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15章 惹毛了
    此刻枪炮声大鸣。

    那横飞的弹雨在警告着程观,此地大凶。

    恶劣的环境,让程观在忍受了最强烈的剧痛后,眼神再度锋利。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

    防御方面还行。防剌服与头盔的加持,让他在这方面不用那么谨慎。

    至于攻击武器。

    在这重火力滔天的战场上,一把缴获的手枪,让程观有些无奈。

    但必须渡过这场危机,至少要躲藏到村庄里去。

    程观凝神倾听。

    只微微倾听,程观立刻明白。

    这是村庄内的指挥官在施以援手了。用重火力的对攻,让他想办法找空档爬入村庄里面去。

    “我倒是想匍匐啊!”

    程观检查着手枪的状态,不无苦笑地想:“可是这去到村庄的3oo米空白地带,我会成为灯光一样耀眼的。”

    人还没爬到,被集火打成一堆烂肉,完全可以想像。

    然而,这毕竟是个脱险的好机会。

    程观轻轻移动身位,在弹坑边缘微微探头,观察出去。

    战场中的敌方态势顿时映入程观眼中,那是一辆辆装甲车、步兵车,甚至那辆失去了机枪塔的坦克,也在在对着村庄内倾泄炮弹。

    与此同时,一颗烟薰火燎的脑袋,正睁大了眼睛,看向程观。

    此时狭路相逢……勇者胜!

    目光对上,程观马上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抬手就是一枪。

    那个依托着坦克遮挡弹雨的沙漠兵倒下了。

    死因,双眼间被一枪打入。

    原因,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

    于是死亡。

    程观一枪得手,脸上却是不怎么好看。虽然说,他上一秒的反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抬手就将危机解决了,可谓是反应上佳。

    然而清脆的枪声,在近距离内突兀而响亮。

    别的沙漠兵又不是傻子。

    必生疑心。

    程观的大脑,飞转动了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

    现在留给他两个选择项。

    一是,当作什么也没生,抱着侥幸心理,继续缩头在这弹坑里听天由命。

    二,趁着现在敌方的散乱无序,干脆锐身赴难,打掉那辆就在十几米外的坦克。

    程观的选择是:战!

    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寄托在敌人没有现的侥幸心理上,不是程观的作风。

    该出手时,那怕明知敌众我寡,也要亮剑!

    带着这股战意,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程观默默地站起,凝视着那辆不断开火的坦克,以恒定度向之奔去。

    他的动作是那么显眼。

    立即的,那些躲藏在坦克身后的沙漠兵们,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纷纷从坦克边冲出,要把程观打成筛子。

    双方的目光在这一刹,死死碰到了一起!

    一方是吃惊,一方是目光如刀。

    “砰!”一声枪响。

    这颗子弹,直接迸进一敌的胸膛。

    鲜血喷涌而出,该敌的身躯向前一仆,“砰砰砰!”程观继续短距离内连扣板机,将手枪内的子弹全部打出。

    “啊!”受不了这么面对面硬拼谁命大的沙漠兵们,齐齐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身体拼命往后缩溜到坦克后面。

    “杀!”

    程观一声低沉的暴吼,大步跨出,越跑越快,直至纵身奔上坦克的车身,咚咚两个奔跑,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三个据着枪蹲在坦克边的沙漠兵。

    其中一个沙漠兵反应最快,其瞳孔飞收缩,下意识就想抬枪上击。可是来不急了,程观狠狠挥手,让手枪化作一道闪电,狠狠砸在这个沙漠兵的脸膛上。

    该兵惨叫,脸上鲜血喷洒,程观一下子跳落,牢牢踩在地面上。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定格了一下。

    程观早在半空中就看到,左侧的沙漠兵呼吸急促,眼中出现慌乱。这没毛病,毕竟从天堂到地狱只在这短短时间,反差太过于强烈,不适应嘛,很正常。

    程观马上就将攻击目标优先放在右则沙漠兵身上。

    立即旋风似地挪转半个身位,鞭腿弹出,狠狠砍向对方脖颈。

    这一腿,充满必杀!

    喀!

    该敌应声飞出。

    “该你!”

    在暴喝声中,程观猛地转身,一把探出,抓住左侧沙漠兵的头皮,重重灌在坦克钢壁上。

    “嚓!”

    脑浆迸裂。

    坦克也在动了起来。似要脱离这不利环境。

    程观目中一闪,马上抓着手中的尸体爬上坦克车身。

    他匆匆一搜,从尸体上搜出一枚手雷,紧跟着跳了起来就狂奔,摆臂躬腰,用尽全力跳跃。呼呼呼,他在高低不平颠簸不断的车身上奔行如风,从车尾到坦克前部,只用了两秒钟时间就跨到了。

    这辆坦克的车壁上面镶嵌有厚重的防弹玻璃,只有巴掌大小。在这道防弹玻璃的后面,正有一双惊愕的眼睛仰起,死死的盯着程观。

    程观对着这双眼睛点了点头,紧跟着身体纵出,一下子,硬生生跨坐在了滚烫的炮管上。

    就是这个。

    程观马上腾出手来拧手雷的盖底,拨手雷栓。这一拨出梢栓,手雷底部顿时起火,程观抬手,将冒烟的手雷狠狠塞入炮口,他自己也弹身蹿出。

    这个动作实在太过于博眼珠子了,村庄内顿时寂静,刹那间,一个个战士全都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了这一幕战场奇迹,谁也没有心思继续倾泄火力了。

    程观在狂奔。

    他试图拉远距离,离开坦克手必定会气急败坏的怒火。展开了对生命的追逐和珍惜。

    “轰!”还没容他跑出几米远,坦克的炮管就突然冒出一股火焰。

    那不是开膛炮,而是手雷的爆炸。

    但也相当于炮弹卡膛爆炸了。顿时就听到“咣当”一声,炮管结构脱落,掉了下来,倒在坦克车身上。

    “吼吼!”村庄内顿时狂呼失态,冲着天空就是一顿猛烈礼花。

    攻方部队的坦克废掉了,对于守方部队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利好消息,由不得他们不高兴。

    但是此刻对于闷在报废坦克里的机组成员来说,则是怒火万丈,要杀了程观的心思无比强烈。立即马达轰轰,誓要碾压程观。

    轰轰轰!

    该坦克暴怨,力量全开,锁定了程观,就是狂飚突进。

    那巨大的冲压之威,使得程观的双眼,聚然收缩。

    他看到,那钢铁庞然大物,正杀气腾腾,朝着他这里碾来。

    “你大爷!”

    程观立即如同一条中了箭的兔子,嗖的一下,向着侧方连滚带爬……

    时间仅仅过去了几秒钟。

    “嗞!”

    仿佛地动、山摇!

    房子大小的残废坦克猛地里从黄沙中一个急转,带着狰狞,呼啸席卷,恍如火车头。

    生死危机,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