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07章 真命天子上
    皇宫。

    杨广每天还是花费大量的时间一个人呆在大殿里,因为时局的紊乱,加上外表看起来的自暴自弃,这一段时间,压根儿没有任何上朝的打算,一时间堂堂国家最高中枢竟然开始了道家的无为而治。

    除去呆在大殿,剩下的时候,杨广更多的还是一个人。

    甚至,连他敬爱的妻子萧皇后也似乎因为这段时间里生的事情,夫妻间彼此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也许,作为枕边人现了什么,也说不定。

    再加上韦公公的投诚,使得他杨广对皇宫的掌控能力已经到达了最低点,不仅是侍卫,连同宫内的宦官和宫女都无法掌控,也唯有几个贴身的人才算得上是他的人了。这种局面,杨广更是觉得只怕一旦出现暴乱,只怕他能够掌控的力量连皇后都不如。

    意外。

    那生在皇太孙杨倓身上的意外,可以说是造就现在这种局面的源头之一。

    可以说,现在呆在皇宫里的杨广,就是一个瞎子,一个活在笼子里的金丝鸟。

    “……”

    眯着眼,身上情况越严重的杨广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外面的那金色的阳光,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杨广知道,这只不过是黑暗前的片刻黎明。一旦时机一到,那么在江都将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管如何,之后天地时局会出现大变化。

    皇太孙输赢与否,大隋的江山都将是隐隐欲坠,将大隋的江山朝着倾倒的方向推上一把。

    输?

    那么江都将会生暴动,宇文门阀在面临危机的时候,定会选择反抗,甚至做出杀戮皇族的举动来。这样一来,大局便会陡变。眼下天下虽然烽烟遍地,义军不少,四大门阀,各地更是有着野心勃勃之辈。

    但不管如何,这天下就好似一张缝上了各种补丁的破布。

    他杨广所代表的皇族,所代表的杨氏,便是这破布上缝合这些的针线,大家都在努力的保证一个完整的局面。

    他死,则线崩。

    那么这看起来完好的局面,便会在一瞬间彻底崩散开来。

    所有的野心之辈都会彻底的将自己的雄心壮志摆在明面上,真正的开始争霸的意图。

    皇帝终究是皇帝,王爷只不过是一个王爷。

    两者的身份毕竟不同。

    它所代表的意义也会不同。

    杨广明白杨倓的选择,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孙子’不是不想成为皇帝,而是局面糜烂到他没有办法,只能选择一步一步的来。没有军权的他,控制不了天下间的局势,只能剑走偏锋。

    若是直接篡位,那么下一刻就有人会举着清君侧的名义造反。

    曹操做过的事情,其他人为什么不能做?

    所以对燕王杨倓来说,一旦输了,万事皆休。

    赢?

    在杨广看来,那也不过是杨倓给他自己挣了一个还能过得去的局面。

    夺下兵权,彻底消灭宇文门阀,以扬州这一块为根基地,重走他年轻时候的道路,倒也算得上是一个还可以的办法。

    但。

    物伤其类。

    宇文门阀的结局会给其他三大门阀世家做出警示与教训,哪怕是独孤阀成为杨倓的背后之人,可接下来的局面仍然是天下混战,时局会变得极为复杂。

    想要重新一统,必将再度经历一战。

    只是那时候,对杨倓来说,已经有资格走上台面了。

    可对杨广来说,皇太孙杨倓的输赢与否,对他本身的计划结果影响都不大。他都能稳坐钓鱼台。

    世家门阀?

    百姓怨恨?

    正邪两道?

    当一切的问题在和平时代无法解决的时候,那么战争便是解决这一切问题的办法。

    杨广,就是选择这样做的。

    真正造成巨大的影响,使得完美计划被破,中途被更改的原因还是皇太孙的死亡与再度复生。

    谁杀了杨倓?

    那一着在杨广看来,才是真正的妙招。

    让他的计划出现了波折,有着失败的危险。

    可天命在他杨广。

    哪怕现在将他变作一个瞎子,一个锁在皇宫里的金丝鸟,杨广没有丝毫在意。毕竟,出问题的也只是他这个棋手,而不是他手上的棋子。

    有人掀桌子直接针对下棋人,可问题是他这个棋手,不止一条命。

    “朕,倒要看看你怎么做?”

    ……

    白少棠做的很开心。

    在江都城里,师妃暄的身份在他有意无意的泄露下,在一些人有意无意的八卦下。

    很快,慈航静斋传人来到江都城想要寻找真命天子的传言已经落到了无数人的耳中。

    看起来这话题在皇城下面说,乃是大逆不道。

    但是,上一辈中慈航静斋便有过这般大张旗鼓的抉择,那时真命天子的对象是杨坚。在杨广争夺皇位的过程中,同样这个口号也被慈航静斋喊的震天响。这弄的很多人都见怪不怪了。

    大逆不道?

    只要有一点见识的人,看看这天下糜烂的局势,大家的心里都已经有了一杆秤。

    选啊!

    我们也要看看这天下间何人将是真命天子!

    不得不说八卦乃是人自古便有的天性,在作死间左右横跳,来回徘徊。

    倒是有些人很是奇怪。

    “奇怪。”

    “慈航静斋传人选择真命天子不应该是这个时候。”

    宇文府邸中,宇文化及在得到自己弟弟宇文智及带回来的消息后,面皮呈现凝重之色。大逆不道,终究不是说说的。

    要知道,现在杨广还没死了。

    这般大张旗鼓的说要选择真命天子,那可是直接将佛门,将慈航静斋摆在了明面上。

    哪怕是慈航静斋乃白道执牛耳者,在宇文化及看来这样的举动十足是不智之举。

    而且,慈航静斋的一些举动其实在之前便有迹可循。

    在宇文化及派出去的探子回报,佛门似乎对李阀的印象非常不错。故而在宇文化及看来,选择真命天子有极大的几率是出自李阀,毕竟李渊的几个儿子的名声才华向来不差,很是有名。

    所以宇文阀历来不求这个名头。

    可眼下……

    慈航静斋的传人跑到了江都来?这不是舍近而求远吗?

    不智。

    不值。

    不该。

    慈航静斋的人是笨蛋吗?

    不。

    她们是一群聪明的女人。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般矛盾的做法?

    宇文化及皱眉思索,虽然他自己的婚期已经将近,但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是抽出了大量的时间来分析现在江都城里的状况。思来想去,宇文化及也没有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最后,宇文化及只能让自己的弟弟宇文智及派遣军队加大巡逻力度,以保证江都城的安全。

    他现在最大的事情还是自己的婚事。

    至于慈航静斋的传人……想来也闹不出什么大事。

    江山亦爱。

    但,他宇文化及更爱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