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说网 > 长安烛 > 第1章 序章
    你如果去过西安,一定要看一眼它的夜景,夜幕下的城楼上,能窥见历史的黑色潮流。

    恒遇初第一次见红的时候,她正坐在安定门上,双腿悬空,嘴里似乎还在吃着什么,她穿一身白衣服,脸看不真切,但右手似乎拿着一盏烛台,星星之火跳跃的十分梦幻,恒遇初纳闷的问陈艾艾:“你看见西门上那小姑娘了吗?”

    陈艾艾正忙着和步郎抢糖葫芦,她随便抬头瞅了一眼,摆摆手道:“哪有什么小姑娘啊,这都几点了城墙都不让上了。”

    恒遇初上大二,西安人,从小到大都在西安。

    这是个周末,他被发小步郎叫来西安玩,步郎在追系花陈艾艾,但又担心单独约的话陈艾艾拒绝。但没想到的是陈艾艾似乎对步郎也有好感,几乎没什么困难就约出来了。

    于是恒遇初就像个巨大的电灯泡似的。

    他跟在陈艾艾和步郎身后,始终抬头看着安定门上的女孩儿。他看的真切,那女孩儿坐在城门上,手里拿着一盏烛台。她似乎感受到了恒遇初的目光,也低头来看恒遇初。

    恒遇初就那么站在车水马龙的安定门外,仰着头和她对视。

    直到安定门内传来刺耳的刹车声,恒遇初低头,看见步郎倒在血泊中,他的脸正好面对着恒遇初的方向,仿佛在跟恒遇初说着什么。恒遇初的脑子顿时就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灯红酒绿,人们紧张模糊的身影,他站在原地,听见步郎似乎在叫他的名字。

    恒遇初二十岁那年,最好的朋友出车祸死了。

    事出之后,陈艾艾因受不了夜夜噩梦袭击,转学去了苏州。

    恒遇初继续留在西安,他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的生活,才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恒遇初是个有点胆小有点逗比的书呆子,他在好朋友们的开导下,也慢慢好了过来。

    其实死了亲朋好友没有想象中那样,会在一生中都悲伤的难以自持。大多时候,人们啊,会被时间这个无情的刻刀冠上薄情之人的称号。

    恒遇初第二次见红,是在长安中学高一新生的见面会上,她还是穿着一身白衣服,从高高的槐树上跳下来,看着恒遇初说:“喂,你拿的那个红发带是我的。”

    喂……

    此后很多年,红对他的称呼都是喂。

    恒遇初已经从师范毕业,成为长安中学高中一年级的语文老师,他不过二十出头,被个漂亮的女生这么说,顿时就有点脸红的把从地上捡的东西递了过去。

    红胡乱的把一头及腰长发扎起来说:“谢了。”

    后来命运很狗血,恒遇初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发现,那个白衣少女是他们班上的,高一年级九班,出了名的捣蛋班。难怪那少女不尊重师表。恒遇初是这么想的,他还有点愤愤不平。

    有时候岁月很天真的,第一学期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

    可岁月也是不平淡的,九班的班主任被班里两个男生揍了,男生被开除,班主任进了医院,学校临时将初出茅庐的恒遇初派了过去。

    恒遇初有些腼腆的站在讲台上时,他注意到那个叫红的女生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还好代沟不大,恒遇初对这群祖宗能哄着就哄着,第二年开学的时候,这些学生竟然还给恒遇初买了礼物,恒遇初很开心。

    西安地处八百里秦川腹地,四季分明,春日的阳光暖暖的,清明节至。

    恒遇初准备带着他的学生们去始皇陵,这算是西安的头字招牌。

    看得懂的看不懂的人来西安旅游,都要去秦始皇陵兵马俑一睹为快,虽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些泥娃娃。

    班里大部分人都不是很感兴趣,但有七八个学生听说老师带他们去兵马俑,非常高兴,最后班会的结果就是,谁愿意去谁去。

    出发那天,天上下了点小雨,恒遇初招呼了总共十二个学生上校车,等大家都上去后,他刚准备抬腿,蓦地发现不远处一抹白色的影子靠了过来,是红。

    红饶有兴趣的走到校车前拍了拍道:“你要把他们打包了去喂恶鬼吗?”

    恒遇初对这个女生了解的极其少,她在班里成绩中等,平时也不爱说话,是走读的,但是资料很模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没有父母家人,名字那一栏就单单一个红,竟然没有姓,很让人费解。

    噼里啪啦……

    雨势突然猛地增大了不少,学生们在车上叫老师快上去,恒遇初的头发瞬间被雨浇湿,他一把扯过红的胳膊,将她拉上了车。

    红任由他拉着,也不说话,安安静静乖巧的过分。