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重生八零年:军嫂,燃炸天 > 第65章 空间变故
    怀着忐忑的心情,白欣一步步来到空间唯一的建筑小楼前,像以前一样站在门口,等待这扇古朴精致的门为她打开。

    然而,白欣站定门前已有十秒,这扇门还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打开的趋势。

    这是怎么了?白欣的心情更加的沉重。

    又等了几秒,眼前的门还是没有打开……,白欣决定自己动手,推着试试,也许是这门年代久远,今天突然坏了呢!

    这样一想,白欣不再犹豫,彻底走到门前。

    只见她伸出双手,试探地轻轻推门,门没有动静。

    然后她又增加了几分力量,再次发力,使劲推这扇门,然而,门还是纹丝不动……

    这样不行!她要换个姿势,怎么办呢?

    突然白欣看了眼小楼门前的黑石踏板,两块石板之间,正好有一个隔缝,白欣一想,将自己地双脚放在石缝间,这样可以给自己的脚一个支点,也好更方便她发力。

    摆好姿势,白欣给自己通红的双手,轻呵一口气,表情凝重的开始自己再一次的推门大业!

    ……

    时间一分又一分的过去了。

    白欣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此刻气喘吁吁的瘫坐在门前。

    看了眼这扇还是纹丝不动地门,又看了眼自己红肿地就要脱皮的双手,白欣伤心的想要哭出来。

    都是她的错,这么久没来看小狐,竟然让它被关在了里边,也不知道小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啊,可千万别出事!

    想到这里,白欣浑身上下,瞬间又充满了力量!站起身来,对着这扇门,白欣准备发起又一轮的进攻。

    就在白欣红肿的双手,即将再一次触碰到那扇门时,似乎在渺远又渺远之外,突然传来一声透彻人心的轻嘲,“呵!愚蠢!”

    在这寂静无声的空间,即使是这十分微弱的声音,白欣也被这声音震得心魂一颤。

    “谁?谁在说话?”

    慌忙地往空间中间地空旷处跑去,白欣不停地转身,望向空间的个个角落,试图找出那个说话人,未知实在是太可怕……

    然而,找了半天,白欣已经转的晕头转向,可是依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或者是活物的影子。

    就在白欣有些茫然无措时,那声音似乎看够了笑话,又一次从渺远处传来,“不用找了,你找不到我的。”

    “你是谁?小狐是不是被你带走的?”白欣的心里怕的要命,可是她依然在努力地寻找那声音的来处,小狐是她的亲人,不管在谁的手里,她都要找回来。

    况且,这个空间跟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除了她和小狐之外的人,可是……此刻小狐不见了,却突然听到这莫名地声音,一定是它!

    想清楚这一切,白欣之前忽上忽下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好歹冤有头,债有主了!

    果然,这边白欣刚想通,那边的声音就再次传来,“没错,是被我带着的!它本就是我的,被我带走岂不正常?!”

    听到这话,白欣脸色一僵,瞬间就愣在原地,本就是它的?难道这空间是有主人的?心里这样想着,白欣就问了出来。

    那声音一听,白欣到了此刻,能问出这等愚蠢的问题,没忍住,又一次对她嘲讽道,“果然愚蠢!”

    今天她已经被人骂了两次愚蠢了,心里不免有些生气。

    她本来就是莫名奇妙得的空间,除了得到过一张纸的提示,就再没其他信息,如今又怎能怪她呢!

    那声音看着白欣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叹了口气,算了!傻人有傻福,他懒得和她计较,以后让小狐帮助她,想来他也不会输的太惨……

    “今天晚上,小狐会去找你,其他的……你就问它吧。”说完这话,他轻轻一挥手,就在没有一丝他存在过的痕迹。

    白欣听到他的话,还想再问其他的,可是她却明显的感觉到,周围那逼人的威势,瞬间消散了。

    空间虽然还是没有声音,不过却也没有那种要吞噬人的寂静。

    看来……是走了。

    经过这一番变故,白欣累的筋疲力尽,双腿一软,就瘫坐在地上,休息半天才缓过神来。

    现在她是留了一肚子的疑惑,不过这些都要等到看到小狐之后再问。

    危机暂时解除,白欣来到灵泉边饮了一口灵水,这才又有了活力,又舀了点水,往自己手上一抹,之前的红肿,也跟着消散去了。

    看了眼那栋小楼。又看着这扇紧闭的门,白欣想,这次应该可以自己打开门了吧?

    又一次站在门前,像是第一次来到这栋楼时的心情一样,忐忑不已,忍不住吸了口气,平复情绪。

    紧盯着这扇门。

    在白欣那灼热的目光下,终于,门缓缓打开了。

    没错……,就是缓缓打开,相比以前开门快如闪电,这次的门开的比蜗牛爬还慢。

    只是,那两扇,缓缓向两边移动的门,那推拉式的开门方法,分明就是对她无情地嘲讽啊!

    这次白欣也不忍辩驳,也无法辩驳了,是的,她蠢!

    这扇门,她经过了无数次,竟然没有看清它的开门方式!竟然是推拉式?而不是平开式!

    难怪在这大年初一,她会接连几次收到它们的嘲讽呢,她认!

    怀着无比郁闷,无比憋闷的心情,白欣终于跨步进了小楼,看了一眼,小狐果然不再在,然后白欣就毫不留恋地出去了。

    不过在临出空间之前,看了眼空间那堆积如山的人参,药材,她觉得,这些似乎该清理了!

    出了空间,白欣看了看手表,时间也才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家里还是没有一个人。

    没找到小狐,家里又无事可做,白欣似乎只能继续睡觉。

    躺在床上,白欣心里又突然开始烦躁起来。现在她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前世,没了父母,她一心想抓住的就是生活,她想要生活的好,至少是在物质上不匮乏,所以利用空间,她很轻松得就赚取了一笔惊人的财富。

    可是到了最后,她被亲人谋害,最后也只是因为空间才侥幸保全一命,苟活于此。

    现在她又要为什么而活呢?

    还记得刚来时,她说,她要为自己而活,她要活得精彩,可是究竟怎样是为自己而活?什么又算活得精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