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长安烛 > 第2章 墓地
    校车缓缓的行驶在柏油公路上,天气阴沉沉的,窗外雨很大。

    从长安区这边到临潼去,走绕城高速,再到连霍高速,大概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红和恒遇初坐在最后一排,红正在透过玻璃看窗外,她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恒遇初玩了会儿手机,很无聊的听着音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红忽然回归头来,扯了一根线放进自己耳朵里,恒遇初有些好笑的问:“是不是太无聊了?”

    红简单的嗯了一声,随后说:“因为今晚有的忙。”

    学生们都在夸张的玩着游戏打闹,红的最后一句话被淹没在嬉笑声中,恒遇初并没有听清楚,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红交流,然后他发现,红并不是自闭症患者,在恒遇初提到历史时,他惊讶的发现这女孩儿知道很多很多,十五岁的少女,对历史的了如指掌让他这个老师都自惭形愧。

    他倒是忘了他也只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青年。

    车停在兵马俑博物馆前时,学生们都欢快的跳着跑了下去,恒遇初跟红走在后面,他称了把伞,红却避开,头也不回的先行一步去售票处了。

    “真是个怪孩子。”恒遇初跟在她身后,这票当然是恒遇初给买的,他算是大手笔了一把,好几天都不能吃肉了。

    兵马俑的安检门很严格,要过好几次,红轻哼了一声,对此不屑一顾。

    九班的学生永远不会乖乖听老师话,刚进了门,就不见一个人了。恒遇初有点苦恼的给他们每个人发微信,没人回复。红突然在他身后说:“你就让他们自己看吧。”

    反正也看不了多长时间了。

    后面一句话红没说,她站到恒遇初旁边,看那意思是要和恒遇初一块儿走。

    两人没有先进一号坑,而是去了最小的三号坑,三号坑是唯一一个没被大火焚烧过的,也是一、二号坑的指挥部,墙上的荧幕上有很多兵马俑的脸,恒遇初非常感兴趣的在跟前看。

    忽听得身边一个女声尖叫:“这个兵马俑好帅啊!”

    红和恒遇初一齐看过去,是个眉清目秀的男人,放在今天仍可以秒杀某国当红小生,红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笑嘻嘻道:“你知道这是谁不?”

    恒遇初茫然,他哪儿知道啊。

    红耸耸肩道:“说了你都不会信,这是扶苏。”

    扶苏?嬴扶苏?就是那个天下第一太子?

    恒遇初明显有些不信,他动动嘴唇却没说话,红倍感无聊:“不信算啦。你跟我去个地方。”

    看红的眼神挺严肃的,恒遇初也跟着很严肃。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少女竟然毫不愧疚的让他站在女厕所外等她!

    恒遇初虽然脾气很好,这会儿也有点绷不住了,况且她还进去那么久!

    正想着,红出来了,她已经跟恒遇初混熟了脸,这会儿再没之前那么疏离冷漠,反而笑嘻嘻道:“不错不错,你做的很好。”

    什么做的很好?

    恒遇初纳闷的将书包递给她,只听红低声道:“这里晚上会有人巡逻,不过不用怕,我们要进的不是兵马俑,是始皇陵地宫。”

    乍一听这话恒遇初还愣了愣,直到他一抬头,漫天星辰倾泻下来,清冷的星光像是从遥远的亘古时代穿越时空而来时,恒遇初彻底傻了。

    “我靠!有没有搞错!”这丫头上了个厕所而已天就黑成这样了!

    红吃吃的笑了:“喂,你不是伟大的人民教师么,竟然爆粗口。”

    恒遇初正在凌乱中,他听不进去红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周围的房屋,红眯起眼打量了他半晌,忽而叹了口气:“你就是逃了的那个……”

    “罢了,跟我来吧。”

    在这个诡异的气氛中,恒遇初一点都不敢擅自行动,此刻的红哪里像是他的学生,她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博物馆里已经没有人了,阴测测的风从几个大坑里吹出来,那些兵马俑形似真人,他们护卫这始皇陵地宫,正在展览厅的大门后,透过清凉的星光,狠狠的盯着他们。

    据说兵马俑全是按活人的样子所造,甚至还有人活人殉葬的传说。

    想到这里,恒遇初打了个寒颤,红走的飞快,他亦步亦趋的跟着,终于累得气喘吁吁的求红慢点。

    红猛地停了下来,恒遇初差点撞到她身上。

    “怎么了怎么了?”此刻的恒遇初哪里还有他平时可以伪装起来的威严,毕竟只是个才出来工作不到一年的大学生,在这诡异的夜里,他抓着红的胳膊,像个害怕被丢下的小媳妇儿似的满脸委屈。

    红勾了勾唇角:“到了。我要来拿一件东西。”

    她刚说完,目光骤然紧缩,直直射向他们身后:“谁!”

    “真的是你!”一声惊喜的呼喊过后,红被一个高大的男人一把抱了起来,红还没说话,恒遇初已经朝那男人的脸打了过去,红被丢在土堆上,无奈的看着两个男人扭做一团。

    这两个白痴……这里可不是乡下的包谷地啊!这是秦始皇陵!是始皇陵!

    终于,黑暗中的男人气急败坏的抓住恒遇初的胳膊说:“我是这儿的工作人员!”

    这下轮到恒遇初傻眼了,他偏头看了眼红,后者正悠闲的站在一片星光下。

    两个男人尴尬的整理了衣服,从土堆上站起来。

    “我今天远远的就瞧见你了,可是不敢确认,没想到晚上发现有人还在里面,我跟踪过来,竟然是你!”男人似乎高兴过头了,难道他没看出来红是个来盗墓的吗!

    恒遇初又在愤愤的腹诽了。

    红却开口了:“苏子,你别挡我路,我有件东西落在地宫了。”

    这男人叫苏子,好娘的名字。恒遇初借着星光看他,发现他长得很英俊,是那种剑眉星目的俊朗,他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不行,你不能去地宫。”苏子拒绝,也对,他是这儿的工作人员,没把他们俩抓起来都算是仁至义尽了。恒遇初这么想的时候,他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苏子一下子跪在地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

    这这这……

    这是怎么回事!

    红一把拉着恒遇初的胳膊,和他跳进一旁的大坑里,这坑里映射出漫天星辰,应该是白天下雨后积蓄下来的水,完了,恒遇初想,他不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