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六大神形 > 第8章 奥古斯都是谁
    远空上传来图坦卡门因为怒极而变得尖锐的怒骂声:断秋水!你出尔反尔!

    “放心,我说了放你走,就绝不会取你性命。”断秋水朗声笑道:这枪算是给你留个纪念,我用春水柔波化解了你身上第一枪的大半暗劲,你这么生龙活虎的回去,就不怕你们陛下的责罚么?带点伤回去,也好跟上面交代,听我的,没坏处的。

    图坦卡门狠啐一口,心中暗暗将断秋水全家统统问候了一遍,如今是伤上加伤再也不敢停留,急忙加快速度向远方飞去。很快便化成了远空的一粒流光,再也看他不见。

    城墙上的军士,眼见这位魇灵大尊的狼狈逃窜,纷纷士气大振,之前怯战的情绪一扫而空。一时间,城墙之上的局势瞬间颠倒,深渊种族因为主将的逃亡,已然失去了主心骨,成为了无头苍蝇,相继成为人族守军的刀下亡魂。就连战力无双的比蒙一族,也是士气大跌,徒劳的发出一声声震耳的咆哮,在守军中的一些较强者的围攻之下,徒然断送了姓名。

    断秋水眼见城墙上的变化,欣慰一笑,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城墙上走去。重伤的刘善明有断秋水这么一位水系大家在场,自然已无大碍,见状便欲跟上。“无妨,善明你先回府养伤便是,我去城墙上随便看看,找到那个刚刚喊出守城豪言的人便回来”断秋水挥手示意,刘善明也无可奈何,心中暗叹不知道哪个小子如此好运,能得到断帅的垂青。

    城墙上,郁阳也亲眼看见了图坦卡门的败退,震惊于出手的人族强者一枪退敌的神威,心中不由升起憧憬之情:总有一天,我郁阳也会像他一样,站在人道绝巅之上,从最高处,去欣赏脚下的风景的。

    心中有了宏愿,郁阳已近感觉心中的豪情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长啸一声,便从身边挑了一头比蒙巨兽,捉对厮杀起来。玄功在全身澎湃运转,灵海的六芒星飞速旋转,带动出的压迫力让周围的其他军士根本不敢近身。

    郁阳天资惊人,经过这一场守城血战,更是如同一块海绵一般,疯狂的汲取着战斗经验。随着这场战争的进行,郁阳已经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伙,慢慢的成长成了一个战斗的小大师。眼下,身上的玄功已经越来越挥洒自如,面前这头比蒙,从第一头丧命于拳下的巨兽算起,已经是郁阳击杀的第五头比蒙巨兽了。

    第一头比蒙,身怀重创,却依旧给郁阳带来的不小的麻烦,然而,随着第二头,第三头的倒下,比蒙巨兽所带来的威胁已经是越来越小。伴随着战斗经验的增长,现在的郁阳已经可以更快的发现敌人的破绽所在,并且动用雷霆一击将敌人击倒,完全不流喘息余地

    低身躲过比蒙兽一记气势惊人的挥击,郁阳迅速欺近巨兽的身旁,右手食中二指并拢,自下而上,指尖挟带着一股螺旋气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比蒙的下颚破绽。比蒙兽全身的兽皮坚逾精钢,下颚处虽然相对较为薄弱,亦是防御力惊人。然而此刻,郁阳直刺而入的这一指,竟然如摧腐土,完全无视比蒙的肉皮防御,生生从下颚刺入了比蒙的巨口之中。

    轰的一声,比蒙兽嘴中的獠牙率先迸飞出来,犹如两柄带血的匕首,直入高空。指劲自下颚而入,从天灵盖破骨而出,将比蒙兽硕大的脑袋搅成了一团浆糊,仿佛开放了一朵凄艳的血肉之花。比蒙临死之前,兀自不肯安息,徒然挥动巨爪,郁阳躲避不及,面门上重重挨了一记,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生无可恋的感觉:这一下,怕是不死也得毁容了吧,我年纪轻轻落个毁容的下场,这次,真是亏大了。

    比蒙兽见自己的垂死挣扎终于起了点效果,庞大的无头身躯这才倒下,砸起了一阵尘烟。郁阳见比蒙倒下,连忙匆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脸庞,这才发现,除了几道淡淡的血痕,面上竟然并无其他伤痕。比蒙的临死一击势大力沉,本以为是个两败俱伤头破血流的结局,只是想不到自己的肉身已然如此强悍,郁阳心中不禁暗叫庆幸。

    此刻的断秋水,正高高漂浮在郁阳的头顶,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帝国与深渊的战争约定,一向是以强对强,断秋水这样的大能,击败敌方的最强者之后,是绝不会对底层的参战人群出手的。因此,虽然此刻城墙之上还有很多比蒙巨兽和其他深渊种族,也给帝国守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断秋水却并没有违背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出手干涉。就算换成图坦卡门,若是断秋水不在,他击败了刘善明,也绝不会对城墙上的帝国守军展开杀戮。

    因此,断秋水立足于半空之中,毫无阻碍的便来到了郁阳的头顶。而郁阳刚刚击杀比蒙巨兽的一幕,也完完全全的落入了断秋水的眼帘。

    眼下的郁阳,检查完自己的面门之后,正暗自松了口气,也不做停留,找准下一个目标正欲再度冲上前去,忽然听见头顶一声炸雷般的暴喝“护国六大神形!你到底是谁!”郁阳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一道伟岸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双充血的双眼狠狠的盯住了自己。

    “呼,原来是你啊,真是吓我一跳。”郁阳看清面前的人影正是之前击败魇灵大尊的人族强者,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是暗暗心惊。断秋水刚才表现出来的速度,若是要对自己出手,扪心自问,郁阳怕是连发生了什么都搞不清楚,就得命丧黄泉无处伸冤。

    我问你!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身怀护国六大神形!奥古斯都到底是你什么人!快说!”此刻的断秋水,已是目呲欲裂,到了癫狂的地步,双手不自觉的握住郁阳的箭头,微一用力,就听见郁阳双肩传来嘎吱嘎吱的骨头摩擦之声。方才郁阳挨了比蒙巨兽的一爪都并没有什么大碍,眼下在断秋水手中双肩却随时会被对方捏碎,实力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哎呦,我不知道什么护国神形,你快放手啊,疼,疼死我了,快松手。”郁阳眼中已经痛的留下眼泪,当下也是不管不顾,奋力挣扎起来,口中不停叫嚷,想让断秋水快快松手。

    断秋水是帝国公认的儒帅,就是天塌下来也永远是云淡风轻,这点从刚才临战亦不忘调侃图坦卡门一点就能看得出来。此刻居然如此暴躁,差点丧失理智,若是有熟识他的人在场,必然能把下巴都惊得掉在地上。

    “唉唉唉,前辈你快放手,是不是那个图坦卡门给你下了什么阴招,你快醒醒啊,疼死我啦!”郁阳拼命的挣扎,却根本无法挣脱断秋水的双手半分。不过,他的叫喊声也慢慢唤回了断秋水的理智,断秋水眼中的血丝消退,重又恢复了纯水般的柔光,急忙松手道:不好意思,小朋友,我太着急了些,还请你能够见谅。

    郁阳一得解脱,慌忙后撤数步,小心得戒备着眼前的男子。口中说道:前辈您刚才是在问我问题吗?

    断秋水歉然笑道:是的小友,还想请你告诉我,你方才击杀比蒙巨兽的玄功到底是如何所得的?

    “啊?你说那个啊,你好好问不就行了。那是查尔斯老爹从小教我的,怎么了?啊.....”郁阳匆匆捂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离开青玄时查尔斯还告诫过他怕这门玄功会给他带去麻烦,哪知道一转头就说漏了嘴。郁阳毕竟只是个少年,哪有什么城府可言,眼下话已出口,方才反应过来,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方才解恨。

    “呵呵,小朋友你不必担心。”断秋水自然看出了少年的心思,安慰道:我对你并无恶意,只是你所修习的神通,和我多年之前的一位好友有关,方才是关心则乱,在这里向你说声抱歉了。

    郁阳思?道:话已经说了出口,况且杀比蒙的事也已被他看了过去,想赖也赖不掉了,再说,凭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想杀死自己,比杀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根本没必要费那么多事。心中已是慢慢放下了戒备,连忙推辞道:前辈你言重了,小子并无大碍,还请您放心。

    断秋水却并没有回应,低下头怅然若失,眼中流露出失落却又不愿相信的神情,口中喃喃道:查尔斯,查尔斯?查尔斯到底是谁,他怎么会身怀这护国六大神形?

    猛然间,断秋水脸上重又恢复了神采,仰头哈哈笑道:好你个奥古斯都,差点把我也给骗过去,这么多年过去,我都快忘了你的全名了。小朋友,你所说的那位查尔斯老爹,右臂是不是有一道龙形纹身?你尽管如实答我,我断秋水以人头担保,绝不对你有一丝歹心。

    郁阳脱口道: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查尔斯老头还和你一起洗过澡?断秋水哈哈大笑,被郁阳这话逗得不轻,道:一道纹身罢了,你小子还真敢想啊哈哈哈。不过转念一想,北疆长年天寒地冻,常人全年都穿着厚厚的皮裘,臂上的纹身,若非极为亲近之人,是绝不会知晓的。

    当下,断秋水收敛笑容,和声问道:说吧,你和查尔斯是什么关系?他是你的师父?还是...你的父亲?

    郁阳摇摇头,说道:都不是,我是个孤儿,查尔斯老爹....算是我的义父吧,他从小就收养了我,你口中的护国六大神形,也是他自小教我修炼的。想到查尔斯现在踪影全无,再回忆起从小一起长大的时光,郁阳不觉心里一酸,眼中又流出泪来。

    断秋水继续问道:你只知道他名叫查尔斯,他的过去,你就一概不知么?见郁阳点头默认,断秋水长吁一口气,道:孩子,我也不瞒你,你的义父查尔斯,和我是过命的兄弟,我这次来北疆,就是为他的事而来。想不到苍天有眼,让我这么快就遇见了他的养子,你若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断叔叔。

    郁阳慌忙擦去眼泪,问道:断叔叔?你真的是我义父的朋友?断秋水一拍胸脯,傲然道:千真万确,放眼帝国,也没几个配当你义父兄弟的人呐

    “那查尔斯老爹过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怎么会有您这么一位厉害的兄弟,您能不能跟我说说,我真的很好奇”郁阳连忙问道。这么多年来,他对查尔斯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眼下遇见以为自称是查尔斯的好兄弟的人,哪能不抓住机会问个一清二楚。

    断秋水俯下身来,看着郁阳的眼睛,缓缓的说道:你的义父,原名叫达拉贡.奥古斯都,查尔斯是他的母姓,一开始连我都差点忘记了。他的事情,他没有亲自告诉你,我也不好和你说太多,你只要知道,你的义父,曾经有个绰号,叫帝国之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