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40章 小弄里
    程观从院落里迈步走出。

    立即敏锐的观察到,1、2、3、4、5。足足五位持枪士兵,散布在这个院子的周边。

    很明显,这是在对他进行监视。

    至于为什么要监视而不是当场动手擒拿?

    程观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猫腻。原因很简单,利益交换!还没有达成。

    大概是这样。

    现在想必,是那个桑昆觉得自己这里比较棘头,擒拿下自己的代价有点大,感到不划算了,所以把这件事情作为筹码,又去找那个朱黛娜商谈去了吧。

    其打算两边都雁过拔毛的心态,一目了然,很是清晰。

    既然如此!

    程观目光闪动。

    既然桑昆此刻去往朱黛娜的老窝商谈去了,那么想必,朱黛娜的居住地点不是什么秘密。桑昆能轻松找到,那么这留下来监视的五人,应该也能找到。

    如此正好,趁着这些想找麻烦的人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一件事不需要折分来做了,直接赶过去,一窝端掉!

    此事……虽然有些公然袭击当地公务员的嫌疑,在法治上有些知法犯法的味道,但是在有大任务在身的情况下,也顾不得那许多了。端掉这一伙害群之马,自己才可以脱身而出。

    所以,战决。就是当下。

    决心既定,程观便不再有别的想法,迈步时,直直的向弄子出口走去。

    “站住。你是个叛匪嫌疑人。不得允许,不准外出,你在装什么傻呢?立定,转身,给老子滚回去!”

    当面一个持枪士兵,一脸凶狠地持枪让程观止步回屋。

    程观站定,一副“你算老几”的态度。站在原地不回屋,但也没有别的动作。

    受到这个冲突吸引,另四个人连忙快步围拢了过来。眼神凶狠,似要狠狠暴揍程观一顿。

    这几人并没有桑昆的消息灵通。所以在他们的眼里,程观就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外来人而已。

    揍这种外来人,他们的信心很足。

    程观看着这几个人走近,慢慢地说,“几位,想找些外块么,我送给你们,每个人5oo美元好不好?”

    这个当然好。

    五个当地兵听了,顿时心花怒放。枪口都下意识指向了地上,其中一位马上急吼吼的说道:“那么,拿来啊!”

    程观讪笑:“这里那么多路人看着呢,找个偏僻地方?”

    可以的。

    多走几步路而已。

    几个士兵互视一眼,摆着枪管,示意程观向前,他们持着枪押送着,都想尽快上一笔横财。

    程观随兴漫步。向着小弄里面走去。

    不久,小弄的边墙位置,出现了一段塌方的地段、

    程观游目看去,很不错的地段,里面是一间垮塌了半边的空屋,用来暂时塞放这五位的身体,空间足够有余。

    那么就在这里好了。

    程观拐了进去。身后是那五位嘻嘻哈哈的谈笑,很放心的跟了进来。

    在这里,弄子里的边墙挡住了视线,没有人能够看到,即将进行的某种暴力行为。

    程观踏步当先走着,心中默默计算,这五位正好挤到出入口,由于拥挤,不得不收枪的关口。

    很好,就是此刻。

    计算到位,程观猛地脚步一滑,侧身移位,嘴中喊道:“不好意思。”

    只留下这句话,程观就呼啸着斜地里兜转,冲进人群中间。

    他以留下残影的度,冲进猝不及防的五人中间,目中闪过一张张惊愕与不相信的脸,似都在惊呆了。

    在这一刹那,除了程观之外,别的人都动作慢了半拍,唯有空气中,飘荡着‘不好意思’的东方语句。

    好了,程观毫无困难地置身在人群中间了。

    初步目略达成。

    程观抬起了手来,一拳,以绝对的力量,打在一个当面的下巴上。让震荡力,使得这人脑部受到高强度震抖马上软倒在地。

    程观是可以一拳把这人的下巴打碎的,但是没有必要。所以才刻意地出拳只是运用震荡劲力而已。

    这一拳打出,四道惊吼声此起彼伏,都想赶紧的把程观制伏在地。

    ——然后他们全都虚软的倒地。

    程观做的事很简单。他不闪不避,只是握拳瞄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前后挥出五拳。

    小试身手结束。这件事情对于程观来说,仅只是很简单的活动了活动。

    “还要钱吗?”

    程观站在那里,平静的低语。

    那种冷静的神态足以令五个倒地者侥幸之意全部消失。他们虚软的趟在地上,不约而同地连声不要了不要了。

    程观心想“我其实,也没打算真给你们钱”,但没说出口。

    程观把这五个倒地的家伙一一提起,塞到还没有倒塌的另半边屋子里。

    在这里,程观一个个仔细打量他们,要从这些人的眼睛里,判断出谁是最容易老实回答问题的人。

    这个判断相对来说,比较简单。

    很快的,程观就在这五个人里面,选出了两个人。一位是最眼睛里面流露出畏惧的,这点可以确定。

    另一个比较古怪。其眼中放映出来的居然不是害怕,而是崇拜的目光。

    这算什么?

    被揍傻了是吗?看到袭击者站在面前,你再怎么说,也不应该是这种崇拜眼神啊!

    程观感到古怪,所以在给另外三位的脖子上,分别补上掌刀,令他们晕迷较长时间的情况下,没有给那个眼露崇拜神态的人补上一记。

    好了,选定了要询问的人员,程观插蹲人姿态,蹲在那个最胆小的面前。

    “说说,你们的带队长桑昆,现在干什么去了?”

    “桑昆巡长,现在是到黑寡妇,朱黛娜那边去了啊。”那个胆小者果然胆小,这会儿是有问必答的架势。

    而回答的内容,倒也符合程观的预判。

    此刻程观点了点头,和声道:“那么,你知道朱黛娜的地址吗?”

    “这个……知道啊,你是要我带路吗。”

    “聪明。”

    程观向其伸出了拇指,夸奖着:“你除了胆小点外,判断力很好。”

    “哦。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带路啊,这会让我很为难的。”

    看到程观严肃地摇头,这个胆小者沮丧,努力想爬起身,但是爬不起。因为程观的出拳看似轻描淡写,然而却极有讲究。普通人不经过较长时间的恢复,很难马上爬起。

    对于这种症状,程观当然是有办法的。

    马上伸手去推拿。没过多久,这人就在对症推拿之下,觉察到自己的力气恢复了。

    不过,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道突兀的声音。

    “——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