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回馈老读者的《白狼公孙》新年特别篇
    大年三十,年味浓郁到了极致。

    街道车辆稀少,偶尔才能见到有人匆匆而过,不少店铺贴上‘福’字后,早早关了门,回家与亲人聚在一起。

    下午的风里,卷过街边一片枯叶,落下时,被一只特大码的皮鞋才在脚下,那是一道身材威猛到极致的男人,浓眉倒插鬓角,身上的西装紧绷,或许有些不习惯,走动里显得有些僵硬,不自然。

    右侧的手臂,还挽着纤细白皙的手,一名穿着端庄得体的妇人有些抱怨。

    “夫君啊,叫你坐车,非要走过来。”

    “不是….你叫为夫逛……”

    妇人抬起脸,“嗯?”

    “呃……为夫其实也想走走,只是没想到偌大城市,竟没多少人…..哈哈。”

    两人相拥着走过一段街景,终于在前方看到还有开着的市,在里面选了一些礼物后出来。

    “对了,玲绮呢?今天是年三十……通勤局没给她放假?”

    出来后,妇人拉着丈夫穿过长街,远方一辆三轮载在一名小女孩蹬过街口,看到女孩雀跃的扬着手里的零食,心里颇有些感慨。

    “等会儿,为夫找东方旭聊聊。”高大的男人揽过妻子,雄浑的嗓音随后小了下来,“反正现在天下安定,不如再给玲绮添一个弟弟或妹妹……嘶!”

    腰后的皮肉拧了起来。

    妇人白了丈夫一眼,“想的美……”

    不久走入一座小区,门卫似乎与夫妻俩相熟,伸手与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那人有些眼熟,谁啊?”

    “是郝昭……打并州的时候,还是这小子打开城门投降的。”

    整个小区,处处能听到小孩点燃爆竹的声响,嘻嘻哈哈的成群跑开,捂着耳朵看着地上一个铁杯子被炸上天空。

    “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老婆,刚才的提议,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妇人看着铁杯子摔落下来,指尖在刚刚掐过的男人后腰揉了一下,一脸笑意的望向丈夫:“…….看你表现了。”

    夫妻俩随后又正常的说笑几句,便远远看到一个身形彪壮的青年,踩着凳子在门口张贴春联,见到提着礼物的男女,连忙朝房里大叫:“老潘,出来接客了!”

    说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跳下凳子。

    “温侯不是说晚些才到吗?”

    “好不容易来趟这边,自然想去逛逛街景,没想到城里都空了,某家白走了一趟冤枉路…..”看到妇人的目光,身形威猛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将礼品递了过去:“……也不算白走,顺便买了几瓶酒过来。”

    李恪接过酒水时,身后的门里,一道膀大腰圆的身影快步走了出来,身着红色喜庆的唐装,戴着顶大圆帽。

    “温侯,你看我这身穿的喜不喜庆?像不像新郎官?”

    这边李恪将酒水塞给他。

    “老潘,快请温侯和严夫人进去坐。”

    “某家与夫人自个儿进去,也别把我当外人,你和老潘贴春联吧。”吕布搂过妻子,伸手从潘凤手里重新拿回酒水举步跨进了门槛。

    严氏回头看了一眼,低声笑道:“夫君又下命令使唤人了。”

    “哈哈…..打了一辈子仗,哪里那么容易改过来。”

    屋外,正拿起下联的潘凤,忽然停下手,上面李恪正叫道:“快把春联给我。”时,膀大腰圆的身影插着手望去伸手的李恪,又看了看屋里。

    “嘿…..我干嘛要帮你贴春联啊,这不是你的差事吗?”

    屋里,吕布、严氏进去后,便是先看到坐在窗户旁的曹操,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就被后者推开。

    “别影响我,这名少妇就快被我约出来了。”

    “堂堂魏王,还在勾搭出墙红杏?”

    听到‘魏王’二字,戴着眼镜的曹操猛的抬起头,看到是吕布站在面前,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将手机飞快的揣到衣兜里。

    “孤这是……”

    手在半空悬了一下,斟酌了下词汇,偏过头哈哈大笑:“孤这是在攻城掠地,温侯当是能理解的。”

    吕布旁边的妇人伸手轻打了一下丈夫手臂,附过去小声说道:“夫君那有这样说话的,魏王现在就好这一口,难不成还要拿着地图,征服全世界?”

    期初来到这个时代,和刘备大巴车上拿着地图攻城掠地,被司机嘲笑一番后,没少被当做他们这一拨圈子里的人笑料。

    偌大的房间,夫妻俩将礼品随意放到茶几上,就坐到沙看着电视,吕布最近迷上足球,看到国家队老是输球后,几次给东方旭打电话,问他有没有门路,把他弄进队伍里。

    这让东方颇为尴尬,不是弄不进去,而是担心这位无双猛将,一脚连人带球都踢出场外,那就麻烦就大了。

    削下苹果皮,严氏看着丈夫目不转睛的侧脸,忍不住抿嘴笑出来,切一下小块,递过去。

    “女儿都那么大了,还想跑去踢球,就不给场上那些人留条活路。”

    吕布直接用嘴咬过递来的苹果,一脸严肃的盯着电视屏幕来回追逐足球的赛事,拳头压着膝盖,“堂堂华夏男儿,连个球都踢不到,当年某家可是一路杀到西方…..真是气死人了。”

    许多年的夫妻,多少有着默契,而且还有外人难以看到的只有夫妻之间的这种神态。

    此时他们来的尚早,还有住在各处的旧识们还没有过来,就在严氏问起其他人时,大门外已经有响亮的声音出来。

    “哈哈,老潘,我想死你了——”

    门外,不情不愿张贴春联的潘凤转过身,有三道壮硕的身影提着礼物正朝这边过来,当先一人两耳垂肩,面容白皙,只留了短须,身后两侧是一人穿着绿色长衣,面容重枣,丹凤眼,不过此时没有了长髯,倒是有另一番威严。

    而扯开嗓门叫嚷的那人,面如黑炭,两支手臂粗壮的快有普通人小腿粗了,抱着包裹严实的两个大箱子跟着两位兄长正大步走来。

    “潘将军别来无恙?”刘备语气谦和,一身西装笔挺,皮鞋铮亮,上衣右侧口袋夹着一副无框眼镜,颇有些成功人士的味道。

    “过的还行,就是玄德公看上去,像是买卖一帆风顺,快到里面坐,温侯和严夫人可比你们先到。”

    “那备就先进去与温侯攀谈几句。”

    关羽跟在刘备身后,经过潘凤时,还是点了点头,走在最后的黑大个儿,放下箱子上去就是一拍,那边的潘凤躲闪,嘿笑:“没打着…..”

    呯的一声。

    凳子上的李恪却是哎哟叫出来,直接栽倒落下。

    *****

    不久之后,外面一辆黑色轿车驶到这边,在门口的道路中间停下,摔在地上的李恪连忙爬起来,叫了声:“陛下回来了。”

    正与潘凤打闹的张飞正经了面色,毕竟虽然是新时代了,但许多年的习惯,一时间还未改过来。

    那边,车前门两侧打开,一身肌肉疙瘩的巨汉典韦和又胖了一圈的许褚戴着墨镜下来,朝门口的三人挤了挤眼睛,这才走去后座将车门打开。

    同样一身正装的公孙止披着狐裘从里面下来,身后还有一身素白的蔡琰和红色妖娆的任红昌,一左一右的跟在身边。

    “大过年的,干什么一脸严肃。”

    公孙止扫了扫三人,一拳打在旁边的黑张飞胳膊上,“越来越黑了。”

    “嘿嘿,沙漠里阳光太烈…….”黑大个儿笑了笑,将地上包裹严实的大箱子抱起来,拍了拍:“陛下,你猜老张这次给你带什么来了。”

    蔡琰抿嘴笑了一下:“肯定是骆驼肉。”

    “这还用得着猜…..”另一边抱着手臂的任红昌瞥了眼。

    张飞倒是不在意这些,将大箱子交给那边的巨汉,等到公孙止夫妻三人进去,潘凤凑过来:“你真拿骆驼肉来啊?”

    “省钱啊,我大哥事业还在上升阶段,咱兄弟三人都勒紧裤腰带呢。”

    “上次不是有过拨款下来……”

    “大哥赌球输了。”

    “买的什么?”

    “国家队,赢……”

    “该!”

    ……

    这边,公孙止带着二女进到客厅,沙那边吕布已经与刘备攀谈了起来,随后被妻子提醒了一下,这才起身。

    那边,公孙止已经伸过手来。

    “温侯,好久不见了。”

    “两个月而已…..”

    撇众人,俩人一起到了书房,那边办公桌上,还有独臂的人埋头在电脑上翻阅资料,见到公孙止和吕布进来,站起身,朝二人点头。

    “区区见过陛下、温侯。”

    公孙止过去,将他按坐下,探头看了眼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画面,笑道:“酸儒,你真是闲不住。”

    软椅上,东方胜微微笑了一下,拿起摆在桌上写满字的纸张,“醒过来后,这天下已经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了,陛下也不用治理天下,区区,只好自己找些事来做,反正多余的钱,我也不需要的,干脆就都捐给有需要的困苦人家和一些上不起学的孩子。”

    看着上面一个个名字,笑容更甚。

    “当初那个时候,要是人人有书念,都懂许多圣人道理,或许天下就不会那样了。”

    “那我出一份吧。”

    “算上某家。”那边正翻看书架的吕布也回头说了一句,“不过,不会太多啊,玲绮每次钱不够用,就伸手要,老婆还要买化妆品,开销很大……”

    如今所有人基本不会再谈什么国事了,因为这对于他们的身份而言,不仅敏感,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要这天下安稳,其实就他们最大的想法了。

    天边黄昏落下最后一道阳光后,整栋别墅灯火通明起来时,东方旭带着一名身着作战服的女子从外面进来,刚一进门,那边与蔡琰、任红昌聊着美容的严氏,就走了过来,却是狠狠瞪了一眼东方。

    “大年三十的,你们也不说让我女儿回来。”

    “严夫人…..你这就言重了,你没看我这个局长都还在到处跑吗?”东方旭给大厅里诸人一一见了礼,随后看到书房里闻声出来的公孙止、吕布,便是上前掏出一封红包,“陛下,这是通勤局的慰劳,你们在西疆沙漠充当壁垒,也是辛苦。”

    那边,公孙止笑着接过来,虽然随和谈笑,但他身上却是有着真正帝王气势,犹如山岳般让人不敢大意。

    “该的,这个时代、国家,还能容纳我们,这就是最好的慰劳,回去告诉上面的人,西疆有我们三十万兵马在,别说一些小猫小狗,就算别国军队赶来,照样淹没在沙尘之下。”

    “要是能打仗,多好啊…..”吕布叹了口气,便被旁边的妻子拿手指捅了一下。

    “最好还是别打…..”

    东方旭赶紧摆了摆手,“那么诸位,我就是过来例行公事,眼下,你们也该吃年夜饭了,我就先告辞!”

    “东方局长,不如留下来一起吃吧。”刘备在沙那边说道。

    “不用,不用。”东方旭后退朝众人笑着拱了拱手:“刚刚在另一家就拒绝了,等会儿还要走一家,就不多耽搁了。”

    公孙止送他出门:“那行,我就不挽留你了。”

    后方的大厅里,吕玲绮抱着黑乎乎的一只小猫,站到父母中间,不等吕布开口,就伸出手来:“爹,要给压岁钱喔…..”

    吕布皱起浓眉,目光威严:“上个月才….”

    还没说完,旁边的女儿眉角挑了一下,凑过去低声道:“我可是知道你藏了私房钱,不然告诉娘,你就惨了。”

    “……缺少花销就要跟爹说。”吕布面色慎重的点了点头,看向不远的妻子,说道:“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开销确实有些大,不如就给她多增加点?”

    严氏从女儿怀里夺过黑猫抱在怀里,偏过头:“那就用你的,反正我的用度已经安排满了,夫君你看着办哦。”

    “.……”吕布微张口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们,引得周围华雄、典韦等人想笑又不好直接笑出声。

    那边母女俩私底下,轻掌一击,对视一眼狡黠的笑起来。

    夜色黑尽

    担当新一代武打明星的赵云这才堪堪赶回来,因为拍摄贺岁片的缘故,人在外地,所以是回来的最晚的一个。

    一进门,就拿着红包挨个的,递到关羽面前时,阖着的凤眼这才难得的睁开。

    不久,开宴了。

    李恪拿起鞭炮跑到门口点燃,还没响起来,天空一束一束的烟花飞上天空,盛大的火光里,‘新年快乐’的四个字,映入人的眸底。

    公孙止拥着两个女人站在中间,吕布拉着妻子站在角落,低声的祝福:“夫人,新年的快乐。”

    “知道了…..你也是。”严氏踮起脚,突然在他脸颊吻了一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倒是第一次这么胆大,让吕布微微一愣的同时,她附耳小声道:“你之前的提议,本夫人同意了。”

    “哈哈哈——”

    “如此便好!”

    豪迈雄壮的笑声夹杂一束束烟花爆响之中,照耀天空的火光笼罩着这里所有等到抵达新年的人,对于他们,乃至这天地间所有的人…..都将会是美好的一年,充满祝福的一年。

    热闹的宴席持续一阵,对面不远响起人声高亢的歌声:“.……浪奔、浪流…..”

    隐约的传到这边。

    李恪一丢筷子,跑到阳台听了一阵,回头朝典韦和许褚叫道:“这是挑衅啊,兄弟们,回击他们——”

    “拿我方天画戟来——”有些醉了的吕布一拍桌子,摇摇晃晃起身,伸手叫道。

    随后被妻子女儿拉来坐下。

    典韦也有些摇晃,“我也去找兵器。”刚走出半步就被李恪拉住,就听席间的赵身,“他们唱歌,我们也唱。”

    曹操点头,“如此甚妙,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他端着酒走出席间,来到阳台上,众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位曾经的大文豪,酝酿了片刻,就听曹操放声高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众人顿时绝倒。

    不过,也确实应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