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鬼医逆天:重生第一狐妃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前所未有的疼
    眼见月凛看到雪箩没有半点表示,最气愤的自然是青凤。

    青凤强压心中愤慨,上前一步对着雪箩施礼,提高嗓门唤了一句“主母”。

    汐扬和林云策也跟着唤了一声。

    风池四人哪里不明白,他们这是要提醒月凛,别忘记雪箩的身份,四人随即也都恭敬的向雪箩拱手施礼,“主母!”

    月凛眸光一动,一掀锦被,赤脚跳下床来。

    他身上的衣衫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如月华般流畅荡漾。

    月凛初一起身,这衣衫看起来有些小,但他才刚一站直,那衣衫便自动变大,当即就合身了。

    雪箩没料到他会跳下床,脚步一滞,垂眸看着他的赤脚,眸底一直隐藏的情绪悄然化开。

    众人全都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月凛,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反应。

    月凛并未说话,只是向着雪箩走过去。

    青凤死死抓住林云策,恨不能大声喊出来,“土银,快抱住她啊!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大长老和二长老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

    难道,雪箩情魂封印失败了?

    可月凛身上的确半丝邪魔之气和戾气都没有了啊。

    梅挽月看着越走越近的两人,眼睛莫名红了红,随即,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希望,如此吧!

    但现实,总是出乎意料,也总是和愿望相去甚远。

    在离雪箩还有三步远的时候,月凛眉心猛的一拧,捂着胸口停了下来。

    疼!

    前所未有的疼!

    像是有人在撕扯他的心脏,想要活活将他的心脏扯成两瓣。

    月凛皱着眉,迅点了自己几个穴位,想要止疼,但压根止不住。

    他抬起头,本能的忍着疼,想再往前走。

    然,这一次,不仅是心疼难当,他的神魂也开始颤栗、开始难受起来。

    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阻止他向雪箩靠近,只要踏近一步,他的肉身也好,神魂也罢,都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折磨,苦不堪言。

    月凛有一瞬的失神,全然不知这是为何。

    虽然只有一瞬,但如何逃得过雪箩的眼睛?

    其实,就在他停下那一瞬,在他抬手想要点穴的那一瞬,雪箩便已经感觉到他呼吸乱了。

    雪箩看着近在咫尺的月凛,眸子里渐渐漫起了悲伤。

    她垂下眼眸,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去。

    当她和月凛的距离再次拉开,月凛突然感觉到,那莫名的疼消失了。

    月凛一怔,猛地抬头,看向雪箩。

    雪箩不躲不避,迎上他的视线。

    只是,她眸子里方才漫过的悲伤早已隐匿得干干净净,这一刻,眸底一片清明,没有任何不妥。

    月凛直觉,自己的不舒服与雪箩有关,只是,他一时搞不懂原因。

    他静静的看着雪箩,眸光没有任何温度,不带半点璇旎,再不复从前的温柔缱绻,就像看风池、风影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阿凛,你醒了。”雪箩终于说话了。

    她这一开口,众人才惊觉,她也太平静了,平静的就好像她也被封印了情魂一样。

    青凤狠狠一掐林云策的手,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