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都市强尊 林君河楚默心 > 第1783章目标现身
    第1783章 目标现身

    “人?”

    听到这个震撼的答案之后,巴颂不由得惊了。

    他虽然自私,贪婪,面对敌人,可以毫不留情的出手抹杀。

    但,他可不是什么邪道修士。

    不然,他也不可能被称为泰国术法界的骄傲,被尊为泰国国宝级的人物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神奇的物质,竟然是用活人制作而出的。

    “真是个疯子……”

    咋舌之下,巴颂又多少能理解赵宇跟他背后之人的做法。

    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逆天了!

    就跟毒品一样,大部分毒贩都知道它是恶魔,是害人性命的魔鬼。

    但,反正死的不是自己,还能从中牟取巨大的利益,管它那么多做什么?

    自己爽了不就行了?

    “如此说来,这赵宇此行邀我同来,难道是想献祭整船的人?”

    神色微微一变,巴颂倒吸了口冷气,觉得这个很有可能。

    因为这船要在公海上进行赌王大赛。

    到时候,赵宇杀光全船的人,再动用一些手段,让船沉没。

    事后,世人只会以为这是一桩离奇的悬案,就跟百慕大三角的失踪案件一样,而不会有人怀疑到其他方面去。

    “你猜的没错,而且我估计,炼制贤者之石最后的主料,可能就是你。”林君河淡淡道。

    “什么……”

    巴颂愣了一下。

    “我可没有吓唬你。”

    林君河看了巴颂一眼,玩味一笑:“因为炼制贤者之石时,作为材料的人越强,炼制出的石头浓度也就越高。”

    “你是神境强者,完全符合作为主材料的条件。”

    脸色一阵阴沉,巴颂心中已经是怒不可遏。

    因为这个赵宇,修为可比他差远了,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宗师罢了。

    虽然宗师,在一般人眼里,已经是如龙一般的存在了。

    但对他这种神境强者而言,宗师,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最多也不过就是在茫茫多的蝼蚁中,那稍微强壮些的一头罢了。

    而现在,这头蝼蚁,竟然要取他性命。

    这,让他怎能不怒?

    不过,对于林君河的话,他还是带着三分怀疑。

    因为在他看来,赵宇就算真的有这个心跟胆子。

    但,恐怕也没这个本事啊。

    想拿自己炼制贤者之石,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能打得过自己再说。

    “是不是觉得他不是你的对手,并不能拿你怎么样?”

    林君河看穿了巴颂的心思,不由得淡淡一笑:“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

    “明天,赵宇上船之后,我们先不急拿下他,看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如果他最后选择了向你动手,就算我赢,反之,则是你赢了。”

    听到这话,巴颂不由得突然神色一动,有些期待的开口道:“林仙师,如果我赢了的话……”

    “你赢了,我就放你自由,我们之间的矛盾,既往不咎。”

    听到这话,巴颂大喜,连忙道谢。

    而林君河,则是神秘一笑:“你先别急着高兴,若是你输了,我要你全心全意为我做事十年,这条件,如何?”

    “很公平。”巴颂马上点了点头。

    他自然也明白林君河的想法,虽然林君河用一些手段控制住了他的生命,让他暂时只能选择屈服。

    但,若两人分开了呢?

    到时候他巴颂会不会阴奉阳违,林君河可没办法管到。

    而林君河,又肯定是没办法一直跟他在一起,盯着他的。

    对林君河而言,他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听话的神境强者,而不是一个必须二十四小时盯着他干活的麻烦。

    “如果这都能被预测对了,那我便给他做事十年又何妨?”

    心中如此想着,巴颂对这个赌约相当的自信。

    因为他很了解赵宇这个人。

    卑鄙狡猾,同时警惕心极强。

    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去做具有风险的事情的。

    在他看来,赵宇很有可能把整艘船的人都给当做祭品,用来炼制贤者之石。

    但,若说赵宇敢对付他这样的一尊神境强者。

    那绝不可能,除非赵宇疯了!

    “看来你很有自信,那就拭目以待吧。”

    淡淡一笑之下,林君河起身回屋,倒是也有些期待起与赵宇的相间了。

    希望这个家伙,能让自己顺藤摸瓜,顺利的找到拉斐尔的所在才好。

    ……

    一日后。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黄金公主号缓缓驶入了华夏的领海。

    在香江码头靠岸之后,这有邮轮搭载上了它最后的客人,而后缓缓的朝着太平洋方向开始出发。

    在甲板上,林君河跟在巴颂的身后,终于见到了那个神秘的中间人,赵宇。

    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可能还要更年轻一些。

    他的双眼很是深邃,但岁月却没有在他的肌肤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据巴颂说,这是赵宇诸多虚假形象中的一个,精通易容的他,从来不会以真正的面目示人。

    微微眯缝着双眼,林君河只一眼便看穿了赵宇那假面下的真面目。

    “哦?看来有关部门还真是有几分本事的,他们所拍到的那张模糊的照片,虽然没能拍到正脸,但应该确实是拍到了他本人的模样。”

    一言不发,林君河站在巴颂的身后,跟一个小跟班一样。

    而赵宇,在与巴颂寒暄了几句之后,也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这位是……”

    面对赵宇的问题,巴颂淡淡一笑,直接抛出了他早已想好的解释。

    “这是我最近刚收的徒弟,说起来,你们可还是同胞呢。”

    被巴颂介绍到,林君河马上便装出了一抹紧张之色,看向了赵宇。

    “赵先生,久仰您的大名了,我叫林修,还请您多多指教。”

    打量着林君河,赵宇确认了一下。

    在林君河体内,他没感觉到什么法力,更没感觉到内劲的存在。

    一个人畜无害的修法界新人。

    这是赵宇对林君河做出的判断。

    断定了这一点之后,赵宇淡淡点了点头,放下了警惕心,显得对林君河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客套的应付了一句。

    “能被巴颂大师收为弟子,不错,不错。”

    拍了拍林君河的肩膀,赵宇便朝着船舱内的大厅走了过去。

    而林君河,则是装作非常崇敬赵宇的模样,赶紧跟了上去。

    这让巴颂微微一愣,心中腹诽。

    你咋不去拍电影呢,就这演技,我寻思都有机会冲击奥斯卡了。

    还多多指教呢,费了这么多功夫也要找到他,我看你是准备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