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抗战之铁血山河 > 第四十四章 铁血男儿
    所谓的休息可不是真正的休息,说是闭目养神更为准确,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能够真正的睡着,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老兵在战后会得战后综合症的原因。

    他们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绷紧的状态,短暂的休息会让他们消耗减缓,但依旧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

    李锋脑袋上戴着一顶钢盔,此刻上面已经斑驳不堪,刚刚应该是有一些石子划过的。

    小鬼子不仅只有枪,还有掷弹筒和手雷,这些爆炸物所产生的铁屑和飞起的石子要是碰到人的脑袋,那就是致命伤。

    所以说钢盔就算防不住子弹,也并不是无用的,只要防住这些但片之类的东西,就能够在很大的程度上减少伤亡,毕竟你的脑门没有钢铁硬呐!

    他们的钢盔很少,并不是所有的战士都有钢盔,很多的战士还是受了伤的,身上有着很大的伤口。

    但这些战士只要不是致命伤,就会在他的伤口上缠上一层绷带继续在火线上待着,不会下去。

    只有那些受了很严重伤的战士们才会待在后方,沈怡这个时候一直在准备着呢!

    手术室已经弄好了,药品也早早的就放在旁边,就是为了这些伤员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

    萧雯没事干,她本来就是一个伤员号儿,不过并不是代表她不想做事情。

    战士们饭还没有准备好,弹药也不能合理的分配,索性她就主动承担起了这个任务。

    一批批的弹药就被战士们扛着进了战壕……

    李锋他们都在擦枪,枪的性能受地理条件的影响,尤其是枪里面不能够进一颗泥沙,要不然真的会出现炸膛的现象。

    在战场上枪要是出了毛病那是致命的,明明能够干掉敌人,却被敌人杀了,这种情况在战场上屡见不鲜,所以没有一个战士想当这种冤大头。

    即使是李峰也会用手擦一擦他的枪,最好抹一些油,实在不行就用布把原先的一些油给抹匀。

    宋叔还是受伤了,腰上让一颗弹片给划到,幸好卡在了腰带上,要不然估计得拉下去做手术了。

    但即使是这样脸上的擦伤也有无数,连绷带都懒得缠,血流一会儿就干了,和泥土混在一起,脸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没有喷了胶的型,只有混杂着泥土和汗液的头,没有整洁的衣服,只有破破烂烂的军装,没有白白净净的脸加点灰,只有满脸胡茬加伤口的糙容!

    李锋好几天没有刮个胡子了,自从参加八路军以来,他就感觉自己脸上的胡子不停地往外长。

    尤其是在紧张的时候,那脸上的胡子就不住的往外冒,他才不到二十岁,这脸上的胡子就看上去跟大叔一样,难看!

    “鬼子下一般的攻击估计会更加猛烈,我们得想着应对措施才行!”

    鬼子的炮兵估计什么要准备好,在李锋和宋叔聊天的时候也没见一颗炮弹从天上掉下来,估计炮筒子还在保养。

    但这恰恰给了八路军喘息的机会,李锋他们在这个时候吃了点东西,以逸待劳,让鬼子忙活去吧。

    “班长,鬼子这一次组织了一个小队的兵力,而且携带有两挺轻机枪,后面还有一挺重机枪压阵,看样子是想一波把咱们拿下来呀。”

    姜羽也是打过仗的,这点小小的伎俩忙不过他的眼睛,更不用说鬼子根本就不想用计谋,他们认为土八路只是狡猾而已,战斗力根本就不值一提。

    刚刚的伤亡只不过是大意罢了,完全没有料到眼前的土八路还有一挺轻机枪。

    鬼子没有料到的事情很多,比如他们在准备第二波进攻的时候,李锋就拿着一个掷弹筒不停地放着,一颗小榴弹飞进了鬼子堆里边,当场就把鬼子炸得喊爹叫娘。

    “八嘎,噶啥给给!”

    一个鬼子军曹握着武士刀就指挥着鬼子兵往前冲,刺刀上绑着鬼子军旗的鬼子第一个就冲了上去,但他被李锋的炮弹给炸飞,一条大腿不知去向,整个人捂着伤口不停地惨叫着。

    炸弹就是好用,这一个小炮下去就让鬼子损失了一两个战斗力,就是不能够经常用,毕竟小鬼子的度还是蛮快的,很快就冲到了眼前。

    哒哒哒!

    憨熊的那挺机枪不停地响的,这个二货操作机枪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即使肩膀上挨了一枪也不肯下火线,绑着绷带,眼睛通红的,不停地咒骂着。

    “妈的,小鬼子有种都来呀。”

    小鬼子果然有种,即使前方不停的有子弹射出,他们依旧前仆后继的往前冲,似乎完全不畏惧子弹。

    李锋从一些典籍当中曾经看过,小鬼子在打仗,以前有时候会稀一些奇怪的东西,吸烟能够减轻压力,但是如果再加点料的话,就能够产生麻痹效果,整个人飘飘欲仙的,即使受了伤,也不会有正常状态下那么痛苦。

    所以小鬼子才会冲得这么猛,一方面被武士道精神洗脑了,一方面贝些这些奇奇怪怪的药物给麻痹了。

    鬼子的冲锋还算猛,但李锋的子弹更猛,等到鬼子冲到跟前的时候才现只有十几个鬼子病,双方的枪机里面都没有多少子弹了,打完一枪干脆直接挺着刺刀扎了过来。

    这个时候再去拉枪栓的那就是傻子,顶着刺刀扎出去往往能够造成更大的杀伤力。

    李锋的枪头早就插好了一把刺刀,一个鬼子刚刚冲上来,风就一枪托砸在他的腿上,当场将其砸倒,鬼子的意识还是蛮强的,整个人在身体往下倾倒的情况下,仍旧一次刀捅了出来。

    但李锋是何许人也,身体早就躲开了,一刺刀扎在了对方的肋骨下面,手里迅一扭,鬼子脸色瞬间扭曲变青,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啊啊……”

    一个战士抓着鬼子捅进她腹部的刺刀不停的惨叫着,嘴角不停地往外溢出的鲜血,紧接着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将两个人吞噬,这个战士和鬼子同归于尽了,那句杀一个够本儿说的恐怕就是这种现象。

    男儿当顶天立地,即使是死,也要拉着敌人一块儿死,痛可以喊出来,但死前绝对不能怂。

    李锋这个时候也杀红了眼睛,手里的刺刀早就不知去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大砍刀,看着一个鬼子把一个战士压在地上,芳芳的枪紧紧的扣在一起,鬼子想压住这个战士的脖子让他窒息,刚刚要成功的时候,李锋在后面呼的一刀就砍向了他的脖子。

    阵地里面时不时想起来和鬼子同归于尽的爆炸把他炸得脑袋有些蒙,现在脑袋有点晕,摇摇晃晃地砍掉了一个鬼子的脑袋以后就去找下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