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想要那副打出流星拳的拳铠
    唔唔…..

    碎片在地砖旋转,程传男侧躺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捆着,挣扎的扭动,想要与弹落过来的花瓷碎片拉开距离。

    气氛陡然肃杀紧张。

    随后,一双黑色的皮鞋从他视野之中的地板上跨过碎片,走到沙那边,颇为随意的坐了下来,抽出一根烟,啪的点燃。

    “我来谈笔买卖吧。”

    对面沙上,程广恩端坐在那里,此时的房子只是普通的复式跃层,与从前的别墅相比大有不如,但也是寻常人家难以买得起的。

    往日的威严还在,老人看了眼地上的孙子,目光紧盯着那边的年轻人。

    “听你口音,不是华国人。”

    “我是岛国人!”御洗狩向后靠了靠,一只手夹着烟放到沙背靠上,交叠双腿,像是很享受这种想怎么就怎么做的感觉。

    他笑了笑,耸耸肩膀:“不过,马上我就要成为华国人了,咱们算是同胞吧?”

    “同胞就是这样见面的?”程广恩盯着他:“.…..你想找我做什么买卖,直说吧。”

    “程老先生直接,我也就不客套了。”

    御洗狩将嘴里的烟放下,摁熄在烟灰缸里:“除了那家半死不活的武馆,我要你剩下的产业。”

    程传男在地上扭动,口中出呜呜….的声音,奋力的朝老人摆动脑袋。

    那边,程广恩看了眼孙子,并没有理会。

    “那你能给我什么?”

    “拿回原本属于你的另一半产业,哦对了,准确的说,是李方明的产业。”御洗狩摊开手,笑容满面:“你看,是不是很合理?”

    程广恩沉默下来,目光依旧停在对面那人身上,半响后,才开口:“你凭什么能拿回来?”

    对面,御洗狩笑脸渐渐隐下,有些冷淡的看着老人的眼睛,伸出一掌,猛的拍在大理石茶几上,烟灰缸都没动一下。

    然而,下一秒,整张茶几咔咔的裂出裂纹,朝四面蔓延过去,一瞬,就在老人、程传男视线里轰的崩裂无数块。

    烟灰缸掉落,在半空被一只手托住。

    “就凭这个。”御洗狩将烟灰缸放到沙上,脸上再次泛起笑容:“华国有句老话说的很好,依葫芦画瓢,或者落井下石,那位乌鸦能做到的,我也能,当然就是有些委屈你孙子。”

    茶几崩裂的这一幕让程广恩陡然绷紧了身子,他坐在那里犹豫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看来情势不饶人,我不给你,恐怕我爷孙俩都丧命你手中,对吧?”

    “我很欣赏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程老先生能做出选择是最好的,你看我这身衣服才买的,很贵,弄脏了不好。”

    “好,我答应你。”

    不久之后,程广恩看着威胁的人拿着东西离开,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将地上的孙子绳索解开,后者立马拿出口中的布巾,大吼起来:“东西全都送人了,以后我们怎么过啊?我那些兄弟朋友知道我没钱了,会怎么看我啊——”

    啪!

    嘶吼的脸上陡然传出耳光的脆响,老人压低了嗓音:“不拿出来,他会杀了我们,这个人是疯子……”

    刚刚打过孙子的手掌,慢慢捏紧起来。

    “.…..但是夏亦也是一个疯子,我就看他们两个疯子谁更凶狠,最好两个一起疯到死最好!”

    ******

    下午,冬日的阳光明媚,老人口中骂到的夏亦,此时坐着车并没有回交河市,而是中途转道去往青龙山。

    四点左右,车停在古镇。

    马邦下了车,忍不住呼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

    “还是原来的感觉……”

    “嗯!”犬女从另一辆车出来,闭着眼睛也跟着闻了下:“那几家的菜还是没有变过,酱卤猪蹄、爆炒牛肉、鱼香……”

    满脸期待的转过头,看去戴着墨镜下车的夏亦,伸手拉着他袖口,摇了两下:“老板…..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我来选餐馆好不好?有几家的菜特别好吃。”

    “你吃过?”

    “我闻出来的……”

    周锦摇曳着腰肢走来这边,伸出手将犬女拉了回来:“就知道吃,在车上不是才吃过吗?”

    “她吃啥了?”胖子和马邦探过头来,就连江瑜也有些好奇,离开铜山镇的时候,也没有下车买过任何东西,哪里有吃的东西。

    磁王环抱双臂,叹口气:“她把野味拿打火机……一边烤一边吃……这小郭肚子真的是无底洞。”

    “.……”众人一阵无语的看去郭满媛。

    后者微微垂下头,视线被高耸的胸房挡住,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指比划,声音很小:“就吃了一点点,打火机烤的不好吃嘛。”

    颇为委屈的抬起头:“.…..可是人家饿啊,都快饿瘦了。”

    “好了,先办完事,再过来找饭馆吃饭。”

    夏亦下了最终的决定,不想在吃饭上过多的纠缠,带着一行人穿行过街道,脚步却是稍慢了一些,看着周围熟悉的街景,这里除了犬女、江瑜和磁王,其他人包括红黄绿都有过一段特殊的经历。

    一路上,马邦和胖子争先的给小瑜讲起这镇上那时他们如何过来的情况,当然太过凶险的地方基本都被轻描淡写的略过了,从俩人口中讲出来的,大多都是略微搞笑的事情。

    之后,几人走过一片树林,看到远处的村落,江瑜挽着夏亦的胳膊,好奇的垫了垫脚尖。

    “亦哥,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我好心听到打铁的声音。”

    “过去就知道了。”

    这处刀剑工艺的作坊集散地,在冬季的生意并不算好,接收的生意基本靠网络销售来维持,拉运货物的车子比其他季节少了许多,夏亦等人进来后,也就只有两三座火炉还燃着,冰冷的空气能感受到滚热的气息扑面。

    旁边是几名铁匠在那里一边打铁,一边闲聊。

    有人见到陌生人进来,放下铁锤走到这边想要拉生意,随后,被胖子一句:“我们找路师傅。”给挡了下来。

    寻到那处别院,里面还有人在打造兵器,有数把成型的,已经摆在架子上,只是还没有开刃,显得有些笨拙。

    夏亦抚过架上还显粗粝的兵器,叫过一名在水桶里冷却剑坯的学徒。

    “路师傅在吗?”

    “在啊,他在里屋。”学徒指着前方不远,一扇打开的门,朝那边大喊:“路师傅,有人找你!”

    然而,片刻也没人回应。

    夏亦皱了皱眉,举步走向那边,跨上台阶后,就听里面好像有放电视的声音,轻脚走进去,视野在屋里展开。

    一个身材粗壮,穿着厚实衣裳的男人,揉着满脸的络腮胡,坐一张矮凳上。

    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动画片。

    “天马流星拳——”

    电视画面里,无数的白色流星闪烁荧屏,就像一场流星雨轰击大地般坠落而下,路明非看的出神,待察觉到背后有人时,回头看去,就见夏亦站在后面,同样看的入神。

    片刻。

    夏亦指着电视里的人物。

    “你能打造,那个动画人物的拳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