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长安烛 > 第4章 回魂
    站的久了,恒遇初有点冷,他裹了裹袖子,心想在这儿伤春悲秋的有啥用啊?他现在特别担心那群孩子,他可是要负责他们安全的。

    红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她白了一眼恒遇初:“再等会儿,等他来。”

    他是谁?

    很快恒遇初就知道了,红口中的他,指的是胡亥。

    这个秦二世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像个王子似的走在大街上,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大眼睛,看上去天真烂漫。

    红走过去,伸手拦住了马。

    胡亥扯住绳缰,那匹白马居高临下的朝红吐了口气,它的四肢非常健硕。一看就是匹千里马。

    “红姐姐,你可算回来了。”胡亥拍了拍手,从白马上跳下来,委屈的满眼泪水:“你是来接我的吗?赵高那个老贼把我的魂魄锁在紫玉冠中两千年,红姐姐,还是你最好,只有你能放我出去。”

    红不为所动的看着他。

    胡亥继续办可怜:“红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听赵高的话,害死皇兄,我知晓你与皇兄是挚友,我很妒忌他,我……”

    他说着,不安分的目光透过红薄弱的肩膀,突然惊恐的张大了眼睛。

    “你……你……”胡亥尖叫一声,恒遇初只觉得地震了般,天地在眼前颠倒,他看见胡亥化作一缕白烟钻进红头上的紫玉冠里,既然一切都变了,咸阳城热闹非凡的景象在眼前迅速淡去,犹如穿破了时空隧道。

    恒宇城猛地睁开眼。

    红正把玩着手里的紫玉冠:“这紫玉冠,是阿政动用几乎所有力量寻来的一块儿未经打磨的上古紫玉,他却并不知晓,紫玉冠制成之时,我不慎将血滴入其中,这紫玉冠便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

    “当年赵高因胡亥不听话,将他暗杀后,锁其魂魄于这紫玉冠中,千年才能重现一次,一千年前我因私事耽搁,幸而这个千年我一分不差的入了地宫。”

    恒遇初的大脑已经短路了,他任凭红说,像是小时候躺在床上听妈妈讲天方夜谭。

    “红姐姐……他……”胡亥的声音从紫玉冠中传出来,他化作了一个手掌大的小人,趴在紫玉冠上,这紫玉冠埋在地下千年,仍是最初见到的模样,莹润有光泽。

    红打断他的话:“好了,你这魂魄吸收紫玉精气,已自成一派,入不得轮回,以后你就给我做宠物吧。”

    “什么是宠物?”胡亥眨巴了一下琥珀色的大眼睛,卖萌。

    红低笑:“就是说,我给你吃,给你住,养着你。”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啊……红姐姐,你不知道这地宫有多无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呆了好多好多年,对了,不止我一个,还有一个人,我很害怕他,父皇生我的气,不让我进城内,那个人好像也不能进城内,他……他来了!”胡亥说着说着突然又尖叫一声,化成了白眼钻进紫玉冠。

    红看着紫玉冠,耳朵动了动,她抓住恒遇初的手腕,惊呼一声:“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恒遇初笑了,他刚才一直没说话,这会儿突然睁大双目,回头看着红,他的眼中是一片赤红,眉心亦有一团火焰,看上去像是走火入魔了般。红不动声色的松开他的手,朝后退了几步沉声道:“你是赵高?”

    “红姑娘,你还是这么聪明。”赵高满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小子体质奇特,我刚才拍了他的后背,他回头灭掉了肩上的灯,生气全无,正适合做我的傀儡。”

    “你放了他。”红盯着赵高的眼睛。

    赵高也看着红,看了半晌,他忽然疯狂大笑:“始皇把个陵墓修建的太过坚固,至今没人进来过,我已在此不知过了多少年痛苦的日子,我赵高权倾朝野,我要出去一掌天下!让我把这男人放了?哼哼……”

    他笑的极为阴森,红又向后退了一步。

    赵高是个很厉害的人,他精通诡术,将胡亥的魂魄锁在紫玉冠后,又觊觎始皇陵,但没想到的是,红这个不在凡人认知世界内的人,凭一己之力仍是将嬴政葬进了地宫,而且把赵高的魂魄禁锢在这里,禁锢在城门外,永生永世看守皇陵。

    红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然,赵高并不知道。

    “红姑娘,我知道你本领大,我也斗你不过。不过这人的身体,我是要定了。”赵高咬着牙说完,转身就想逃,红哪肯给他机会,她从袖口拿出来一支黑色的笔,于空中写字,墨水飞溅,飞沙走石。

    很快一个“印”字朝赵高飞过去,赵高大惊失色,身体软趴趴的跌落在地,一抹黑影迅速消失在恒遇初身体内。

    砰的一声,地宫内传来器械破碎的声音,红神色不变:“胡亥,拖着你哥,我们走。”

    “喂喂……红姐姐我拖不动啊!”

    胡亥的声音消失在满地荒芜之中,临潼又下雨了。

    恒遇初打了个盹儿,被旁边的红推了把。

    “喂,大白天你都能睡着啊。”红很不客气的拿着手中的单反,冲恒遇初白净又混沌的脸乱拍,恒遇初揉了揉脖颈,像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儿似的。

    他看着一号坑气势磅礴的兵马俑,仿佛听见那些手持兵器的秦兵气势汹汹的对他喊:“吾以等待千年!”

    恒遇初被自己的异想天开吓了一大跳,他发现红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她的单反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她的书包就是哆啦A梦的嘴巴。

    “红同学,你怎么能直接喊我喂喂,记住要叫我老师。”恒遇初摆出一副老成的脸,红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你嘴角的口水都没擦干净。”

    这就尴尬了……

    恒遇初擦了擦嘴角,猛然发现红头上戴着一个很奇怪的帽子,像是古代的冠帽,他走过去问那是怎么来的,红随口答道:“到处都有卖的啊。”

    恒遇初叹了口气,忙拿出手机发微信打电话,已经下午了,他们得回学校了。

    胡亥从紫玉冠里冒出个脑袋,他盯着恒遇初的背影说:“红姐姐,我皇兄怎么变成这副市井的模样?”

    他皇兄可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温润如玉,却又冷漠疏离。

    眼前这个明明很年轻却还装作自己很老成的大男生……什么嘛。

    红也很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宠物,扶苏暂时安全了。我们先去去找另外一个人。”

    胡亥高兴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