宫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得已下,若是没有寻到好的解决办法,宇文化及准备要铤而走险了。

    当然。

    即便是时局突变如此,宇文化及的大婚仍然是如期举行。

    这是宇文阀的自信。

    江都,是他们宇文家的地盘。

    即便是龙在这里也得一样给盘着。

    欲望在荡漾,野心在膨胀。

    宇文化及准备以静制动,静看这时局的变化,兵权在手,在这江都,他宇文家便是无敌的。任谁,也不能在江都翻出什么浪花来。

    ……

    在婠婠等人趁机进城后,她们并没有寻找到慈航静斋传人的踪迹,‘师妃暄’在当着世人的面高声道出了佛门的选择之后,人便藏了起来。即便是江都城里有心人不少,却也没有寻到师妃暄的踪迹。

    满肚子火气的婠婠在寻找无果之后,这便与边不负和闻采婷两大长老一同前往了潜伏在江都的阴癸派据点。

    在那里,婠婠再见到了白清儿。

    以及一个丑胖丑胖的姑娘。

    倒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并没有在此,而是在途中暂时离开,寻着白少棠留下的记号去了。

    据点。

    师妃暄有些紧张。

    目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婠婠的时候,心中寻思原来这个姑娘便是阴癸派的传人。虽然在出山的时候,她已经知道阴癸派的传人是她的对手,但也只是听闻,两人并没有见面。

    现在一见,才是恍然。

    从对话中,师妃暄更是知道了跟随而来的还有阴癸派长老边不负和闻采婷,她便知道阴癸派也算得上下了不少的投注,看来阴癸派与燕王杨倓的合作比她想象的要深。

    不过随着婠婠与白清儿接下里的对话中,师妃暄无语了。

    原来……

    这是针对她而来。

    看看周围,除去阴后祝玉妍没来,她师妃暄几乎呆在了魔窟中了。

    想她堂堂正道传人,此时此刻竟然与一群邪魔外道呆在一起,还必须时不时的赞同对方用什么方法怎么对付自己。

    这,该向谁说理?

    对此,师妃暄只能在心里苦笑不已。

    “对了。”

    “这个丑丑的姑娘是谁?”

    在泄了一些小脾气,和白清儿说了些她离开后生的事情后,婠婠的目光终于落在了站在白清儿身后战战兢兢的丑胖丑胖的姑娘。

    边不负和闻采婷两人的目光也一同落在了师妃暄的身上。

    就在刚刚进入据点的时候,两人见到这丑胖丑胖的姑娘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嫌弃的目光。

    现在听到婠婠问起这话,边不负和闻采婷也想知道这阴癸派据点为什么会存在这么一个模样丑陋的家伙,这简直拉低了现场一群人的颜值。

    “哦!”

    “她叫小暄。”

    “是殿下在彭城新收的侍女。”

    白清儿一把拉过师妃暄,面色认真的对几人介绍道。

    “……”

    师妃暄见状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再见过师侄婠婠变得漂亮不少,现在看到白清儿也气质出众了许多,边不负早就色心大,心神不属,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色心的时候,这时再见丑胖丑胖的师妃暄,顿时只觉得反胃。

    不由开口道:“这么丑?不知那杨倓是什么眼光!不如……”

    “不如怎样?”

    一个突然闯入的声音接过了边不负的话头,说道:“阁下是想替孤做主么?”

    众人回头。

    只见大门推开,一身锦衣的白少棠正踱步而入,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寇仲和徐子陵。

    视线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最后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边不负的脸上,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