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三国之死灵召唤师 > 第180章 还得给他们增兵
    回到邺城,袁旭几乎每天都会把众人召集到前堂参与廷议。

    起初,曹操旧部还人人拘束,有些话藏着掖着不敢明言。

    渐渐的,他们现,袁旭根本没有区别对待。

    无论以往追随的那些人,还是最近投效的曹操旧部,在他这里全都一视同仁。

    话说开了,意见多了,人心也渐渐近了。

    半个多月过去,又一次廷议结束,袁旭回到后宅。

    “最近夫君每天廷议,实在辛苦。”甄宓迎上前,为他脱去外面的袍子。

    袁旭回道:“我击败了曹孟德,把他麾下收归己用,很多人与我还有隔阂,最好的办法,就是经常召集廷议,让他们知道,在我这里,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

    “夫君仁义,那些人全都明白才好。”甄宓提醒:“总有些人会藏着心思,还是小心些好。”

    “夫人说的我都知道。”袁旭笑着把她搂住,让她坐在怀里:“先礼后兵,我礼遇他们,要是再有人不通情理,那时再下狠手,其他人也不会觉得是在针对。”

    “妾身知道夫君办事向来稳妥。”甄宓回道:“是妾身多言了。”

    “能有想法才好。”袁旭对她说道:“有些事情我想不到,夫人替我考虑到,岂不是省了我的事?”

    “夫君是不是有话要说?”坐在袁旭怀里,甄宓歪头看着他。

    “我明天要去辽东。”袁旭回道:“辽东公孙家,割据一地时日太久,他们也该回来了。”

    “妾身听说过辽东公孙度。”甄宓回道:“他是个有本事的。”

    “今天得到消息,公孙度亡故了。”袁旭说道:‘正打算过去,他们倒是给了我一个好由头。”

    “夫君这次去辽东,想必是要把那里并入河北。”甄宓说道:“就怕辽东公孙家不肯…·”

    “他们肯定不肯。”袁旭撇嘴:“然而世上之事,强者为尊,岂能由着他们?”

    “这一走,不知又是多少时日。”甄宓脸上流露出一丝落寞:“妾身晚些时候吩咐婢子,备些路上吃用的,夫君带着。”

    “我到什么地方,都有人伺候着。”袁旭笑着回道:“哪需要夫人劳心费神?”

    甄宓回道:“别人伺候,那是别人的。妾身的心意,难道夫君也不肯领?”

    “领,当然要领。”袁旭说道:“无论夫人准备了什么,我都会带着上路。”

    甄宓满意的露出笑容,搂着袁旭的脖子,脸颊贴在他的脸上:“妾身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遇见了夫君。”

    搂着甄宓的蛮腰,袁旭说道:“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也是娶了夫人。”

    去辽东的日子很快来了

    袁旭带着曹操、程昱等人,离开邺城。

    自从回到邺城,袁谭就和袁尚一样,被削夺了多有权力,每天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

    返回邺城之前,袁旭已经告诉他。

    在天下即将一统之前,不可能让他拥有权力。

    亲眼见证袁旭夺去寿春,对争夺河北继承权,袁谭也早就没了想法。

    袁旭离开邺城的当天,袁尚来到袁谭住处。

    兄弟俩见到,难免一阵唏嘘。

    袁尚问袁谭:“显歆也削夺了长兄的权力?”

    “是我交出,怎么能说削夺?”袁谭回道:“跟随显歆去了一趟淮南,我已确定,他比我们更适合掌管河北。”

    “他的本事,我也知道。”袁尚叹道:“只是长兄与我这样,终究不是个事。当初二哥还暗中谋算过他……”

    “显奕比我俩有眼力。”袁谭打断了他:“他从来没有想过成为河北之主,所以放弃的也会比我俩更早。倘若当初显歆返回邺城,你没有拒开城门,他可找不到夺权的借口。”

    “谁说不是。”袁尚摇头:“长兄要不是起兵攻打南皮,也不至于……”

    随后,他话锋一转,我就担心显歆忘不了这些。

    “放心。”袁谭回道:“他根本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长兄怎么知道?”袁尚一脸不解。

    袁谭回道:“我跟他去了一趟淮南,要是连这些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白掌管青州数年?”

    他话说的在理。

    袁尚先是点头,随后又一脸茫然的问他:“既然没有放在心上,为什么还如此对待我俩?”

    “我俩都有做河北之主的心思。”袁谭回道:“虽说已经放下,可他又怎能全信。他这么做,无非是要我俩在河北的根基全都不在。到那时,再交一些事情,由我俩打理。”

    “长兄果真这么认为?”袁尚眼睛亮了。

    “长路漫漫,还需等待。”袁谭说话,已经完全没了当初的凌厉,反倒像是个无欲无求的修道者。

    袁尚见袁谭的时候,袁旭带着队伍,已经离开邺城很远。

    曹操陪在他身边,向他问了一句:“公子带着程仲德前往辽东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带上我?”

    “你不想去?”袁旭问道。

    “并不是。”曹操回道:“只是没有想明白缘由。”

    “没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袁旭回道:“当初你的势力,要比辽东强了不知多少。如今连你都跟在我身边,公孙康见了,难道不要权衡一下?”

    曹操恍然:“公子的意思是,辽东不过弹丸之地,并不需要强攻?”

    “我要是强攻,世上还会不会再有辽东?”袁旭问了一句。

    曹操点头不语。

    寿春城破的时候,他曾向袁旭提议,要先平定北方。

    只有北方平定了,才能全心全意大举南下。

    袁旭去辽东,应该正是为了这件事。

    “公子早先赶走了匈奴。”程昱在一旁问道:“与辽东相邻的乌桓,该怎么处置?”

    “乌桓更强,还是匈奴更强?”袁旭问道。

    “各有千秋。”程昱回道:“说起来,可能乌桓要比匈奴更强些。”

    “那就要看辽东公孙家听不听话了。”袁旭说道:“他们要是听话,剿灭乌桓的事情,可以交给他们。倘若不听话,也只能我亲自走一趟。”

    “公子不打算削夺了公孙康的兵权?”程昱诧异。

    “为什么要削?”袁旭笑着回道:“不仅不削,还得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