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重生六零:俏田妻,老公宠上天! > 第3章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他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的主治医生。

    陈蓉蓉心里委屈,脸上却没露出丝毫不适,她冲着陆向北即将消失在病房门口的俊挺背影轻喊出声:“陆营长,记得一下火车就到那边的军医院换药。”

    “陈医生,这事俺会记在心里的,不用俺们营长费神儿。”

    小王回过头憨笑着回陈蓉蓉一句,随后撒腿急追他家营长。

    ……

    “我的六儿啊,你这是咋地啦,好端端的怎就成了这幅样子。”

    陆老太太觉得自己在做梦,可是看到最疼爱的小儿子额头冷汗直冒,疼得在地上哭嚎着打滚,她哪里还顾得着多想,边扯开嗓门喊着宝贝疙瘩,边急扑了过去。

    “红红,你个死丫头,还不快到地里喊你爹他们回来送你六哥去县医院,要是你六哥有个三长两短,这家里的一个都别想好过!”

    双腿一盘坐到地上,陆老太太扶宝贝疙瘩靠在自己身上,心疼得眼泪直流。

    叶夏神色平静地站在原地,阳光从她头顶洒下,给她苍白消瘦的脸庞涂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她清亮淡然的眼眸沉浸在这片阴影中,安静地看着这院中鸡飞狗跳的一幕。

    脸上古井无波,不见流露得意,也不见愉悦,只是那么淡淡地看着。

    “娘,肚肚饿。”

    三福扯扯自家娘的裤腿,仰起小脑袋要吃的。

    “锅里有吃的呢,走,咱们先去把小手手洗干净。”

    带孩子们到水井边洗干净手,叶夏走进灶房,将陆老太太留给俩宝贝疙瘩的吃食一股脑端出锅:“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

    白面馒头三个,二合面馒头四个,两大碗粘稠的红薯玉米粥,一整盘韭菜炒鸡蛋,还有一盘沾着些许油花的腌咸菜。

    真不愧是老太太疼着宠着的宝贝疙瘩,这伙食她只在年三十见过,平日里,他们娘几个啃黑面窝窝头,吃没丁点油花花的腌咸菜,就这,连七、八成饱都吃不到。

    陆老头和陆大哥,陆三哥从地里回来,火急火燎抬着陆家栋上了队上的牛车。

    不多会,闹哄哄的院里不见一个人影。

    “娘,鸡蛋真好吃。”

    三福吃饱拍拍小肚子,这是他在爹不在家的时候,吃过最好吃,最饱的一顿饭。

    此刻,他幸福的眯起眼睛,仰起小脑袋望向娘,笑得像只可爱的小松鼠。

    “娘,好吃,你也吃。”

    看到三个孩子都只吃二合面馒头,反倒把白面馒头递给她吃,而且,一整盘韭菜炒鸡蛋,小哥仨才吃不到一半,叶夏心酸得不得了:“好孩子,白面馒头你们吃,娘吃这个就好。”

    “娘吃。”

    大福摇头,二福和三福跟着摇头,大福看向她凸起的腹部,轻轻用手摸了摸,脸儿上写满认真:“娘肚子里怀着弟弟妹妹,只有吃好吃的,吃饱,弟弟妹妹才能快快长大,才不会闹娘。”

    娘虽变得陌生,变得让他不敢认,但这样的娘无疑比之前要好很多。

    她不再遇事只知忍着不吭声,由奶随意打骂,受小姑轻贱摆布,眼睁睁地看着他和两个弟弟被人欺负,她知道护着他们,知道去反抗……

    或许从今往后,娘真得能给他们撑起一片天,保护他们不再在这个家里遭罪。

    二福和三福听了大福的话,齐重重地点了点小脑袋,深觉哥哥说得对。

    “一窝懒货,还有脸在这偷吃,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六哥有个好歹,你们就等着被赶出陆家吧!”

    陆红红牵着陆二哥家的小崽子一阵风似地冲进院里,闻到韭菜炒鸡蛋的香味,她面目狰狞,恶狠狠地盯着灶房门口,尖声放下狠话。

    “小姑姑,小姑姑,我也饿了。”

    “走,小姑姑取点钱带你去公社食堂吃好吃的,让那一窝懒货先得意吧,等你奶他们回来,有他们好看!”

    已经认识到叶夏的彪悍,陆红红可不想在局势明显不利于自己的时候被对方完虐,她且等着,很快就有她翻盘的时候。

    朝灶房门口吐口唾沫,她腰肢一扭,牵着陆二哥家的小崽子去了堂屋。

    “娘……”

    大福哥仨有些害怕,又有些担心地看向自家娘。

    “不怕。”

    叶夏微微一笑,先后揉揉大福哥仨的小脑袋,嗓音轻柔:“他们不敢拿娘怎样,也不敢打你们,这往后,娘要让你们顿顿吃饱饭,让你们年年有新衣穿,让你们把鸡蛋吃到不爱吃。娘还要你们都上学,让你们再不用担心会被陆三宝他们欺负。”

    视线穿过灶房门,她瞥眼猪圈旁那间不到八个平方的低矮茅草屋,眸底闪过一抹冷色:“猪窝是给猪住的,我们是人,自然要住人住的地方。”

    “娘,爹不在家,奶是不会让小姑给咱们挪出房子的。”

    二福望向那间本属于他们一家人住的宽敞屋子,感到无比委屈。

    叶夏嘴唇微抿,心里对恶婆婆这么多年来的做法愈发厌恶。

    本就是给四儿子娶亲住的婚房,结果,一到四儿子探亲假满回归部队,立马将原主从那屋里赶出来,让自己亲亲闺女搬进去住着。

    而原主老公一旦发电报说有假期回家探亲,又麻溜地将一切恢复如初,并警告原主闭紧嘴巴,否则,事后有原主娘几个好看。

    七年多来,一次又一次这么折腾,原主懦弱,就那么窝囊忍着,后来连同孩子也跟着她忍,就怕被陆老太太在陆向北回归部队后算总账。

    但现在的她,可不是原主,又岂会继续隐忍,窝囊,由人磋磨?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原主无法做到,那自己就替她做到,好好教教极品做人!

    “等着看吧。”

    不挪?呵!她倒希望陆红红能霸着那间屋子不挪窝,恶婆婆为此和她吵闹。

    唯有这样,分家单过才更有把握不是?!

    是的,在她接收完原主留下的记忆那一刻,便想着和这一大家子极品划清界限,去过自家的小日子。

    既然机会已经创造,合理利用再好不过。

    “大福烧火,娘给你们哥仨洗澡。”

    家里这会没外人,叶夏不由归拢思绪,想着娘几个该从头到脚讲讲卫生,然后清清爽爽过崭新的生活。

    时光倒退数十年,即便她有原主留下的记忆,可要她真正坐在灶房烧柴火,叶夏自认一时半会很难上手。

    毕竟原先的日子是围绕着电器,天然气各种各样的现代化手段生活。

    砍柴,烧柴,说实话,她是完全没接触过。

    然,有句俗话叫“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她如今身处这个年代,无疑需要尽早融入这里的生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