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十二虎臣
    金罗城的东西宽约六十里,南北长约七十里,常驻人口过一百五十万,这样的一座大城,想要完全夺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金罗城内仅仅驻扎着金罗禁军的第一镇,但是城内很多文武官员,在李斌带领大军攻入金罗城之后,纠集了大量衙役、家丁,来到街上与李斌麾下的抚鄣士兵展开了厮杀,甚至不少金罗国的宗室子弟,也带着护卫加入了城中的激战。

    城内的厮杀一直持续到了九月十二日的中午,李斌麾下的大军,也没有完全控制金罗城内的局势,至于金罗城的皇宫,李斌更是无暇派人去攻打。

    不过截止到十二日的中午,金罗城的其他五座城门,都已经被吕布、裴元庆等人带兵给攻了下来,十一日的下午,杨再兴更是带兵攻破了城内关押大燕战俘的一处军营,不但救出了李昭、李烈、陶思良、陶思远和陶思鹏,还救出了三万余名被俘的大燕官兵,其中有一万多人是大燕左右两路偏师被俘的将士。

    这三万余名大燕战俘,被押送到金罗城来,是为了参加献俘仪式的,其中大燕禁军的官兵有将近两千人,大燕府兵战卒大约有六千人,剩余两万多人都是府兵当中的辅卒。

    在金罗城内激战的同时,李斌立即以这三万余名大燕官兵为骨干,开始整编麾下的抚鄣士兵。

    另外李斌还从俘虏的金罗兵部官员口中得知,以抚鄣士兵所组建的其他十五镇仆兵,目前分散在五个地方,并且距离金罗城都不远,随即李斌在金罗城内激战正酣之时,让许褚、程普、黄盖、韩当、陈武五人各率领了一万兵马出城,希望这五路兵马能把其他十五镇仆兵的几十万抚鄣士兵带到金罗城。

    就在十一日的夜里,李斌考虑到此时自己麾下将领数量的不足,在鲁智深和六名狼将的遮掩下,李斌亲手秘密处决了一千五百余名投降的金罗官兵,加上之前积攒的一些日月精华,连续让太极八卦图的八个卦位充满了三次能量,李斌也随之召唤出来了六员武将。

    如果不是形势所迫,李斌并不愿意屠杀这些金罗国的战俘,他们都是金罗仆兵第六镇、第七镇、第八镇和第九镇之中,那些投降的金罗官兵。

    上述仆兵四镇中,投降的金罗官兵有七千余人,都被李斌带到了金罗城。

    一个人一夜之间就杀掉了一千五百余名没有反抗能力的战俘,让李斌杀到后来,手都杀软了。

    不过为了能召唤出更多的将领帮自己带兵,李斌还是硬着头皮杀到了天亮,并且召唤出来了程普、黄盖、韩当、陈武、董袭、凌统六员三国猛将。

    这六人都是三国时期孙吴的江表之虎臣,而江表之虎臣则是十二位将领的合称。

    程普,字德谋,东汉末年名将,历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代,他曾跟随孙坚讨伐过黄巾、董卓,斩华雄、破吕布,后来又助孙策平定江东。

    在孙策死后,程普与张昭等人共同辅佐孙权,并讨伐江东境内的山贼,功勋卓著,赤壁之战与周瑜分任左右都督打败曹操,之后大破曹仁于南郡,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一位。

    黄盖,字公覆,东汉末年名将,历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任,早年为郡吏,后追随孙坚。

    黄盖为人严肃,善于训练士卒,每每征讨,他的部队皆勇猛善战,赤壁之战时,黄盖前往曹营诈降,并趁机以火攻大破曹操的军队,是赤壁之战主要功臣之一,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二位

    韩当,字义公,东汉末年名将,韩当长于弓箭、骑术并且膂力过人,历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代,随从其征伐四方,功勋卓著,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三位。

    陈武,字子烈,东汉末年孙策、孙权部下的猛将,负责统率精锐的庐江上甲。

    陈武年轻时仪表堂堂,跟随孙策征战江东,因战功封为别部司马,孙策死后,追随孙权又屡建战功,每战皆所向无前,封为偏将军。

    在建安二十年的合肥之战,张辽突袭孙权,陈武战死,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五位。

    董袭,字元代,东汉末年名将,身高八尺,武力过人,跟随孙策、孙权屡立战功,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六位。

    凌统,字公绩,东汉末年名将,少有名盛,为人有国士之风,多次战役中表现出色,在逍遥津之战,他拼死保护孙权逃生,自己则是最后一个逃生的将领,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九位。

    程普、黄盖、韩当、陈武、董袭、凌统六人都拥有宗师武者的实力,且又有领兵的才能,李斌对于能召唤出来这六员猛将十分欣喜,不枉费他硬着头皮杀了那么多战俘。

    而之所以金罗城内的激战还没有结束,李斌就把五万兵马派出了城,则是因为李斌非常清楚,就算他麾下的这支乌合之众能彻底占领金罗城,也不代表着他们就高枕无忧了。

    金罗城周边的金罗军队,必定会来反攻金罗城的,特别是刚刚被派出赶往洛曲郡雅灵县平叛的金罗禁军第一镇、第三镇和第四镇,很可能此时已经在返回金罗城的路上了。

    李斌希望能把那十五镇仆兵种的几十万抚鄣士兵也收为麾下,这样就算金罗军队反攻金罗城,自己也不会轻易就被撵出金罗城。

    至于夺取金罗城以后的打算,李斌暂时还没有考虑。

    十二日的中午,在金罗国都城金罗城的皇宫一座大殿内,皇帝夏侯真脸色铁青的对兵部尚书夏侯承问道:“第一镇、第三镇和第四镇什么时候能赶回京城?”

    兵部尚书夏侯承苦笑着说道:“陛下,臣觉着第一镇、第三镇和第四镇最快也得在明天能返回,不过如今京城的六座城门都已经被叛军所占据,就算第一镇、第三镇和第四镇赶回京城,恐怕一时间也打不进来。”

    皇帝夏侯真狠狠砸了一下身前的龙案,怒声说道:“从原来抚鄣国征召的仆从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绝大多数都是从平民中征召的壮丁,当初就算是上百万抚鄣军队,都没有挡住我金罗的大军,现在朕的京城却要被这群抚鄣国的乌合之众给打下来了!”

    兵部尚书夏侯承随即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放心,皇宫内有五千御林军,臣又把禁军第一镇的三千余名官兵调入了皇宫,有这八千精锐守卫,叛军暂时应该攻不进皇宫的,另外根据目前得到的情报,叛军的统帅其实是一名燕国将领。”

    “什么?燕国将领?”

    “是的,陛下!他就是燕国禁军原骁骑营的营率李斌,现在他已经被燕国朝廷任命为了骁骑卫的主帅,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进入了我金罗境内,还鼓动数十万抚鄣士兵动了叛乱。”

    “原来是那个燕国骁骑营的猛将,他麾下的骁骑营,之前在战场上可是给我金罗军队带来了不小的伤亡。”

    顿了一下皇帝夏侯真突然问道:“族叔,这里只有朕和你,你告诉朕,皇宫真的能守住吗?”

    兵部尚书夏侯承随即跪倒在地悲声说道:“陛下恕罪,臣其实也没有把握能守住皇宫,毕竟金罗城内有不下二十万叛军,现在只能指望第一镇、第三镇、第四镇以及其他勤王部队,能在皇宫被攻破前就打进金罗城。”

    皇帝夏侯真一听,心里顿时一凉,沉吟了片刻说道:“族叔,现在城内应该还有不少我金罗将士正在与叛军作战,是不是派人把更多的将士召入皇宫之中?”

    夏侯承苦笑着说道:“陛下,臣也考虑过把更多的将士调入皇宫,可是皇宫内的存粮并不算多,臣不知道第一镇、第三镇、第四镇以及其他勤王部队什么时候才能打进城来,万一皇宫断了粮,那对我们来说,可就是一场灭顶之灾了!”

    如今金罗城的皇宫内,除了五千御林军、三千余名禁军第一镇的官兵之外,还有内侍、宫女近万人,躲入皇宫的官员以及官员的家属、家丁一万五千余人,宗室子弟及其家属、侍卫近六千人,另外还有五位皇子、六位公主,以及后宫的几十位嫔妃。

    夏侯真今年才三十二岁,所以他的儿子和女儿,年龄都不大,最大的皇长子今年才十岁。

    金罗城的皇宫内虽然有一些存粮,但是要供给现在的四万人,也许连半个月都挺不住,所以兵部尚书夏侯承才没有敢召集更多的金罗禁军进入皇宫。

    皇帝夏侯真想了想问道:“官员们和宗室子弟带入皇宫内的可战之兵有多少?”

    兵部尚书夏侯承回答道:“启禀陛下,臣之前统计了一下,勉强能凑够四千人。”

    皇帝夏侯真摇了摇头说道:“算上这四千人,守卫皇宫的兵力也不过才一万二千人,而叛军却在二十万以上,还是再召集一些将士进入皇宫吧!想必就算再召集两万将士入宫,皇宫的存粮也够十天之用,朕就不信十天的时间,第一镇、第三镇和第四镇的精锐,还打不进金罗城来!”

    随着城内抵抗的金罗禁军官兵,文武官员们率领的衙役、家丁,纷纷退入皇宫,到了十三日的清晨,金罗城除皇宫之外,都已经落入了李斌麾下大军的手中。

    而李斌在十二日的夜里,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又在鲁智深和六名狼将的遮掩下,亲手秘密杀死了将近一千八百名金罗战俘,让太极八卦图又进行了三次召唤,并且把另外六位江表之虎臣召唤了出来。

    甘宁,字兴霸,三国时期孙吴名将,官至西陵太守,折冲将军。

    少年时好游侠,纠集人马,持弓弩,在地方上为非作歹,组成渠师抢夺船只财物,人称锦帆贼。

    青年时停止抢劫,熟读诸子,曾任蜀郡丞,后历仕于刘表和黄祖麾下,未受重用。

    建安十三年,甘宁率部投奔孙权,先后随孙权破黄祖据楚关,随周瑜攻曹仁取夷陵,随鲁肃镇益阳拒关羽,守西陵、擒朱光,率百余人夜袭曹营,战功赫赫,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八位。

    周泰,字幼平,三国时期吴国武将,孙策平定江东时与蒋钦一起加入孙策军,随孙策左右,后孙权爱其为人,向孙策请求让周泰跟随自己。

    周泰多次于战乱当中保护孙权的安危,身上受的伤多达几十处,就像在皮肤上雕画一样,吴将朱然、徐盛等因此对其拜服,后来孙权为了表彰周泰为了东吴出生入死的功绩,而赐给他青罗伞盖,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五位。

    蒋钦,字公奕,汉末东吴名将,早年随孙策平定丹阳、吴郡、会稽和豫章四郡,战功卓著,又与贺齐并力讨平黟贼,从征合肥,因功迁荡寇将军,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五位。

    徐盛,字文向,三国时吴国名将,早年徐盛抗击黄祖,因功升为中郎将,刘备伐吴时,徐盛跟随6逊攻下蜀军多处屯营。

    曹休伐吴时,徐盛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以少抗多,成功防御,后来曹丕大举攻吴,徐盛以疑城之计退去魏军,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十位。

    潘璋,字文珪,三国时期吴国将领,年轻时家贫,跟随孙权后得到其赏识,加上其作战勇猛,不断升迁,其一生为孙权东征西讨。

    在合肥之战、追擒关羽、夷陵之战、江陵保卫战中多次立下战功,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十一位。

    丁奉,字承渊,三国时期孙吴名将,年少时以骁勇为小将,经常奋勇杀敌,屡立功勋,此后又于太元二年的东兴之战中“雪中奋短兵”,大破进犯的魏军。

    丁奉一生征战,与北方政权自曹操时交战至西晋初年,侍奉了孙吴四位君主,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最后一位。

    控制了除皇宫外的整座金罗城,又召唤出来了剩余的六名江表之虎臣,本来应该高兴万分的李斌,却被太极八卦图在他脑中所浮现的一大段文字,弄的苦笑连连。

    太极八卦图告诉李斌,由于他大量屠戮手无寸铁之人,使得太极八卦图在吸收到了大量日月精华的同时,也吸收到了大量暗物质。

    这些暗物质已经影响到了八个卦位吸收日月精华的度,接下来如果让太极八卦图的八个卦位自主吸收日月精华,那么大约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让八个卦位充满一次能量,相当于减慢了一半的吸收度。

    就是李斌用亲手杀人来快吸收日月精华的办法,也将随之减弱一半的功效,以前李斌只需亲手杀掉六百名普通人或者一百八十名明劲武者,就能让太极八卦图的八个卦位充满一次能量,而以后李斌则需亲手杀掉一千二百名普通人或者三百六十名明劲武者,才能换来一次让太极八卦图召唤的机会。

    如果李斌以后仍旧大肆屠戮手无寸铁之人,太极八卦图吸收到的暗物质还将更多,那么将导致太极八卦图吸收日月精华的度更慢。

    李斌没有预料到,用屠杀战俘的手段来快让太极八卦图吸收日月精华,还会有这样的弊端,等于把召唤两名华夏历史人物所需要的能量提高了一倍。

    至于屠杀手无寸铁之人,为什么会产生暗物质?以及暗物质到底是什么?太极八卦图并没有向李斌进行解释。

    还好太极八卦图告诉李斌,在战场上杀敌基本上不会产生暗物质,不过一旦李斌斩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伤兵,仍旧会产生很多暗物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