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45章 血
    那队士兵匆匆的向建筑物扑去。

    就算有热心市民提醒,指出程观的背影,也没有任何士兵回头瞅程观一眼。

    很明显,这队士兵的到来,就只是来捡漏的。

    至于冲突对抗?

    还是不要指望他们来得好。

    程观辨明了这点,笑笑,踏步往回走去。

    目前程观租住的地方,属于环境较差的混乱住宅区。

    然而环境虽然不行,使用的面积倒是够宽阔。

    一整幢三层楼的小洋房,接近四百个平方,只有程观与安吉妮两个人住在这里,实在太大了。

    程观在回到院子的时候,安吉妮早在倚窗眺望了,马上开门跑了出来。

    “你回来……”

    安吉妮的招呼打不下去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程观抱在怀里的女人。

    “这是谁?”

    “一个受害者,我捡到的。”

    “可是,她没有穿衣服。”

    对于安吉妮而言,她关注的重点永远很女人。

    “是的。她是没有穿衣服。当时情况紧急,我忘记这一点了。”程观仍然是面容平静无波,抱着女人走向屋内。

    进门之后,他不由就皱了皱眉头。

    因为房间内除了空荡荡的木板床之外,并没有铺上棉被。而怀中的女人身体虚弱到极,是不能这么直接放置的

    环顾室内的程观感到有些失望。

    “安吉妮,你没有买床上用品来吗?”

    木门随着啪哒的声音关闭。

    安吉妮跟了进来,说道:“来不及啊,我买了点东西回来,看到你不在,我害怕东西会被人偷走么,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啊。”

    “那么,你可以现在去买吗?”

    “可以啊。我马上去买,不过,你先把这个女的放下来吧,老是这样抱着,你不手酸?”

    “不手酸,你快去。”

    “……”

    对于程观这简短的回答,安吉妮扁了扁嘴巴,气愤。当然,气愤的目光主要是集中在那个女的身上。

    “好吧,那我这就去,马上就去,真是的,随便捡了一个女的就死死抱着不放,我也是女的啊,你怎么不来抱我?”

    啪哒!

    门拉开又关上了。

    安吉妮离去。

    屋子内,程观一动不动,站姿像个雕像。这样子长久地抱着一个女人的动作,如果没有意外干涉,程观能站上一天一夜都没问题。

    时间也没用去多久,约莫二十分钟,安吉妮抱着大包小包回来了。

    她飞快地铺床。

    一边铺一边问:“这个女人很重要吗?我觉得她快要死了,你这样子一直抱着她,有点不好喔。”

    “她是名受害人。她活着的话,能让我在法律上站稳脚跟。至少,她能证明我的作为是在见义勇为。”

    “这样啊。既然对你有那么多帮助,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了。需要我去请医生么?”

    “不需要。”程观看了看抱着的女人的状况,明白一般的医生大概是抢救不回命了。摇摇头,然后轻手轻脚的把之放到床上。“不知道我现在的血,对她有没有作用?”

    “什么血?”安吉妮没听懂。睁大眼睛不解地瞅着程观,两者的视线仅仅交错了一瞬间。先移开视线的是安吉妮。

    安吉妮说:“要我现在去弄菜做饭吗?”

    “要。另外你得准备一些流质食物。比如骨头汤之类,如果她活过来的话,她会需要的。”

    “……好吧。”

    安吉妮再度扁着嘴出门离开,现在她要去菜场买菜。可以看得出,安吉妮是非常不欢迎屋子里面,突然多出一位女人来的。

    但是她没办法,此刻悻悻离去。

    程观不去考虑那么多。

    他开始按照急救措施,到屋子里去烧水。

    当他终于烧好一大锅开水的时候,安吉妮也买好菜回来了。推门进屋,正好看到程观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

    上面浮着一条毛巾。

    “你要干什么?”

    “给她清理一下卫生。”

    “不是,刚刚……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操!我说你的脑袋瓜子里面,一天在瞎琢磨什么呢?菜我来做吧,你去给她清理。”

    “为什么是我啊?我不喜欢她。”

    “难道你喜欢,我看清楚她的身体吗?”

    “不要。。。我明白了。那么我马上。。。”安吉妮连忙抢夺脸盆。

    程观笑笑,提了菜蔬,去往厨房。

    对于程观来说,心正不怕影子歪,给一个光着的女人清洗,他是没当回事的。不过有安吉吉妮代劳的话,那自然是最佳了。

    安吉妮在那边忙了起来,程观走出,将窗户边的厚窗帘都拉起,室内变暗,不过此刻电路畅通,开了灯后,一点都不暗。

    安吉妮返身,瞪着眼睛,示意程观不要乱看。

    程观无语。

    他其实是想观察观察,那个女人是不是能活过来?如果活过来,第一手的资料数据他需要好好铭记。

    不过此刻这么子的被安吉妮盯着,再待下去,就显得心术不正了。

    只好悻悻离去。

    最后的一眼,是那个女的一动不动地摊在床上,遍体鳞伤的肢体,看起来像具尸体。

    那么,只能是等待了。

    时间流逝。

    约十多分钟后,安吉妮咬紧嘴唇走出房门。脸上的表情是厌厌的。

    程观马上询问:“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感觉到她的好多根骨头都是松动与裂开的。吓死我了。另外,她好多颗门牙也被拔掉了。然后还有无数的青肿包块,这样的人……我觉得她真的活不过今天。”

    “明白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呼吸正常了点吗?”

    “所以就是奇怪啊。”安吉妮很夸张地说:“她好像有点要挺过来的样子。”

    这个答案让程观凝重。

    马上顾不得安吉妮的阻拦了,直接过去,目不转睛的盯着女人的任何动静。

    这个女人是不是能因此存活,对于他来说,事关重大。

    一些男女小事,此刻是顾不上讲究了。

    他看到,这个女人的呼吸度正如安吉妮所言,已经是加重加粗了不少。如果不是回光返照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生机恢复!

    在如此严重的伤势之下,又没有什么药物辅助,这女的却能一步步生机恢复,答案呼之欲出——

    他的血!

    程观皱紧了眉头,陷入沉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