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74章 做客
    时间流逝。

    随着程观对海迈木与艾蕾卡的强化进行,这两人的眼中都闪烁起坚定的光芒。这是对抗,既是精神方面的磨砺,也是勇气的增长。

    没有人会不当一回事,全都努力着,激昂着。

    “那么,再来!”程观大吼。

    他今天拿出了所有的战斗精神,要让这二位兑变,迅拥有与敌当面时不那么白痴的觉悟。

    这一回,程观不止是气势逼迫,他同时也踏出脚步。什么也没说,拳出如风,急风骤雨般捶去。

    每一拳,都收摄力道,击打在这二位的脸膛上、胸膛上,用可以承受但绝对会疼的肉体打击,让他们本能地抗争。本能地吸取教训。

    顿时,二人出一阵鬼哭狼嚎,连忙向后逃开。

    然而,这二位忽略了程观的决心。

    程观分别追了过去老拳饱和打击,拳头咚咚响,揍得海迈木与艾蕾卡叫苦连天。但哀叫在程观这里是没有用的。程观追着这两人揍的目的,是要逼他们绝地暴。

    所以谁的声音叫得最惨,思维最乱,那么也就揍得更重。

    一拳拳擂下,程应特地控制了不至于造成体内震荡,但作用在表皮的力道,却是格外有力,让挨打的人下意识以为,他要痛下杀手。

    “老板,你别打了,你要打死我了。”

    海迈木坐倒在地。过度的惊吓让他流着口水,出不成声的哀求。

    “起来!”

    程观脸黑如锅底,用力一拉把海迈木拉起,使得海迈木不得不站起。

    海迈木站定。

    程观拍了拍胸口:“用足你的力气,往这里锤。”

    “锤啊!别胆小得像个女人。”

    于是海迈木吸气,狠狠一拳。

    不错,这小子被揍惨了,此刻有了些公报私仇的野气了,但是还不够,如果这会儿有一个歹徒提着把杀猪刀过来打劫,这二位还得跑,并不具备冲上去与之博斗的勇气。

    这不是程观希望的。

    于是下令,让这一男一女自由博击对练,今晚,他计划通过两场热身赛,让海迈木与艾蕾卡的意志与勇气,能获得一个较大的突进。

    半夜两点的时候,海迈木与艾蕾卡的自由博击对练,总算是落幕了。

    结果是,海迈木被艾蕾卡修理得很惨。嘴歪眼角青的,模样格外的狼狈。

    艾蕾卡一直大占上风,很是得意洋洋。

    这样也好,长期竖立能打的信心,倒也不错。

    于是程观喝止,宣布对练结束。

    “现在我们去宵夜。宵夜完毕后,我就带你们去进行一场真正的热身。”

    程观把这事一公布,海迈木与艾蕾卡顿时惊讶,你是不是搞错了?两个新人,能同那些退伍兵对练?

    程观一边走一边解释。身为感染者,艾蕾卡现在的体力,一点都不弱了。欠缺的只是实战经验。

    面对这别开生面的解释,海迈木异样地看向艾蕾卡。然后问道:“那我呢?”

    “你才被感染……还好吧。”

    海迈木听了,有些哭笑不得,蹙眉打量了艾蕾卡一眼,“她感染多久了。”

    “她差不多一个月了。变异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你落后的也不用灰心,随着时间过去,你会展到那一步,我也说不准了。”

    “老板。我会不会失去人性?”海迈木问。

    “说过了,这方面需要自己的精神意志加强对抗。不要悲观,你看不是还没有变成外星物种嘛。”程观不负责任地随口一说。然后抬头看了看还在营业的摊位,走了过去,开始点菜。

    海迈木立即坐在了身边,问道:“那么我要是同我老婆那个的时候,问一句,会不会传染啊?”

    “抱歉。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程观回答得轻松,海迈木与艾蕾卡却是倒抽一口凉气。

    我日!

    你不知道,这等于是说,有非常大非常大的可能,会传染喽?

    有没有搞错。

    那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不由互视了一眼,这一眼对视,双双的目中都升起了嫌弃。

    都不愿意同对方成为那种关糸。

    才狠狠的对打了一场又一场,都在看对方不舒服。

    不过,艾蕾卡并不是太担心。

    “……哎,那我以后,只能和你在一起了喽。”艾蕾卡用有趣的眼神看定程观。

    “这是当然。你二人按受了我的血液被感染,虽然有些冷酷,但你二位是必须活动在我视线范围内的。这个不能通融,也没有情面好讲。”程观认直地回答。

    “我没有问题。”艾蕾卡点头。

    海迈木也点了点头。这是事先就说好的事,他既然接受了,此刻不会反对。

    程观说:“菜上来了,快点吃。吃完了我再你们去热身一场,那帮退伍兵大概是不会对你俩有什么留手的。这样的话,你们可能会出现危险。”

    “没事的。”

    “放心吧,实在打不过我就喊认输,应该没问题的。”

    “很好。都没有问题的话。就这么定了。吃完后我们去租个房间休息两小时,凌晨的时候我们去挑战。”程观点头道。

    “行。”

    于是在凌晨五点过许时。。。

    “正面突破。由我这里负责。”

    程观站在饭店大门口,指着道:“你俩紧跟在我身后。我会让过落单的人同你俩对攻,如果你俩实在不是对手,高喊认输也不是不可以。”

    听程观这样说,海迈木与艾蕾卡都点了点头。

    “那么就这样了,行动。”

    没有人对程观的安排有异议,二人默默的跟在身后。

    程观开始向前迈步,靠近那看起来很是结实的金属门时。按道理不应该是人类可以赤手空拳破开的大门,在程观面前却像是薄纸一样。

    程观只是双手一提崩,铝合金大门就扭曲成了麻花。

    程观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走入,神态间一点都不担心。仿佛是应邀来进餐的客人。

    “那么,就一鼓作气攻进去吧,然后是看你俩个能打到什么地步了。”

    程观不紧不慢地穿过院落。院落里的门扉是紧闭的。

    程观沉下腰。双手推出,“轰!”

    那门顿时一下子飞出,传出声响与墙壁告别。

    程观平静地走了进去。

    “好家伙……你终于来了啊。”

    大厅内立即有一个精悍的男人站起,唿哨一声:“都起来,我们的客人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