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11章 战场
    听着那些此起彼伏的嚎叫,程观的嘴角勾了勾。

    他成功了。

    小试身手,立即让对面的七个混蛋,至少在灵活度上大大减分。

    不过,这一把漫天子弹再怎么砸中人,再怎么正好砸在关键位置,其实都达不成决定作用。程观知道这点,他用力掏出了一枚手雷。

    拧盖、拨销栓。

    数了三秒。

    用力抛出。

    于是一枚手雷如同先前的石块一样,85度角直线冲天,越冲越高,越冲越高……

    轰!

    终于,空中一声巨响!

    火光弥漫,弹片横飞,打得程观身前的石硝迸溅。

    那些紧急卧倒双手抱头的盗匪们,则是在欲哭无泪心脏病都要急出来了,哭爹叫娘地祈祷不要被弹片光顾。

    这一回,他们的运气极好,没有任何人被乱飞的弹片扫中。可是,程观当然不会坐看他们动反攻。

    程观马上就出现在石岩边。扬手一挥,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砸在一个盗匪的身上。

    那盗匪惨呼,抱着大腿在那里疯狂打滚。不知道是不是骨头断了。

    另六个愤怒。

    马上咬牙切齿地掏出手雷,拧盖、拨销栓。

    打算以牙还牙。

    然而,这几个还是晚了一步,销栓才刚拨出,正正将投未投的时候。从那巨岩后面,一物,黑乎乎地抛物线飞来,那形状分明是手雷。

    “我的个吓呀!”

    六个沙盗一见,顿时脸色大变。

    连忙把手中的雷丢开,整个人连滚带爬,要赶紧的离开爆炸中心。

    一时间。树倒猢狲散,一个个盗匪像是炸了窝的狗群,到处乱蹿。更揪心的是,原地留着的那几枚滋滋冒烟的手雷,正在酝酿险恶风暴。

    这个时候,那枚抛过来的手雷落地了。掉在地上滚动,却并不爆炸。甚至,连尾部都没有火星子。

    上当了!

    这些沙盗心里苦。

    立即判断出了,那就是一枚连底盖都没有拧开的手雷,怪不得,投出的动作比他们,快出了好大一截。

    但这会子愤怒是来不及了,他们更担心他们自己丢弃了的那几枚手雷,那是必定会响声儿的,连忙四肢并用,飞快匍匐前进。

    两秒后,轰!轰轰轰!

    四枚手雷几乎同时炸响,在这片小范围内地动、山摇!

    顿时的,沙石咆哮,卷起无量沙!

    甚至就连那高高挂在树上的青涩红枣,也被这狂暴的火与热气浪,一下子落扫。不敢生长。

    紧接着,冰雹也似的层层泥沙,开始铺天盖地的往回砸落。

    四雷之威!

    一至如斯!

    ……

    “呸!”

    程观在黄沙弥漫中狠狠摇头,吐掉满嘴沙,随即手脚并用,如同爬行的昆虫,扑出巨岩。

    环目扫去,顿时大喜。

    马上虎扑而出。冲剌着,奔腾着,朝着卧姿阵列狂飙突进。

    可怜那几个沙盗,先前没有巨岩遮蔽抵抗声波攻击,此刻一个个被震得头晕目眩的,懵逼得厉害。

    因此在三四秒时间内,他们很难有什么有效动作。

    没办法,那一口气还没能喘匀啊。

    程观这里,则是明显的生龙活虎,立即奋力向前,用鞭腿,用跳跃姿势重重踩踏而过,给予沙盗们重踏。

    前进!

    只有前进,没有后退!

    程观在连接斩获中,双腿越加有力,有如跳蚤一般高高蹦起。

    落下时!

    必定有一个漏气似地哀号。

    这是一次,趁机痛打落水狗的动作。

    程观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眼下,他每天可以三吼的低分贝攻击,已经动用两次了。再运用一次的话,不是不可以。但那也代表了,他必定会精疲力竭马上想要睡眠。

    这是个危险手段。以往的试验结果表明,一旦第三吼完成,他必定会疲惫得倒头就睡,绝无侥幸。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这第三吼,万万不可动用。

    也之所以,程观此刻要用最犀利的攻势,硬生生的阻止七名沙盗的恢复。从而为这场战斗,赢来收宫结局。

    抱着这个目的,程观在最关键时刻,重踏着沙盗们的躯体,瞪着血红的双眼,犹如开弓不回头的箭,锋锐扫荡。

    也因此,只用了两个呼吸,程观就用高跳高落为代价,狠狠席卷了沙盗们的散乱阵线,随即咔嚓两下,将最后一名盗匪的双手臂扭脱臼。

    战斗几乎在瞬间结束。

    总数八名的小股沙盗,被程观制服。

    岩石那边,安吉妮张大了嘴唇,呆呆地凝望。

    刚刚那奔腾咆哮的一幕,烙于心底。

    那种豪勇奔放让安吉妮身心颤栗,在这一刻,安吉妮的眼中心中只有这个男人的背影,除此之外的其它,都变得不再重要。

    ……

    与此同时,轰轰轰的炮击声,开始在村庄方向连绵不绝地传荡了过来。

    规模与动静,闹得挺大。

    怎么回事?

    程观脸上露出疑惑表情,没闹懂怎么突然就冒了这么一出来。干脆爬高攀上红枣树顶端眺望。

    村庄那边的景象。此刻炮弹落下不断,同时也有炮弹打出。

    简直是战争场面。

    程观呆呆地看着,几乎不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村庄,他先前是进去过的,村庄里的人寒酸得一逼,别说是拥有重武器了,就算是轻武器,也没见他们手里面有。

    现在倒好,明眼可见,村庄内有许多辆全副武装的装甲车辆在游弋行走,并不时的将反击的弹头轰出。

    很明显的,这是一支正规部队在打反击。

    其表现出的战斗意志,绝不可能是那些村民们能具备的。

    而对手?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一支部队,火力凶悍,作战也凶悍,差不多有三四十辆装甲车,抵在了村庄周边开火。

    程观不由深深吸气,然后缓缓吐出。

    他多少有些看明白了,先前的那支沙盗攻打村庄,仅只是一招诱饵布局!其目的是要使得这支守方部队进到村庄里面,然后伏兵尽出,动歼灭。

    而自己的无意介入,多少起到了些推波助澜作用。

    对于这场战斗,程观在问自己:你怎么看待的?

    ——我想把这支罔顾人性,炮弹落在平民头上的攻方部队,统统绳之以法。

    对于将预定战场设在有人村庄的不知名指挥官,程观是非常的痛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