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零一章 无生
    粘稠的鲜血顺着石阶蔓延下方,扑倒的尸体一侧,液压的声音轻响,一支三趾机械脚掌嘭的盖下,踩碎尸体、石阶。

    哒哒哒哒哒……

    周围空气里,全是电机带动的火神炮急射击的声响,转动的炮口随机舱转动,子弹狂风暴雨般入蜂拥而来的异界军队当中,盔甲、血肉撕烂,溅出大片的血色花朵。

    印有米国标志、安克雷顿公司标志的数台机甲,或并行、或悬浮半空,不时射出火箭弹,进行散射,轰炸对方密集的阵型。

    “未知能量的禁空领域还有残存,无法做到长距离飞行,利用点火跳跃式前进,2号、3号机甲开路,5号待命!”

    “收到!”

    娜塔莉坐在驾驶舱内,沉默的听完通讯器的对话,将通讯断去,她并不属于编队行列,而所谓的五号机甲,一直待在后面,没有装备任何进攻武器,后背只有悬挂着一枚核弹头。

    这是为另一个局面做的准备。

    巨石崩塌砸响,朝这边滚落下来,悬浮的二号机甲忽然下坠,直接撞入人堆,机身两侧的手臂合拢,手肘关节处,有东西翻转上来,呯的几声,合拢成了圆锥的形状。

    反关节下肢强大动力推进之中,全是呯呯呯的撞击声,人的身体、盔甲、兵器碰撞上去,随后抛飞翻滚起来,推进的二号机甲将沿途过去的异界军阵硬生生推出一条路来。

    而原本就在地上的三号机,因为之前未知能量限制了射程的关系,在赶制中,安装的是类似舰载机关炮的一种武器,此时开路中,肩甲打开、机舱左右下侧装甲阀打开,二十八毫米子弹狂暴的射出。

    跳跃前进中,两条机炮手臂疯狂的开火,压制其他方向拥有祭祀团队的军阵,做为队长的一号机、四号机,和娜塔莉的末日武装,护送着五号运输机甲,打开了推进器最大强度,从中间短暂出现的间隙里,朝着浅间神社冲上去。

    更多的异界军阵冲过来,四号机甲里,一名黑人驾驶员大喊:“我挡住,快去!”看准时机,在队友过去的一瞬,转身一挥机械臂,打向神社鸟居(类似古代山门的牌坊)。

    轰然间,巨木建造的鸟居出‘噼啪’的断裂的声响,朝下方冲来的异界士兵砸了下去。

    四号机沿着石阶边战边退,黑人驾驶员歇斯底里的呐喊:“来啊!你们这帮狗娘养的——”

    弹壳疯狂的从机炮后侧跳出。

    延绵不绝的突突突声里,冲入神社的三台机甲,已经能见到神社内庞大而混乱的场面了。

    “……杰登,我会让全世界的人看到你的杰作,是如何拯救这个面临毁灭的世界。”

    轻声的呢喃里,娜塔莉打开了一个隐藏盖子,按下了里面一个按钮,荧屏的右上角,原本漆黑一片,变成了一幅摄像记录的画面。

    驾驶的机身隐蔽的暗角,正是一个摄像头。这里原本是用来安放‘天堂之门’计划的端口,可惜用不上了。

    随着突入神社,前方的视野已经展开,呈在他们视野里的,是一群人,疯狂的冲击庞大的士兵群体,混乱而惊人的打斗拼杀,恐怖的声音骇浪般连成一片,不断有嘶喊、惨叫的异界人被打飞起来,划过冲入进来的三台机甲屏幕里。

    “我的上帝,他们是铁打的吗……”

    那是一群华国人,更无法理解这些人拥有着的力量到了何等的程度。

    娜塔莉微微张合嘴,短暂的忘记了刚才说的话,愣在了原地,此时记录摄像的画面,已经通过镜头化为数据,通过微弱的信号,传去了米国安克雷顿公司总部。

    再借助卫星,向全世界输送出去。

    *****

    意大利,梵蒂冈。

    黑色的洪流席卷了街道,大量的意大利士兵不断增设防线,力图将敌人困在那座光门十里的范围。

    而梵蒂冈的战斗却是想成惊人的恐怖,无数涌的异界士兵冲击神圣的大教堂,盔甲碰撞拥挤的对面,石阶之上的是把守要道的圣骑士,这些精心挑选的能力者组成的队伍,数量算不得庞大,但同样拥有着极其强壮的身体,穿戴厚重的甲胄,挥舞着兵器的能力,意志坚定的迎上冲来的敌人。

    附近居住的信徒,在主教的指挥下堵住梵蒂冈任何可守的角落,高喊着“至公、至圣…..”的宣誓,用身体将冲来的洪流拦下。

    教宗挥洒圣水给予下面跪伏的圣骑赐言,这是他一生做过无数次的事情,亦如现在神圣庄严。

    随后,有人过来低声说了什么,他挥退了奋战带伤的圣骑士,独自回到后面,看到链接外面情况的显示器上,那是惊人心魄的画面……

    “愿天主护佑你们。”他闭上眼睛,为其祈言。

    …….

    欧洲,阴沉的天色带有雷鸣。

    大地火焰延烧,泛起了白色,脚步、坦克的履带踏过了这片地方,朝下一个战场赶去,半月以来的激烈碰撞,不管是入侵者还是联合防御的各国部队,损失都极为严重,还厮杀下去,已经拼的是最后的意志了。

    凌晨的夜空里,炮弹的光亮不停的出呼啸,落去远方,天空中,也有各色的能量横飞而来,巨大的爆炸在附近掩体、沟壑升起骇人的冲击波,手持枪械的士兵摇摇晃晃地从战友的尸体下站起来,就在他视野之外,钢铁的洪流卷动履带与对方的骑兵冲杀成了一团。

    远远的,有医护冲过来,将摇晃的战士放入担架,匆忙的离开。

    战地后方,在晚风里摇曳的临时指挥所,呐喊的声音、谩骂的声音、汇报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二战的时候,我们丢弃了城市、丢弃了人民,但是我们依旧坚守到了最后,但今天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我们绝不后撤一步!!!”

    不久之后,监控战场的画面陡然切断,变成了信号微弱的一副景象。

    …….

    华国。

    东方旭随着公孙止不断奔波在其他光门出现的地方,看到监视画面里的一幕,公孙止坐了下来,良久才开口,也只说了一句。

    “都是一群……真正的男人!”

    …….

    崇宾市,名叫白小鱼的孩子坐在教室里,午休里,和同学观看着电视,画面一闪,他瞪大了眼睛,看到里面一道身影。

    高兴的叫起来,指给周围的同学看:“那个白头的,是我爸爸,他上电视了啊!”

    ……

    胖子坐在别墅客厅里,远远的看着对面的电视,看看着哭了起来。

    铜山镇上,此时来了一批电视台的记者,在乡干部的带领下,找到了正在田里忙活的夏建斌夫妇,毕竟,儿子成为一个地方的富翁,充满了神秘,希望能挖到一些传奇色彩。

    夏父看到递到面前的话筒,看着对准而来的摄像机,他露出自豪、憨厚的笑容……

    北方都。

    临时安置岛国、米国躲避灾难的安置点,江瑜捧着木盘,一边吹着滚烫的饭菜,一边走进临时板房里。

    推开门,酒井惠子和真悟坐在一台电视机前,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画面,对进来的女子都没有察觉。

    江瑜走过去,随后手中的托盘连带饭菜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亦哥…..”

    一幅幅传入的画面……慢慢归总于瞬间,所有的人在这一刻,看到了有这么一批人在那里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夏亦——”

    画面里,有声音高亢的响起,人影跃入阳光,接住一杆兵器,带着长长的冷芒,挥斩而下,穿透了盾阵,嘶叫的身影抱着盾牌炮弹般飞了出去。

    持戟的身影在那里,双肩微微的颤抖。

    “哈哈哈哈…….”夏亦手握画戟,胸腔起伏,陡然出一段笑声时,拔腿再次冲了上去,随后便是“啊——”的怒吼。

    朝着前方涌来的盾卫,猛地斩下——

    没有温度的阳光里,密密麻麻的的士兵还在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