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精灵聊天群 > 第一章 我只会寝技啊?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啪!

    啪啪!

    啪啪啪!

    二十平左右的小卧室之中尽是指腹与键盘交接的声音,幸亏房屋虽小,隔音甚好,如若不然景明迟早得被隔壁的单身吉娃娃大喊FL,yy。

    房屋内仅有一桌一床一柜,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蛇油花露水防蚊提神全套服务。

    “我这辈子就佩服三个男人,一个与蛇共舞,一个爱上了鬼,还有一个连虫都不放过。”

    景明一边码着污到天际,随时都有可能被4o4的小说,一边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了。

    这是正常现象,谁日万了之后大脑都会处于一种当机或者是生无可恋的状态。

    但是没办法,他不想成为新时代的太监。

    问君能有几多愁,下一句太惨不说了。

    景明码了一会儿然后立即查阅了一下字数,我的肾啊,才537字,离今晚的5ooo还遥远的一批。

    “想死……好想养条蛇,我吹笛来你跳舞……”

    他呻吟了一句,他写的小说就是人与蛇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不码字不看小说不玩游戏,你永远不知道早在多少年前,恋爱自由就已经成为了时尚。

    一年前,稚嫩的他只知道男女是平等的,现在才明白过来其实人兽也是平等的。

    尤其是一名叫许仙的前辈先贤给了他好多灵感。

    原来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经有了人外党的雏形,可怕,着实可怕。

    你说为什么可怕?

    因为人家有了蛇宝宝,直接打破了现代生物理论的物种隔离,生物界都得为止痛哭,无数棺材板为止炸裂,你说可怕不可怕,简直颠覆三观。

    片刻后。

    景明浑身瘫倒在身后的靠椅上,仰头望着那一颗孤苦伶仃的日光灯。

    说实在的,他有点小悲伤。

    因为,

    因为,

    不知为何,他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貌似和蛇过也挺不错的,起码夏凉不是?

    这样下去他不会完了吧?

    本来身体就已经亚健康,估摸着早晚得跟护士大妈谈谈心。

    现在感觉精神都不正常了,万一以后出事了,会不会被这样报道。

    ‘某业余作者因为沉迷于写小说,最后精神失常,在非礼自家宠物蛇的时候被一口咬死。’

    “233。”

    景明笑了笑,不可能,完全没可能,因为他养不起蛇。

    穷人扳回一局。

    再加上农夫与蛇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你看上了人家的心,人家盯上了你的肉。

    他看了下电脑屏幕右下脚的时间,现已经凌晨三点了。

    “饿了,吃碗泡面。”

    他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凌晨三点对于他而言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某个保险公司业务员天天跟催命的一样给他打电话,苦口婆心的劝他买上一份人身意外险。

    景明想到这里便脸色一黑,我一个孤儿就算是买了人身意外险有个鸟用啊,难不成受益人还填你的名字。

    不过,经常熬夜会猝死这件事他没体验过不知道真假,但是他现可以美白,而且是白的青。

    一壶热水,一碗泡面,浓香四溢,人间烟火。

    这,就是人间美味!

    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枕边人,争口气,一碗方便面。

    “一本满足。”

    景明放下筷子舒爽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拿着碗起身。

    事实证明某个电影的三分钟泡面法对于味道没什么改变。

    突然,他眼前一黑,有些低血压,碗中的汤汁瞬间便撒到了电脑上。

    “噼啪”一声,电脑屏幕立刻黑了。

    “我......”

    景明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我的存稿,我的命根子啊!!

    他的心脏差点没随着屏幕一起去了。

    丢失过重要文件或者游戏通关刹那死机存档归零的黑酋都能理解这种感受。

    他刚准备伸手去检查一下,然而就在即将碰到电脑的时候停了下来。

    “呦呵,想诱惑本座穿越?”

    景明表示这套路太老了,他写小说这么多年,什么套路没有见过,早就有所准备。

    “我记得在这儿?”

    他立刻到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双绝缘手套,其包装上还写着四个大字,‘原装正品’。

    哼哼,这可是他从某宝诚信店铺淘来的,就是为了应对今天这种事情。

    “完美。”

    景明戴上手套之后毫不畏惧的碰到了显示屏的屏幕。

    只见瞬间,

    整栋楼,都黑了……

    “法克儿!老子刚抽的ss啊!!!还没保存,哪个天杀的啊!!”

    “楼上的吼个怂,我的sss都没吼!”

    “我的Fgo,吾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景明只想说一句,“好嗨哟。”

    他却不知道,就在他买完绝缘手套的三天后,那家店铺已经关门大吉了。

    ......

    某个原始森林当中,一具躺倒在地面上的身影颤抖了一下,然后蓦然睁开双眼。

    他起身看了一眼四周的景象,高达二十米以上的巨大古树交接成群遮天蔽日,幽深的氛围,再加上一股沁入骨髓的阴冷,一看就属于事故多地。

    就这环境估计贝爷来了都不好使。

    贞子大战贝爷,五五开?

    “终究还是没逃过。”

    景明不禁怒骂了一声,他辛苦坚挺了几百个昼夜,不就是为了一个绝不太监的FLag。

    现在可好,还是没逃过进宫面圣的宿命。

    他慢慢起身,先是检查了一下全身。

    写小说这么多年,起码知道穿越后第一件事,那就是冷静。

    先确保自身的安全,然后再检查是否拥有记忆,紧接着再想办法获取信息,活下去。

    他也就会一些普通的寝技而已,看这森林树木的高度,跑出来一头熊都不稀奇。

    很遗憾,如果是一头熊宝宝的话,他还能当一把打熊英雄,但若是一头青年熊,他立马得跪下唱熊出没。

    “这衣服的材质……”

    景明摸了摸身上的衣服,现并不是他已知的任何材料。

    他用力的扯了一下,完好无损,强度也是一流。

    而且,不仅如此。

    他深吸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四周的一切立刻陷入了寂静当中,

    然而,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