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19章 僵持
    面对一头火星异形的准备寄体,人类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程观想起一句话。

    ——不要害怕,抓住机会,反咬。

    在后来时空中,当第四、第五批火星异形登6地球时,人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种族危机。研究如何破解异形的寄身?是当时最刻不容缓的课题。

    在这方面,突破性的进展并没有成立。

    但各种千奇百怪的推论,正在不断选取、探索。

    这其中,被意志坚定者奉为金玉良言的,就有一条:你千万别怕,抓住机会,反咬过去。

    如果不是这句话,程观现在就不是在地上躺着装死了。

    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线,那么就需要……做到最好!

    程观让自己脸上的神态,自自然然地反应出痛苦状态,表现出一副晕迷的人,不适应之下的扭曲表情。既然要装,那就要装得最像。

    这头异形,应该是活跃在中东地区的那两头异形之一,魔盗格鲁桠,或者地狱狂人奔斯齐。必是其一。

    虽然这头异形现在的融合状态,还不是巅峰时期,但只要是火星异形,就意味着战斗力非人类。真实战力绝对远远出于程观。

    程观自忖可以装得足够像,然而面对面和异形本体较量,他实际上还从没有经历,所以决心是有的,把握方面……只能说是有撞破南山的坚定了。

    而这会子,明明已经装晕很久了,至少,脸让舔了,鼻孔也让舔了,甚至连耳朵孔也没放过。但感觉中,这头异形还是在谨慎观察。

    程观无语。

    程观呻吟着让自己白痴一样的呼吸急促,精神力量全方位感应,倾听着周边的一切响动。甚至就连风吹过沙粒的细微响动,也在他的聆听范围内。

    比如蝎子闻到血腥哧,爬过沙石的模样,安吉妮等人在侧边难受的呼吸,一米之内的一切动态,都能在程观的脑海里还原出真实景象。

    沙地里的沙粒随风飘起,这是自然画面。

    拍打在人类的身体之后反弹落下,也是自然现象。

    这些声音全部由有规律的细节所组成。这些细节的递进深刻而细腻,落在程观耳里,他在分析,异常的响动。

    比如身体的移动扩展,就算很缓慢,但还是有区别的。

    需要用心。

    程观就在仔细聆听,还有等待。

    这个时候,道格拉斯如同一只秃鹰似的盯着他。目中充满了专注。

    当然了。

    这关乎于这头异形的寄体能够成功否,它是智慧生物,当然不会大意。

    此刻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程观许久、许久,突然扬手,一巴掌,狠狠扇在程观的脸庞上。

    这个动作不小,突出不意之下,怕是心灵不坚定者会立即狂叫,睁眼要反击什么。

    但是程观这里,连神经紧绷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做出。

    仅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暼起了眉头表示痛苦。

    这是很自然的反应,很自然嘛。

    于是异形没有继续下一步动作,仅只是趴在程观的胸口上,伸长舌头,似乎在辨别程观的细微动静。

    程观一动不动,哪怕这会儿已经被那条不断滴血水的舌头,恶心到不行。

    他现在就是猎人,要同猎物比拼耐心。

    果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里,一只冰冷的手掌摸了过来,搬开程观的眼皮,观察程观眼眸的情况。

    程观抬手,虚弱无力地抬手,似下意识要挡住突然的光明。

    这变故让全神贯注的道格拉斯一惊,手掌飞快地抬起。

    程观的手落下了。

    程观瞥紧的眉头舒展开了,表现出了安心。

    这一刻,道格拉斯轻吁了一口气,似乎真正放心了,再也按耐不住,他再不顾忌什么,陡然嘴一张,张到最大,一个拉成一道虚影,透明的、水波似晃荡的物体要钻出。

    程观安详地趟在那里,跟个植物人般一动不动。

    就在透明的虚影确认外界无异常,准备把整个身体从寄身体里脱离的瞬间,程观的嘴巴突然张开,猛地一吼。

    事出突然,火星异形大惊,张皇着身体就准备缩回寄身体。

    程观等待的就是这一刹那。

    就在异形收缩回退的瞬间,程观猛地探出右手,一把捏住了对面脖子的根部。同时,左臂抬起,狠狠弯住道格拉斯的脑袋。

    这形成了一个夹抱的姿势——一手捏紧在脖子的根部,一手臂弯起使劲下压。使得火星异形卡在喉咙位置,进退不能。

    这异形惊骇焦急,马上奋力尖叫挣扎,搅得道格拉斯的脸部血水四溅,肉块翻起。

    程观不理会,继续双手死死用力,一双眼睛冰冷如铁。

    该异形惊怒,嘶吼着,变幻形状要骇跑程观。

    程观心志如铁。

    他早就知道,火星异形,只有在本体将将脱离寄身体,但还没有彻底脱离的瞬间,才是它们最虚弱的时刻。

    早了,不行,它在寄身体里战力强大,至少在力气方面,人类根本不是对手。

    而一旦彻底脱离寄身体,露出本体,那更不行。

    完全本体的异形凶威滔天,且是千变万化,自己不是一合之敌。

    所以,只有在其将将露出半截时,才是最最适合与之战斗的时候。

    这个机会程观抓住了。

    此刻眼神冰冷如雪,迎着抓狂嘶吼的异形,一口咬去。

    不就是对咬吗?

    来吧!

    老子不是孬种!

    这一下对咬,那只异形顿时大惊,拼命收缩,避过了程观恶滋滋的凶悍。同时它那水波的眼睛恼怒地看向程观,不理解程观为何能知道它的弱点,计算到如此准确?

    程观不管,此刻程观的全副心思,只有异形。

    他探过了脑袋,一口咬去。

    但很遗憾,竟然咬不动这只异形打滑的外漠。

    那么用尽全身力气吧,再咬。

    咬不动也要咬!

    随着这一咬再咬,还是咬不动,只感觉这只异形老牛皮一般地坚韧打滑,程观继续咬,并且两手如铁钳一般地死死用力,任由这异形怎么挣扎怎么嘶吼,只拼命的狠咬。

    对于这些来自另一个星球的物种,科学界,其实还没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一切都还停留在探索当中。

    所以程观这里,其实并不清楚这么的锁定异形,能不能达成效果。

    此刻无奈之下,狠狠抬目,看向村庄方向。

    琢磨着,此刻自己单单一人是无法奈何这只异形了,那么去求助于村庄里的守军,人多力量大之下,或许能找到关键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