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刺杀
    建平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一大早,兵部员外郎谢伯延就坐上了马车,准备到赶往抚鄣城外二十多里的燕水河码头,然后坐船先去大魏帝国北方的图顺港,再从图顺港返回大燕帝国的永安城。

    陪谢伯延坐在一辆马车里的,还有礼部一位姓刘的主事,算是谢伯延的副手,主事是从三品,大燕帝国的六部,一般都设有三到五名主事,品级仅在员外郎之下。

    除了谢伯延、刘主事之外,这次来到抚鄣城的大燕朝廷官员还有五位,都是兵部和礼部正五品以下的低级官员,充当谢伯延、刘主事两人的随从。

    刘主事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大街,感叹的对谢伯延说道:“抚鄣城不愧曾经是抚鄣国的都城,繁华程度与永安城相比也不让须眉。”

    谢伯延笑着说道:“抚鄣城的人口和面积,虽然都赶不上永安城,但是抚鄣城的商业极为繁荣,据说仅仅抚鄣城一年的商税就能收差不多一千万两银子,这还是在抚鄣国商税极其低的情况下。”

    刘主事犹豫了一下问道:“谢大人,等朝廷把葱州府、抚州府、鄣州府、襄州府和桂州府掌控以后,是否执行我大燕的税赋制度。”

    谢伯延断然道:“当然得执行我大燕的税赋制度,增加了这五个州府,我大燕的田赋和丁赋,每年至少能增加一千三百万两银子。”

    刘主事苦笑说道:“可是仅仅抚鄣城一年的商税,就能够收一千万两银子啊!”

    谢伯延摆了摆手说道:“我大燕怎么能像抚鄣国那样,与民争利呢?田赋和丁赋才是我大燕税赋的根本!”

    刘主事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要知道谢伯延可是京城谢家的人,而大燕帝国的工商业,几乎都被大大小小的将门所把持,使得大燕帝国的工商税几乎形同虚设。

    谢伯延作为谢家的人,当然不会支持大燕朝廷收取商税了。

    刘主事接下来笑着说道:“这次谢大人可为朝廷立下了大功,可以说是不费一兵一卒,就帮朝廷尽收了葱州府、抚州府、鄣州府、襄州府和桂州府。”

    谢伯延也面露得意之色,“也是镇南侯对我大燕忠心耿耿,我们这次才能如此的顺利,我……”

    谢伯延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数支弩箭射进了马车的车厢,谢伯延和刘主事随即都被弩箭射中,各惨叫了一声就没有了动静。

    “啪——”李斌狠狠拍了一下身前的书案,怒声对房间里的众人喊道:“给我查!就算把抚鄣城翻过来,也要把刺杀谢伯延的幕后黑手给我揪出来!”

    本来李斌已经与代表大燕朝廷的谢伯延,谈妥了军队整编之事,并且李斌还争取到了八支外卫禁军以及五府境内所有府兵的兵权。

    对此李斌还算是比较满意,八支外卫禁军都是五旅制的,按照大燕禁军的编制,八支外卫禁军加起来差不多就有二十八万人。

    另外五个州府大约可以组建四十二万府兵,如此一来,李斌就可以掌控七十万的军队,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大燕十三将门当中实力最强的谢家,在真正能掌控的军队数量上,也比不过李斌的。

    现在谢伯延还没有离开抚鄣城就被刺杀,很可能会导致谈妥的军队整编之事生变化,甚至会让大燕朝廷误会谢伯延就是被李斌刺杀的,李斌已经有了割据葱州府、抚州府、鄣州府、襄州府和桂州府的意图。

    尉迟恭随即一脸羞愧的说道:“主公,都怨我有些大意了,没有想到刺客会在闹市当街用强弩刺杀谢员外郎,最后还顺利逃脱,护送谢员外郎的官兵,甚至连一名刺客也没有抓到。”

    目前尉迟恭的鄣州第三卫驻扎在抚鄣城内,保护谢伯延一行人的任务,也是由鄣州第三卫负责的。

    周瑜这时沉声说道:“主公,很明显这次刺杀谢员外郎的行动密谋已久,整个刺杀计划设计的几乎滴水不漏,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说明我们内部一定有人参与了此事!”

    6逊接着说道:“公瑾言之有理,其实最想主公割据五府自立的,就是那些原抚鄣国的官员们,目前葱州府、抚州府、鄣州府、襄州府和桂州府的各级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原抚鄣国的官员,一旦朝廷掌控了这五个州府,必定要向五府委派新的官员,那么原抚鄣国的官员们,处境就非常尴尬了,只能去做没有品级的吏员,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些刺客是金罗国派来的。”

    李斌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公瑾和伯言的意思,刺杀谢伯延的事情,是徐克维那伙人干的?”

    徐克维是原抚鄣国吏部左侍郎,投靠了李斌之后,李斌让徐克维暂时总领鄣州府的政务。

    周瑜说道:“主公,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末将推断,徐克维那伙人与谢员外郎被刺杀一事脱不了干系。”

    6逊点了点头:“主公,如果谢员外郎被杀,最得利的就是徐克维那伙人,所以他们的嫌疑最大。”

    李斌随即说道:“公瑾,谢伯延被刺杀一事,就交给你去查,抚鄣城内的兵马,你可以任意调动,任何有嫌疑的人,你都可以派人抓起来,包括那个徐克维!”

    “是,主公,末将一定把刺杀谢员外郎的真凶揪出来!”周瑜领命道。

    随后李斌对华佗问道:“谢伯延的伤势如何?”

    当时在马车的车厢里,刘主事被三支弩箭射中,其中一支弩箭直接射进了刘主事的心脏,让刘主事当场丧命。

    谢伯延被两支弩箭射中,不过这两支弩箭没有射中谢伯延的要害,谢伯延惨叫了一声之后,立即用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让自己不再出惨叫声,不然刺客听到马车车厢里面的人还没有死,一定还会再补射的。

    华佗说道:“主公放心,谢员外郎虽然被两支弩箭射中,但都避过了要害,性命已是无忧,不过谢员外郎伤势还是挺重,想要完全恢复过来,至少得两、三个月的时间。”

    听到谢伯延性命无忧,李斌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现在谢伯延短时间内是无法返回永安城了,大家觉着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秦琼这时建议道:“主公,随谢员外郎来抚鄣城的朝廷官员还有几位,虽然他们的官职不高,但可以让谢员外郎修书一封,让那几位朝廷官员带着谢员外郎的书信返回京城,把这封书信呈给天子和朝廷,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八支外卫禁军和五府所有府兵的兵权,可不能就这么被搅黄了。”

    6逊随后朗声说道:“主公,这次谢员外郎在抚鄣城被刺杀,礼部的一名主事还当场毙命,朝廷不可避免的会对主公产生怀疑,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末将觉着我们应该马上就开始整编军队,从目前的各个卫挑选精兵强将,先把桂州府的六支外卫禁军和襄州府的两支外卫禁军整编出来,只有主公手中握有一支强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斌点头说道:“那就让谢伯延写一封书信,把我们商议的结果汇报给朝廷,另外桂州府的六支外卫禁军和襄州府的两支外卫禁军,还有五府的府兵,都应该尽快组建起来。”

    就在李斌话音刚落,蒙铁快步走了进来,向李斌禀告道:“主公,孙骞带着六个人头来自,宣称他就是刺杀谢员外郎的主谋!”

    孙骞,表孝渊,今年四十岁,原本是抚鄣国刑部左郎中,投靠李斌之后,暂时负责掌控各州府的刑狱。

    李斌听到孙骞来自,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看来是要弃车保帅啊!”

    周瑜沉声说道:“主公所言极是,很明显孙骞是徐克维那伙人推出来的弃子。”

    “先把孙骞带进来!”

    孙骞被李斌的两名亲兵押进房间之后,就被两名亲兵按着跪在了地上。

    李斌还没有开口,孙骞就大声说道:“大都督,刚刚结束的这场战争,大燕和金罗国可谓是两败俱伤,而大都督现在却雄踞葱州、抚州、鄣州、襄州、桂州五府之地,麾下军队过一百七十万,已成霸主之势,足以自立重建抚鄣国,创出一番千秋万代的基业啊!”

    李斌冷哼了一声说道:“孙骞,你好大的胆子,不但派人刺杀朝廷大臣,还敢鼓动本大都督反叛朝廷,难道你就不怕被诛九族吗?”

    孙骞一副大气凌然的样子,“如果大都督能登基成为抚鄣国的皇帝,孙骞死而无憾!”

    李斌盯着孙骞看了一会儿,然后淡淡的说道:“抚鄣国乃至东葱国都已经亡了,以后只有我大燕的抚州府、鄣州府和葱州府,你们刺杀谢伯延为的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孙骞一听,不甘的问道:“大都督,难道你就不想登基称帝、君临天下吗?”

    李斌没有回答孙骞的话,而是扭头对周瑜说道:“公瑾,这个孙骞交给你了,把事情查清楚!”

    “主公放心,我一定让这个孙骞把事情都交代清楚!”

    就在孙骞带着六个人头来到大都督府自之时,在原抚鄣国的吏部衙门,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官员,一脸黯然的对徐克维说道:“孝渊兄已经去了大都督府。”

    徐克维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孝渊兄这是为了保全大家,这次刺杀那位谢员外郎,大都督必然会怀疑是我们这些原抚鄣国官员们策划的,如果没有人认罪的话,也许连你我也逃不掉。”

    三十岁左右的官员名字叫何辅泰,表字季阳,原本是抚鄣国吏部的右郎中,投靠李斌之后,暂时充当徐克维的副手,帮助徐克维处理鄣州府的政务。

    何辅泰叹气说道:“可惜那位谢员外郎命大,中了两支弩箭都没有被射到要害。”

    徐克维摇头说道:“之前我就反对孝渊兄采取这样的激烈手段,就算能杀掉那位谢员外郎又如何,大燕朝廷不会因为死了一个员外郎,就把大都督往外推的,大都督也不会因为死了一个员外郎,就起兵反出大燕的!”

    “我其实也不同意孝渊兄这么做,现在孝渊兄认罪了,不知道大都督是否还会抓住此事不放?”

    “唉——孝渊兄会把这件事情的线索,全都掐断的。”

    “奉兴兄,你的意思是?”

    “孝渊兄其实早已身患绝症,已经时日无多。”

    孙骞在自己的衣领里藏了毒药,周瑜还没有来得及审问孙骞,孙骞就服毒自尽了。

    然而让死去的孙骞,还有徐克维、何辅泰这些原抚鄣国官员们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孙骞死后,刺杀谢伯延这件事情的线索都断了,但是周瑜却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把徐克维、何辅泰这些原抚鄣国的官员们抓了起来,也不讲什么证据,上来就是大刑伺候。

    结果最后参与刺杀谢伯延的原抚鄣国官员,甚至知情的原抚鄣国官员,一个也没有跑了,都被周瑜给审了出来。

    李斌看着名单上的二十多名原抚鄣国的官员,考虑了许久之后对周瑜说道:“把这些人先全部收押到监牢,等待朝廷对他们的处置。”

    周瑜随即问道:“主公,那么他们空出来的位置呢?”

    李斌说道:“先找人顶一顶,等朝廷委派的官员到了,这些头疼的事情就不用我们操心了。”

    周瑜犹豫了一下问道:“主公,原抚鄣国和原东葱国的文官里面,也有一些人是有真才实学的,包括这份名单的徐克维、何辅泰等人,主公现在手底下几乎没有文官,何不招揽一些人为己用?”

    李斌摇头说道:“原抚鄣国和原东葱国那些有骨气的文官,都已经成为了金罗国的刀下之鬼,两国剩下的这些文官里面,就算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也不过是一些贪生怕死之辈,我担心把这些人依为重用,以后会坏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