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四十四章 无题二更
    红砖小屋稍远的对面,半截倒塌的墙壁下冒出三个颜色的脑袋,视线越过了守在三轮车的女人,望去那边房屋的门口。

    黄毛小声道:“你表哥果然有本事啊,还以为仙人跳,原来是碰瓷,这下那胖子不死也脱成皮。”

    “那是当然,往后,咱们没事就刮这胖子油水。”红毛目光却是一直盯着表嫂短裙下紧绷的屁股,“等有了钱,再找个不错的女人……”

    说话的空当,他们头顶有黑影飞了过去。

    房门口,胖子举着手枪,紧紧盯着对方手中拿着的千把块,那是他和夏亦将近两个月的用度。

    “把钱放下!”

    光头怔了一下,随后咧开一口大黄牙,笑了起来,将钱在手心拍了拍,“你的?现在是我的,一个收破烂的,还拿枪?多少钱在网上买的?”

    他低了低头,指着脑门:“来!朝这里开一枪试试。”

    “你别靠近过来啊,这是真家伙…..把钱放下,我就不开枪……”胖子握着枪柄的手都在抖。

    然而,下一秒,就见光头抬起脸来,一把从他手中夺过了手枪,放在眼前看了看,“做的还挺真的,拿出去唬人还不错。”

    说着举起来对着自己脑袋,笑道:“胖子,告诉你,拿枪要拿稳,不然谁都知道你不行!要像我这样子,然后扣下…..”

    “那是真枪,你别扣下去,真会出人命的!”赵德柱到底没杀过人,更不愿意在这种关头出事,引来麻烦。

    外面,三轮车前的女人理了理破开的丝袜,不耐烦的朝门口背对着的男人喊道:“好了没有,和一个胖子啰嗦什么?!”

    这时飞过天空的黑影落下来,立在车头上,扇了扇翅膀。

    旁边突然多了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便是将那女人吓得尖叫一声。

    屋里的光头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得哆嗦一下,转头朝她吼了一声:“闭嘴。”的同时,手指陡然扣下扳机,呯的一声,子弹从转开的脑侧过去,打进墙壁里,溅起砖屑。

    那枪也震的掉在了地上。

    枪声回荡,那只乌鸦偏了偏头,‘哇’的啼鸣,拍着翅膀飞到对面的屋檐,三轮车前的女人微张着嘴,望着屋里愣在原地。

    稍远的短墙后面三人也都傻了,虽然没听过枪声,但总不至于两个人屋里放炮仗吧。

    “哥俩,你们说那个夏亦会不会弄到了一支枪给胖子…..”

    “表哥这次不会要栽吧。”

    “小心点,要不先撤…..那边有人过来了。”

    远远的,有两道身影从山麓的方向走过了田埂,朝这边而来,红毛瞪大眼眶,连忙拉着另外两人缩了下来,“是夏亦…..还是交给经验丰富的表哥,我们赶紧撤。”

    那边三轮车前的女人转过脸看去时,缝制的黑布包裹的长兵在阳光里晃动,身材修长,脸色白皙的身影正朝她勾勒出灿烂的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与此同时,屋里。

    光头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地上的手枪,整个人都有些懵,回过神来,看去胖子:“真是真家伙?”

    “我给你说过的啊。”

    “我尼玛…..”光头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此时都还能感受到子弹贴着过去留下的温度,“我他….妈差点亲手把自己打死。”

    他连忙将枪捡起来,想也没想过的指着胖子,拿着钱连忙后退出门,对着那边的女人喊道:“把猪拖走。”

    后退里,身后并没有传来女人的回应,光头骂骂咧咧的转过身。

    “是不是一天不打你,就骨头痒。”

    然而,视野对面,他女人身旁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扛着被黑布包裹的长东西,不远还站在一个穿短裤,长相普通的女子。

    “你两个,他妈…的又是谁?手里拿的什么!”

    “老亦,这家伙抢我们的钱——”

    就在光头说话的同时,屋子里响起胖子歇斯底里的声音,然后从里面扑了出来,一脑袋撞在光头后背,光头踉跄不稳的前扑,迎面,黑布缠绕的青龙刀身在视线里放大,直接扇在他脸上,几颗牙齿带着血线瞬间崩飞出口。

    红钞飞舞,整个人侧倒在地,满嘴都是血。

    枪落在不远,光头还想去摸过来,然而一双修长的腿走近微斜的视野,从地上将手枪捡了起来,犬女在对方视线里扬了扬枪械。

    “物归原主,这是我的。”

    光头混迹社会许久,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基本都干过,脑袋自然也是灵光的人,看到对方娴熟的检查枪械,哪里还不知道惹出事来了。

    挣扎着爬起来,连忙跪在地上:“我……我有眼不识二位,对胖兄弟动粗,还请原谅,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他掉了几颗牙,说话的时候有些漏风,抬起头来,朝那边的女人吼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一起道歉啊。”

    随后,含着血的嘴角,继续谄媚的笑道:“那个,这位兄弟,你要是心里还有火,这女人就给兄弟去去火,刚好那边屋子、床也有,大家都是兄弟嘛,不打不相识,别客气。”

    “败类。”犬女朝他吐了一口,意识到什么,看去夏亦,连忙摆手:“.…..没说你啊。”

    而那光头的女人有些抖的看了一眼身旁握着黑布缠绕的长兵,竟也乖乖的走去那边的屋子。

    胖子将她推开。

    转身,心疼的将一张张钞票捡起来的时候,光头抬起脸来,看到一直沉默微笑望着他的夏亦,心里拿捏不住了。

    “这位兄弟,你别这样看着我啊,看的我心里好害怕……”

    一直沉默的夏亦,片刻后,终于开口说话:“你有车吗?”

    “有有有…..”光头听到对方开口,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话语赶紧接上:“不仅有车,还有房,你想怎么住都行。”

    “我缺一个司…..”

    夏亦说到这里,敏锐的听觉里,隐约听到有车轮在地上驶过的动静,停下话语,转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一辆电瓶车冲出红色的断墙,骑在上面的身影远远的就在大喊:“胖子,我来救......救你了!”

    冲到近前,马邦车头一摆,停了下来,看了看夏亦,又看了看胖子和地上满嘴是血的光头,表情愣了愣。

    “我来晚了?”

    胖子偏过头去,哼了声:“刚刚巷子里,你怎么一声不响走了?”

    “那不是赶着给人送外卖嘛!寻思着,送完就回来救你。”

    ……

    拄着青龙刀的夏亦,视线越过那俩人,投向地上的光头,声音清冷。

    “现在司机已经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