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日常二
    夜风拂过,飞蛾噗噗的撞在暖黄的门灯上。

    站在门口的上原俊雄看着打开的门隙,感觉像是被一头可怖的野兽盯上般,视线之中,一具修长矫健的身躯站在那里,圆领的T恤被肌肉顶起、紧绷,头上没有毛,斑驳几道烧伤的红痕,面容英俊,没有任何表情。

    就那么沉默的看着他。

    “你…..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里?”上原俊雄吞了口唾沫,福的身躯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但一想到这里是前妻的家,也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又停下来。

    “哼……”

    夏亦大抵已经猜出是谁,也不会岛国话,只是哼了声,将门扇全部打开,迈开脚步,转身走去客厅那边。

    进屋的俊雄关上门,紧跟在后面,电视里还响着深夜综艺节目的说笑声,但此时,他哪里有心思关注这些,看着宽厚的背影,紧了紧拳头。

    “你到底是谁?惠子在哪里?不然我要报警了!”

    听到话语,夏亦只是猜测对方在质问,随手指了指厨房那里,想要应付一下,等那个酒井惠子下楼来处理,这是别人家的家事,若是有重要事情,耽误了也是不好的,毕竟他只是在借住养伤。

    上原俊雄目光扫了一眼厨台,“通下水道?”

    脑补的画面,自然不会让自己信服,朝夏亦那边又走过去几步,“哪有深夜来通下水道的,惠子和真悟在哪里?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手掌拍在胸脯。

    “我是这个家的男主人……惠子是我的妻……”

    下一秒,有女人的声音响起来:“夏先生…….”随后,裸足踩过木质楼梯独有的声音停下来。

    夏亦转头看过去。

    上原俊雄还压着胸口,循着对方的目光望去。

    楼梯口,一身白色薄纱睡裙的酒井惠子,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只手还扶着墙壁,微微飘动的薄纱下面,是一套粉红色的蕾丝内衣裤。

    三人愣的片刻,惠子捂着露出深沟的雪白胸脯,快返回到楼上。

    站在客厅,呆立的俊雄缓缓转动脖子,满是惊骇不信的神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面前的夏亦,嘴都张成了o形,手颤抖的抬起来,“你们……你们……”

    捏起拳头就要打过去,冲到一半,被夏亦捏住手腕,轻描淡写的掀飞,摔在沙上,翻滚中撞到茶几,一条腿将上面的摆设扫落一地。

    片刻,重新换了身衣服的惠子从楼梯小跑下来,夏亦不愿多待,径直上了楼与她擦肩而过,只听女人气咬着下唇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嗯。”

    夏亦伸手,在厨房偷吃的‘九爷’拍着翅膀飞了过来,落在他肩膀上,一起上了楼,随后看见,因为嘈杂醒过来的真悟,穿着睡衣,孤零零的站在过道上。

    他过去揉了揉男孩的脑袋。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掺和,快去睡觉。”

    或许听懂了,或许接受这个安慰,真悟摸着伸来的大手,感受到上面的温热,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小房间,在门缝里看着离开的欧吉桑。

    又悄悄的溜出来,躲到墙角和楼梯木栏后面望着下方。

    视线在父母身上流转。

    客厅静悄悄的没有说话声,电视机上方墙壁挂着的钟摆出‘滴答滴答’的单调声,在沙两头静坐的男女之间回荡。

    偶尔,坐在另一张单人沙上的上原俊雄先开口说话。

    “这是你新找的……男人?”

    惠子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轻轻的摩挲长裤的布料,直直的看着还在播放画面的电视。

    “都离婚了,我为什么不能找?你半夜跑回来想要做什么,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家了。”

    话语响起的同时,俊雄也在插口进来:“你不能找!因为……我…..我想回来。”

    “你想回来?!一句话就想把从前的事撇干净!”酒井惠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抓起一个靠枕猛的砸了过去。

    “是谁把我辛苦开公司的钱,拿去外面包养女人!是谁每天醉醺醺半夜才回家,你说你上班辛苦,我开公司,应付各种事情就不辛苦了?!”

    女人的眼里就像喷出火,细眉倒竖。

    “真悟这么大,你拿出过少时间陪他,去过游乐场吗?!你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母子在家里等你等到睡着!现在不需要你了,还回来做什么——”

    最后的声音,几乎是嘶吼出来。

    “.…..惠子!”俊雄羞愧的低下头,“我错了,我没想到那个女人骗我的……她把我的钱都骗光了,什么都没留给我。”

    酒井惠子抬起手指着门外:“滚出去!”

    “求求你惠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真悟的父亲,我们之前还是夫妻……总比刚刚那个瞎了一只眼的男人好吧,往后我一定改过来,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让你滚!”

    沙那边的女人此时像头母狼般将他拉扯起来,朝玄关用力推搡:“瞎了眼的男人都比你好,至少他不会像你大男人主义,我工作能力强,我开公司,让你没面子!当初你就别和我结婚啊!”

    楼上的房间,夏亦难以听到下面倭语之间的争吵,但看情况,似乎两个人并没有谈拢什么事。

    就在准备洗漱去睡觉的夏亦,听到外面楼道上传出真悟一声:“放开妈妈!”的尖叫。

    暖黄的过道灯照着门口,夏亦的身形停了停,偏头看着男孩跑下去的身影,他伸手拍了拍肩膀上窝着的‘九爷’。

    “去帮忙。”

    乌鸦扇了扇翅膀,打了一个哈欠:“小场面,朕不去!”

    “嗯?”夏亦目光凝起来。

    “朕去去就回!”

    九爷张开翅膀,从肩头弹射出去,嘭一下撞在过道灯上……

    *********

    玄关,丰腴的身形被推倒在地。

    上原俊雄领带歪斜垂在胸口,他望着倒在地上的女人,脸上肌肉抽挛着,话语压抑的挤出牙关。

    “.….我都求你了,还想怎么样?难道你想看到我流落街头,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吗?!”

    挽起袖口,举步走过去。

    “逼我动手打你,才知道松口吗?臭婊子…….带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到家里住,还穿成那样,连脸都不要了,这个臭婊子……”

    蓦地,一道小身影扑了过来,撞在上原俊雄身上,后者猝不及防的被撞的踉跄后退半步。

    真悟张开手臂拦在中间,瞪着名为父亲的男人。

    “不许你伤害妈妈——”

    对面的上原俊雄脸色青筋鼓胀,举起手就朝冲过去。

    “敢这么跟爸爸说话,我连你也一起打!”

    下一刻。

    一道黑影冲下楼梯,朝他脸上扑来,扇动的黑羽拍在男人脸颊的同时,一对利爪划出一道道红痕,上原俊雄双臂挥舞,护着头“啊啊——”的后退。

    撞到门上,连忙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冲到外面夜色里,上原俊雄朝敞开的房门大吼:“酒井惠子!你收养来路不明的男人,看他模样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我会去告诉警察的!你赶我出来,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去报警啊!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找谁用不着问你——”

    惠子站在门口搂着儿子,也不示弱反击。

    站在路灯下的上原俊雄抬头注意到二楼窗户上,那个男人的目光,他畏缩了下,狠狠回瞪了门口的女人,捂着脸上被抓出的血痕,朝远方小跑离开。

    酒井惠子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搂着儿子安慰几句才返回屋里,让真悟回去睡觉后,她独自收起狼藉的客厅。

    捡起地上的抱枕时,一只大手先一步捡起来,放到了沙上。

    正是悄然下楼的夏亦。

    “我帮你吧。”

    “谢谢…..”惠子挽过头到耳际,看着那边帮忙打扫的背影,低下声音:“让你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走着,纤足退出拖鞋,踩在地板,朝背影走了过去。

    那边,夏亦将一束鲜花插进花瓶,重新放回茶几,刚说了句:“…..呵呵,其实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时,有温热的身体扑了过来。

    还处于虚弱阶段的夏亦,被直接按倒在沙上。

    穿着长衣长裤的女人双腿张开,坐到男人下身压着,四目相对片刻,不等夏亦说话,直接俯身轻吻下去,温热的手掌抚过厚实的胸膛,随后延伸到自己的长衣下方。

    两对双唇分开,牵出一丝口水。

    酒井惠子撩起上衣,卷动披散的青丝倾洒开来,挺着粉红色的内衣,随后揭开了背后的扣子。

    水滴状的胸房暴露在空气里,在动作间微微颤动。

    她伸手拿过沙上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也关掉了客厅里的智能灯光。

    屋里彻底暗灭。

    滚烫的身体贴了过去,滚在了一起。

    有女人‘唔……’的哼声,响在黑暗之中时,远方的路灯,笔直的夜色道路上,擦着脸上抓痕的男人,脸色阴沉的走着。

    “我会把那个男人,从你身边弄走……想好事,做梦!”

    他目光穿过一道道笼罩道路边的路灯光芒,远去黑夜的上空,也有人在此时凝望着这片没有星月的夜色,岛国政府公布的消息,已经在从网络传开。

    那个人死了的消息,让许多与他有交集的人感到轻松、难过、惋惜……等等。

    ‘虚刀’林渐渊站在天台上,负着手,望着夜色的双眸,闪烁复杂的情绪。

    “他真的死了吗?”低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