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194去奴取战第一更
    吴恤本不想战。

    新生之后,你要说他还把过往的人生,于氏所谓的养育,当作是恩情……他没有这么愚蠢。

    但要说恨,吴恤也没去仇恨,他就是放下了,也不愿去回想。

    再见面最后的情分,是劝退,避让。

    但是于凤姿,大小姐,还是那副样子,她几乎只是为了彰显自己依然是主子,依然可以对奴仆肆意践踏,就把青子送给吴恤的收音机砸了。

    她不知道,这其实比她在尼泊尔峡谷捅吴恤的那一剑,要严重得多,而且是很多很多。

    然后于银斗又亲手把韩青禹等人的生死摆在了天平的另一端……提醒吴恤,你必须要选。

    所以,吴恤选了。

    此刻横枪,那个曾经的于氏战奴,再不为奴。

    前方就是于氏。

    于银斗很强,吴恤知道。

    除去实力本身这个因素外,曾经封闭在于氏村落的那么多年,留给吴恤的烙印,面前的这位于氏族长,几乎就是神一般,不可匹敌的存在。

    这种烙印并没有办法轻易抹去。

    但是,刚才一刹,他依然选择了横枪,当黑色长枪在身侧横起的那一刻,胸中有一种囚笼中人豁然冲开枷锁的感觉。

    那是吴恤自己也道不清的,他只是突然觉得轻松和喜悦,然后,有一种决然。

    这里看不到青子他们,但是吴恤知道,这里就是青子他们的后背,他们现在应该正与大尖厮杀……

    其实早在尼泊尔峡谷死地,韩青禹只身换出队友,一人双刀死战的当时,吴恤就曾想过,若可以,他愿意和这个人抵背而战。

    那就今天,这里。

    反过来,从于银斗的角度,其实吴恤今天,是必须死的。

    除非他跪地,回来,做回于氏的奴隶,否则他就必须死……而且必须死在于银斗身后这另外的三十名于氏战奴面前。

    于银斗不能让他身后这些人,看到一个离开于氏的战奴过得很好,不能让吴恤安生的活下去。

    “你竟然,真的敢……”

    极度的愤怒和意外之下,于银斗现自己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话,顿住后轻蔑地笑了一下,说: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现在,马上跪下来求饶,老夫还可以顾念旧情,留你一条性命。”

    这些话自然主要还是说给身后那些人听的。

    “我叫吴恤……那个,不了。”

    吴恤终究还是不那么会说话。

    他叫吴恤,用枪,枪名不祥,叫做病孤,他是蔚蓝第九军十年最强新兵韩青禹的兄弟……对的,就是尼泊尔峡谷地的那个韩青禹。

    所以,他可以打不赢。

    可以战死。

    不可以再低头。

    …………

    “不忙。”

    “嗷呜。”

    “走哦。”

    “呜,呜…”小黑狗站在吴恤身侧,没有动。

    “去找肉。”

    “汪汪汪。”

    小黑狗得到指令,摇了摇尾巴,转头朝驻地跑去。

    “杀了他。”于银斗说。

    从他身后,瞬间杀出来十多名早已启动装置的战奴,手上各种兵器,同时砸向吴恤……

    蓝光闪烁,吴恤不退反进,二米多长长枪荡开,不架,不挡,直接横扫。

    “轰……”

    音爆和武器交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人退。

    吴恤收枪站定。

    “好强!”

    吴恤很强,曾经的他,就是于氏新晋一辈战奴中最强的那个,要不然于银斗也不会选他陪于凤姿走那一趟。

    但是这一刻,在第一轮交手过后,于氏众人依然都愣住了一下,因为此时的吴恤,比他们原本认知中的那个他,强得太多,太多了。

    从三代装置改换第九代,用辛摇翘的话说,吴恤的战力提高了至少一倍,同时他防御承伤的能力,至少提高三倍。

    但是,吴恤本身,是死战之士……所以对他而言,这样的提升,其实远不是表面数据可以衡量。

    除此之外,曾经在于氏村落的吴恤,在除了训练和战斗外,几乎就没怎么见过源能块,而后来这些日子……

    总之就连吴恤自己现在都不太清楚,他的提升到底有多大。

    其实因为穿甲时间更长许多,同时战斗训练更多也更残酷的关系,他现在比起没开第三涡轮的韩青禹来,丝毫不差,甚至可能还要稍强一点。

    沈宜秀私下曾做过猜测,说吴恤其实没准是s级。

    这一刻,于银斗终于也从固有的思维中跳出来了,看了看吴恤身上的第九代装置……他决定再看一看。

    他是很强,但是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强。

    而且在族里当皇帝当习惯了,于银斗的战意,其实很弱。

    “愣着干嘛?杀了他!”又一次大吼。

    这一次,从于银斗身后冲出来的人,是几乎全部三十名于氏战奴,吴恤曾经的熟人……跟他曾经一样,命运悲惨而不自知的人。

    当然,他们之间,大概也就熟人……而已。

    于氏战奴之间在互相厮杀中培养,几乎没有朋友这个概念,于氏也不允许他们形成朋友和小团体存在。

    吴恤成长的那些年,有过朋友,但是后来都变了,或死去了。

    这一刻,面对扑来的人群,吴恤撤步,用他并不擅长的语言,把过往相处的最后一点情分,说了出来。

    “我不够强,不得不杀。”他说。

    下风,以寡敌众,被围杀,还有于银斗在后面虎视眈眈,吴恤的意思,我没办法留手,你们再来,我只能杀……

    然而这样的话,也只是让那些人脚步顿住了一下,只一下,三十多人,依然扑了上来。

    吴恤不退了。

    正面迎击,手往下滑握住枪尾,二米多长枪呼啸声中如龙贯出……

    一人忙乱中横刀来挡。

    “咔。”

    源能浪涌到顶峰,奔涌,凝聚……枪尖直接点破了刀身,贯进那人胸膛。

    而后,迅收枪,吴恤手握长枪中段,抬手架住正往身上招呼的十几件武器,奋力一震,将他们震开。

    同时回身,面对后方袭来的数人,直接甩手……长枪脱手而出,去势如电。

    脱手枪……通常后继乏力。

    对方镇定下来,挥刀就斩。

    但是,吴恤人比枪更快,枪出,人进,他在顷刻间已经追上,并握住长枪。

    随即手腕一抖,钢铁长枪枪尖轨迹变幻。

    避开斩落的刀锋,再一次,贯进一人胸膛。

    两枪,两人重伤。

    吴恤收枪!

    “不要再来了。”

    这一刻,他多希望温继飞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