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自古代武将侠客的狂暴上
    “老板(老亦)!!”

    “警察!放下你的武器——”

    两道声音响起在耳边,凹陷的车顶内,夏亦的身体扭动了一下,疼痛无时或减,他艰难的抬起手,握住边缘,有两道人影跑过货车灯光过来。

    还未靠近。

    夏亦意识还在回拢聚集,他望着街道上方的夜空,烟花的光芒还在闪烁,知觉渐渐回来时,染着鲜血的唇角咧开。

    “别过来,德柱!回到车上去,楼顶有人……”

    后背、脑勺还有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夏亦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也叫那个警察快离开——”

    就在手摩挲到一片撕裂的金属碎片的时候。

    相距一个车头距离的御洗池前,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双手握拳的身影,仅仅简单看了一眼,继续朝车顶过去。

    呯——

    示警的枪声陡然响彻街道上空,指着天空的枪口降下来对准持刀戴着面具的人的后背,那名警察脸上涌起紧张。

    大吼:“再次警告,把凶器放到地上,双手放到头顶!”

    前方走动的脚步停下,般若面具里,眼角的肌肉微微抖动,御洗池前嘴角微张,低哑的笑声从喉咙挤出。

    “呵呵……华国的警察,真是有胆量啊。”

    话语之中,附近楼顶,

    浅草美子低声了说句:“抱歉了。”

    凹陷的车顶内,夏亦猛的坐了起来,那边察觉到动静的御洗池前转身,刀口一架。

    一枚破碎的铁片从他身边擦了过去,直飞后方。

    枪声呯的楼顶响起的一瞬,那名警察还未反应过来,距离脑袋不到半米的位置,金属呯的炸开,火光在他眼睛里闪耀了一下,刺耳的金属撕裂声,将他整个人惊的跌倒。

    与此同时有人冲来。

    抬头。

    戴着面具的身影已站在他面前。

    那名警察手臂有些颤的抬起枪口,啪的一声,手枪被对方一脚踢远,落到墙根下。

    “我最恨别人拿着枪在背后指着……”御洗池前低声说道。

    天空,烟火还在照亮黑夜。

    周锦、电蟒站在街巷口,抬头看着漫天飞洒的烟花,隐约的听到电蟒说了声:“怎么那么久没动静。”

    “或许,根本没有刺客?”周锦望着烟火低声回了一句,冷风扑在她脸上。

    片刻。

    有枪声从相隔的两条街那边传来。

    站在楼上过道的磁王皱了皱眉头,陡然从上面飘了下去,落在巷口二人面前。

    “出事了!”

    拔腿狂奔。

    “跟上去!”

    电蟒低喝一声,周锦也随着他一起跟在磁王身后,奔跑起来。

    ……

    嘭!

    那名警察坐在地上被一脚踢出去,滑过两米,撞到路灯才停下来,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面色如纸的看着那边慢慢走来的一双鞋子。

    手臂动了一下,伸去捡掉落在地上的警帽,浑身都在抖。

    “你只是一名普通人,不要来送命,最后警告你一次,我只杀乌鸦夏亦……”

    御洗池前垂着视线看了靠着灯柱吐血的普通人,片刻,这才转身朝那边还嵌车灯内的夏亦过去,目光也扫过破碎的汽车不远,两名从货车下来的人。

    低沉别扭的中文说到:“不相干的,赶紧离开。”时。

    他身后,低垂着脑袋的身影,艰难的将警帽戴在了头上,视线有些失焦的看着地面,鲜血顺着嘴角滴在地面,那名青年在地上爬行,摇摇晃晃的爬到墙角将那柄手枪捏在手里,坐在地上,头靠着墙壁。

    嘴唇里,牙齿带着血丝张开。

    “站…..站住,我……我是警察……”

    虚弱的举起手枪,悬在半空都在不停抖动,努力的指向不远那人。

    “.….我是警察啊,要恪守职责……”

    “…..要对得起警徽……”

    另一只手握上摇摆抖的枪柄,他看着停下来的凶手,年轻的声音从沾满血迹的口中响彻:“绝!不!向罪恶低头——”

    夏亦一只脚陷在铁皮之中,听到这一声,面上没有表情,能睁开的左眼里直直的看着前方,那坐在墙下的警察。

    眸子里闪过一丝哀戚之色,然后闭上。

    子弹并没有出膛,就连手枪啪的一声砸在墙壁上,那名年轻的警察被御洗池前抓起来,提在手中,警帽掉在地上。

    “华国人,我说过,不要拿枪指着我后背——”

    他自持身份已经让过一次了,此时眼中也呈出怒火,手臂一挥,提在半空的警察狠狠砸了出去,呯的撞在墙壁,又翻身落去地面。

    “…….我是警….警察…..把刀放下…..别走…..”

    青年警察还活着,身体在冰凉的地上蠕动,蹭在路面的侧脸呆滞的看着就在面前的手枪,伸手去抓。

    御洗池前面色冷酷,原本不想出刀的,但眼下已抬起了手臂,打刀照着地上蠕动的身影。

    刺下去。

    不远,凹陷的车辆嘭嘭的抖动。

    一只腿陷入凹陷的车皮的身影,双手握住凹陷的边缘,猛的一拉,金属出吱吱嘎嘎的扭曲嘶鸣,硬生生被撕裂开来。

    而坐上货车内的胖子和马邦看着这一幕时,身下的货车都在跟着抖动,就听后面的货箱内,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怎么回事,地震了?”马邦抱着方向盘大吼。

    旁边,赵德柱看着前面,喃喃开口:“是老亦……”

    ……

    刺下去的刀尖停下。

    大量金属撕裂、碰撞的嘈杂引起御洗池前的注意,以及楼顶上的女狙击手的视线。

    御洗池前停下手,偏头看过去,浅草美子望去。

    “还有力气……怎么回事?!”惊疑的女声冲出唇间。

    昏暗的长街上,货车箱呯呯呯的裂开十多道口子,一道道黑影冲出,划过人的视线,钉在地上形成一圈。

    破碎的车体被撕拉裂开,一道人影跃上半空。

    然后,落下。

    周围,方天画戟、青龙偃月刀、裂目虎头枪、金丝九环刀、盘爪长柄斧、四棱金装锏、日月龙虎双刀……兵器嗡嗡的颤抖,出共鸣的声响。

    御洗池前捏紧了刀柄,目光呈出了凝重,眯起来时,夏亦的身影,已站在那一圈兵器当中。

    “……向来对警察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能让一个倭人侮辱啊……”

    紧闭的右眼睁开,一片红色。

    下一刻。

    货车又是一声巨大的震响,有巨石般的东西落在地面,砸出巨响,滚动中,包裹在上面的白布脱落,露出真容。

    擂鼓瓮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