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重生八零年:军嫂,燃炸天 > 第43章 住市里
    日子虽然平淡,但是一天天的过去,竟也过的十分的快!转眼,已经是半个月后。

    金至诚的伤,在她们的照顾下,一天天的,“恢复”的越来越好。刘母来了这么多天,有些想家里了,从前天开始就嚷着要回家。

    不过金至玲并不想走,这才拖到今天,再也拖不下去。让人帮忙定了下午五点的火车。坐上十几个小时,大概明天五六点就回到她们县里。有人去接。

    从军区门口过的这一趟车,终点站就是市里的火车站,所以她们走时也很方便。

    白欣帮着刘母收拾她们回去的行李,来时两人就带了一小兜行李,这次回去白欣却给她们准备了两大兜,有人接也不嫌多。

    一兜是给家里人带的礼物,一兜是给她们准备的吃的,在火车上那么长时间呢。当然,之前白欣给刘母和金至玲买的衣服,也都装了进去。

    金至玲,一件高兴的不行,只拽着白欣胳膊叫嫂子,嘴甜的很。

    将人送上车,白欣松了口气,虽然后来她们相处的还算和睦,刘母渐渐接受了白欣那败家的做饭行为,后来因为白欣做的好吃,偶尔还会自己点菜呢。但是她们在,白欣的心里还是有种无形的压力。

    而现在,就她和金至诚,接下来她可以全心忙自己的事了。

    回到家,见白欣回来,金至诚问,“将妈送上车了?”

    “嗯,送上车了。我想给她们送到车站,就是死活不让我送,说你在家呢,让我回来照顾你。”

    金至诚如今已经可以下床自己走动,其实不怎么用人照顾,那些都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白欣看着明显空了不少的院子,心里一转,说道,“金至诚,你还要休息多久啊?”

    他想了下,领导的意思是让他这次好好养伤,应该可以再休息一个月。

    “应该有一个月吧?怎么了?”

    白欣一听还有一个月就乐起来,“咱妈和至玲也走了,你也不用再输液吃药,要不咱去市里的房子住吧?我接下来可能会很忙,每天回来也不方便。怎么样?”

    金至诚一听,可行。离开这里他也可以自由一点,不用每天再装病患,毕竟装病也是技术活啊!

    两个人说行动就行动!将需要的东西收拾好,白欣去找领导,将事情报备一下,就准备走。

    领导知道后,对她们竟然在市里买了房子,惊奇不已。

    但是白欣说是自己做生意挣的钱,领导们也知道,就痛快的答应了,而且还给他们安排了辆车,送他们。部队必须知道金至诚的具体位置。

    白欣见有免费的车,直接送到地方,自然十分愿意。

    两人坐着车,带着行李。在天黑时,已经到了市里的家。

    送他们的人走后,白欣看着金至诚问道,“怎么样?这房子不错吧!”这里她可是十分满意的。

    金至诚将楼上楼下都看一遍,点点头,确实不错,虽是旧房子,不过原先的主人家有钱,到处都收拾得十分妥帖,房子里边保持得很好。

    “这房子,你花了多少钱?”金至诚问白欣。

    “不多,你问这个干嘛?有的住不就行了!”买房子花的钱,在现在的人看来贵了点,但是对于白欣这个见识过后来房价的人,只觉得便宜的很,几乎是白菜价!

    看白欣一副有她就行,他只管住的样子,金至诚摸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是吃软饭的,怎么办?

    将东西稍微收拾一下,两个人也十分快。

    晚上,白欣将家里带过来的菜都炒了吃,做了一桌子的菜。

    金至诚看到这些色香味俱全的饭,感动差点落泪。虽然家里后来都是白欣做饭,但是作为“病人”他只能自觉地吃那些清淡的病人餐,实在太痛苦!

    而且白欣做饭又好看又好闻,他在一边眼馋的不行。

    此刻终于又吃到美味的饭菜,金至诚一时没有收住,将整桌的菜扫荡一空,看的白欣目瞪口呆。

    盯着他的胃看了半天,她想知道,那是个无底洞吗?怎么能盛那么多东西!

    收拾完东西,白欣来到屋里。

    就见金至诚斜靠在沙发上,忙问他,“你怎么了?”要知道作为军人,金至诚平时就是在家里,也是坐的笔挺。

    看到白欣关怀的问候,金至诚突然一脸尴尬。摸摸鼻子,在白欣看来颇显羞涩的说,“吃撑了。”

    听到金至诚这个回答,白欣一愣,接着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逗了,他这么大个人,竟然吃撑了,问题是他还是这么自律的一个人。看来之前的一个多月的病人餐,实在太折磨人啊~

    “别笑了!”看白欣这一脸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笑,金至诚尴尬的要命。

    白欣一笑就停不下来,直到双眼眼泪花花,肚子抽搐的难受。

    而金至诚在白欣的笑声中,果断的脸全黑掉。

    瞪了白欣半天也不见她还停下来,后来就扭头自己生闷气,不看白欣。

    等白欣意识到事情大条了,过来哄他,竟然半天都哄不过来。白欣觉得她似乎闯祸了!

    后果会不会很严重?

    收拾完,回到屋里,金至诚还是不理她,白欣在床边点点他的胳膊,金至诚还是没反应。

    白欣见逗了半天,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也觉得有些无趣。于是就上床准备睡觉。

    她刚躺下,金至诚突然就翻身就欺了上来。白欣被他这反应下了一跳。那温热的气息喷来,白欣的脸“刷”就红了。连忙伸手推他,“你干什么!”

    金至诚忍了她一晚上了,此刻看她在自己身下,毫无反抗之力,于是就笑的邪魅的说,“你说我要干什么?”

    白欣从未见金至诚如此过,突然看他这样,真的被吓了一跳。这是她才意识道,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她怎么就被他骗了,认为是一只温顺的小羊羔呢?

    白欣心里懊恼的不行,却也不得不想办法脱身。

    “怎么办?怎么办!”急得要命,一双眼睛也是滴溜溜的转。

    “看着我,想什么呢?嗯?”看白欣一直侧头,就是不看自己,金至诚,伸出一只手,轻轻拂过她的脸,让她的眼睛对着自己。

    计划了这么久,他绝对不允许到嘴边的小羊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